精华 我的幸福留学生活(希望能连载下去)

注册
2003-04-04
消息
663
点数
0
  • 最初由 blesslola 发布
    BOND的火警也不少
    食堂的饭特养人 每次那个队排的
    那次火警还真恐怖呢
    整个厕所都黑了...
    半天过后楼层里才没味儿
     
    注册
    2003-09-17
    消息
    369
    点数
    0
    靖哥哥:我也没靠你,我靠的是别人,你靠我两下做什么?不过你靠了也就算了,倒是给钱啊。还有,我知道张扬的反义词是内敛,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样的用词才是内敛的呢?谢谢,盼靖哥哥赐教,蓉儿有礼了~
    BTW,我想兰亭应该没有说你,你不用激动。

    ミ上帝禁区ぶ &夭夭:Loeb?靠,那可是童男处女们心中永远的痛
    EleVeN-03::*_* &blesslola:那次火警我也在阿,我就住在5楼。。
     

    酒酒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4-15
    消息
    1,364
    点数
    0
    恩真实,哎出国实际瞒苦的,我是这精神上的.
     
    注册
    2003-09-17
    消息
    369
    点数
    0
    第二天中午老曹太太开着小车拉着我去了邻近的银行和超市。超市名字叫牛头,皆因门口挂了一个跟当时红遍大江南北的的芝加哥公牛队类似的大牛头。彼时的牛头超市的生意还算红火,谁知后来竟莫名其妙的黄了,想来是因为物价太贵,学生们的怨气太大所致。最起码我就听不止二十个人说过“妈的卖这么贵怎么还不黄啊”“这么贵让不让人活了”等等诸如此类的话。

    第一次去牛头买东西,我一共买了6个衣服挂,两瓶不知名饮料(因为便宜),还有一个made in china的闹表,收银的是个黑妹,收了我10块钱,找了我2毛6分钱。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我对第一次购物的记忆还是很深刻,这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奇怪。我可以很坦白地告诉你,我的记忆力绝对谈不上好,中学时候的背诵课文我总是只能背下来前三句,二岁开始学习用筷子却直到今天夹东西还总掉。可时至今日,当我大包小裹走出Holt Renfew的时候,彼时的记忆总会有意无意的划过我的心脏,让我对如今花父母钱的恬不知耻深感愧疚。

    回到宿舍,整个下午我无所事事。

    或者我可以这么说,来到加拿大后,我总是感觉无所事事,分分秒秒的无所事事,时时刻刻的无所事事,日日夜夜的无所事事。从当时,到现在,如果别人问起我这几年感受最深的是什么,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讲给你听什么是生命的无聊和无趣。要知道,我小时候的理想还是当科学家,为共产主义奋斗。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这样一个曾经具有崇高理想的有志青年被送进了加拿大这么个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的伟大建设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悲剧。

    如果说我的白天是无所事事,那么我的夜晚就是孤独的。曾经有多少次,我拿起手机,照着电话簿从头打到尾,贱嘻嘻的请求陪别人去逛街,去图书馆,去吃饭,等等哪怕我并不想去的地方。又或者是盯着手机发呆,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打电话过来哪怕只是臭贫两句的人。亲爱的朋友,我说这些是想让你们知道,我曾是多么努力的去逃避孤独,逃避无所事事,逃避这死亡般的空虚。可是,我的经验告诉我,当短暂的热闹过后,等待我的将会是一个更漫长的孤寂。

    是什么让我变成了一个悲观的人呢?

    好了,不说这些让我自己都不知所措的话了。让我们回到2001年冬天的加拿大,那一年,我18岁。

    2001年冬天来到加拿大仅2天的我可能因为白天去银行超市忙活的原因那天晚上的睡眠出奇的好。第二天早上迎着照耀在我身上的那些光芒,我眯缝着眼睛仰望太阳的方向,坚强的停止了腰板骂了声:操。

    不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日正是我参加英语分级考试的日子。昨天老曹太太告诉过我,在多伦多,我们把这叫做ESL。


    考试的成绩并不是很理想,5级为最高级的情况下,我全部被划分到3级。和我一起考试的那个小子叫黄帅,无锡人,看着我的成绩满脸羡慕――这小子全部是2级。拿到成绩我有点发愣,满脸的不情愿。我妈对于我这种性格早有评价,老娘N年前就评价过我这人心比天高,结果往往啥也不是,就知道怨天尤人。我虽然100个同意我妈对我的评价,认为我妈对我的认识没有第二个人能比,但是现实面前我仍然总是放不平自己的心态。

    晚上9点多,我估摸着张小芳醒了,拿起电话卡给放寒假在家呆着的张小芳播了个电话。张小芳看来刚醒,正回神儿呢,声音懒洋洋的:“干吗呢?”我给她讲了我考试的事儿,抱怨了几句。张小芳的成绩比我好上几倍,在国内上学的时候经常是我两门课的总成绩加在一起跟她一门课的成绩差不多。听完我的抱怨,张小芳马上开始教育起了我,说学海无涯书山有路,你现在开始努力也为时不晚云云。我心情很差,三言两语打发了几句,匆匆的挂上了电话。

    电话打完,我觉得我有点低落。我的生活就是这样,随随便便的一个打击就能让我不及防备的心灵受到伤害。

    我躺在床上,伸手一摸就摸到了临出门前我妈给我偷偷塞来的护身符。之所以说偷偷,是因为我爸是绝对反对封建迷信的,并且对进行此类活动的我和我妈也看不上眼,所以每次我妈带我从事封建迷信活动总是偷偷摸摸的,生怕我爸发现。

    我想我对这些东西是不排斥的,甚至可以说有点喜欢。我记得我才7,8岁的时候,跟我妈一起去北戴河旅游,在某个寺院里遇见一个老和尚。我们经过的时候,他拦住我们母子的去路,非要看看我的面相。老和尚把我的脸前后看了一圈之后同我妈讲,说觉得我和佛门有缘,想收我为徒。我妈听完差点蹦起来,因为在她的设想中我可以是科学家,是大款,甚至是什么书法家美术家等等等等,“有道高僧”几个字在我妈脑海里应该从没跟我联系起来过。据我妈说,那老和尚觉得很可惜,好像佛门损失了个人才一样。我后来知道这件事也颇感恐怖,后怕我妈当时一个疏忽把我给卖了,因为那实在和阉割了做太监没什么分别。其实相比和尚,我还是更喜欢道士多一些。上初中的时候,我还特意买来好几本道教的典籍,囫囵吞杏的过滤了一遍。想来也是因为现在的和尚太不像和尚,动不动汽车代步,头发都有寸长,那些长老偶尔情绪上来还还谈谈国家形势,少林寺的门票价格甚至可以排在全国门票排行榜前十位。操,他妈的这都什么事儿啊。

    我曾经跟余亮分析过佛教和道教的喜好问题,那天我们都喝高了,余亮听完我的分析满脸鄙夷,一针见血的指出我不想做和尚的最根本原因是佛教禁止男女间的性行为,而道教则是生怕弟子们不滥交,公然提出“采阴补阳”。余亮得意地发表完看法后,又指着我下定义:“就你这逼,要去当和尚,也他妈是个淫僧。”我当时也喝的一塌糊涂,手搭在他胳膊上说:“滚!你,你他妈才是淫僧呢!”

    话说完,我的手突然一软,整个人滑到了桌子底下。
     

    西风不识相

    新手上路
    VIP
    注册
    2003-10-28
    消息
    3,344
    点数
    0
    “大包小裹走出Holt Renfew”,寒一个先...:D

    楼上的最近好吗?期待你的下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