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地震亲历记

怜伊涟漪

新手上路
注册
2009-05-10
消息
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2008[FONT=宋体]年[/FONT]5[FONT=宋体]月初,我们一家三口从加拿大回到四川,计划在绵阳岳父母家住到[/FONT]13[FONT=宋体]日,然后乘火车去成都妹妹家度过余下的[/FONT]10[FONT=宋体]天。在这趟回国之旅期间,我们与亲人、朋友和同胞们一道体验了永世难忘的一幕一幕。值此大地震一周年到来之际,特记录下地震期间的一些所见所闻所历所思作为纪念。[/FONT]

[FONT=宋体]第一部分 [/FONT][FONT=宋体]绵阳市区,[/FONT]2008[FONT=宋体][/FONT]5[FONT=宋体][/FONT]12[FONT=宋体]

[/FONT]​
1[FONT=宋体]、[/FONT] [FONT=宋体]“地震,快跑!”[/FONT] [FONT=宋体]——下午两点二十八分[/FONT]
[FONT=宋体]饯别家宴刚刚结束。岳父进里屋睡午觉去了,儿子在进门右手第一间小屋里上网,侄子去了学校。其余的六个人则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或椅子上,嗑瓜子喝茶摆龙门阵。突然,室内的所有物件都呯呯哐哐地跳动起来。我悚然一惊,大喝:“地震,快跑!”[/FONT]
[FONT=宋体]我坐在离门最近处,拔脚就逃出门去,晃眼间看到儿子正从小屋里跑出来,紧跟在我身后。我们不顾一切从三楼冲下来,跳出单元门直奔楼前七八米外的围墙边,这才失魂落魄地回头死盯着大楼单元门。[/FONT]
[FONT=宋体]从地震开始至此时估计过去了三十秒。[/FONT]
[FONT=宋体]年逾八旬的岳父出来了,短裤汗衫光着双脚来到我们身边,气喘吁吁,惊恐万状。[/FONT]
[FONT=宋体]一分多钟过去了,大地在疯狂颠簸,空气在剧烈颤抖,各种噪声充斥着整个世界。根本分辨不出噪声从何处而来,在有如阵阵滚雷的轰轰隆隆的背景中夹杂着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叽叽嘎嘎的挤压声、乒乒乓乓的碰撞声[/FONT]……
[FONT=宋体]妻出来了,两眼发呆,恍若梦游;保姆出来了,失魂落魄,脸如死灰。[/FONT]
[FONT=宋体]楼体如醉汉来回晃荡,外墙砖似下冰雹不停往下砸。楼外所有的人都心急如焚地朝着单元门张望,期盼着楼里的亲人逃出来,偶尔还回头打量一下身后的围墙。如果围墙倒下来,大家难免会被砸伤;可是谁也不敢往前一步,否则一旦这栋七层大楼垮下来肯定把人埋在里边。[/FONT]
[FONT=宋体]约莫三分钟过去了,强震似乎永无休止。我脑海中蓦地闪过一个念头:末日![/FONT]
[FONT=宋体]脚下的巨震骤然停了,充耳的噪音也在不知不觉中止息,只剩下隔壁单元里传来的小孩哭声,还有谁家的宠物狗仍在呜呜哀鸣。[/FONT]
[FONT=宋体]又过了一阵,岳母、舅舅和舅妈终于出来了。[/FONT]
[FONT=宋体]我抬手看看表,两点三十三分,从地震开始到现在才五分钟,而感觉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FONT]

2[FONT=宋体]、惊魂甫定——下午两点三十三分[/FONT]
[FONT=宋体]全家人慢慢回过神来,开始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讲述各自的经历。[/FONT]
[FONT=宋体]年当弱冠的儿子和我一样,当时脑中几乎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逃出去。一旦跑出来后,这才意识到还有那么多人不见踪影,开始心急如焚地引颈而望。好想冲回去救人却万万不敢,而且明知那样做不但于事无补反而可能白搭上一条性命。[/FONT]
[FONT=宋体]当我大叫“快跑”之时,妻就在我身边。开始她以为地震马上就会过去,跑不跑都没啥意义。过了一阵见地震还不停,这才赶紧往外跑,来到单元门边却怎么也打不开门。此时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绝望,她使劲摇着铁门,只觉得热血轰的一下冲上头顶,泪水忍不住涌入眼眶。保姆下来了,亏得她奋力掀开了门。妻如获大赦,慌慌张张钻出门来。估计当时是铁门在地震中自动合上了,门框在震动中变了形,卡得很死。因此妻才体验到那恐惧焦急悲哀绝望百味齐至的一刻。[/FONT]
[FONT=宋体]岳母、舅舅和舅妈起初是完全惊呆了,过了一阵才慢吞吞往门边移。岳母在前,到了门边想起老伴在里屋睡觉,于是回头大声呼唤。三个人齐奔岳父门前,舅妈一边喊一边敲门,却仍然顾及男女不便,没敢推门。还是岳母抢过来一把掀开门,然后面对着空空如也的房间目瞪口呆——岳父何时从他们眼皮底下跑掉了他们还懵懂不知。接下来他们打算放弃逃命了,三个人手挽着手,抱定了同赴大难的决心。[/FONT]
[FONT=宋体]手机响了,是妹妹从成都打电话过来。电话线两头互报平安后匆匆关机,各自打算着尽快呼叫其他亲友,然而却再也打不出去也接不到电话了——通讯从此中断近十个小时。[/FONT]
[FONT=宋体]失去了联络,大家都焦急万分地牵挂着亲人朋友的安危,或者迫切希望向外地报告平安。没有电视和收音机,只好凭空判断着震级、烈度和震中的方位,猜测着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后果。[/FONT]

3[FONT=宋体]、[/FONT] [FONT=宋体]余悸难消——下午[/FONT][FONT=宋体]三时许[/FONT]
[FONT=宋体]家是回不去了,人们潮水般涌向公园、河堤、河坝等开阔地。我们因为就住在公园隔壁,捷足先登在公园里一家露天茶园占了两张麻将桌,好歹有了一方栖息之地。[/FONT]
[FONT=宋体]公园很快变成了人海,但见路边、树下、草地上,或立或行,或坐或倚,密密麻麻全是人,而更多的人还在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汇入这汪洋大海。[/FONT]
[FONT=宋体]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惊呼:“又震了!”不论男女老少一齐站起身来,准备再一次应对灾难。只觉得脚下传来一阵阵躁动,茶房矮墙上的玻璃在哗哗颤抖,茶房内和墙根下的人们嗖嗖窜离屋檐。茶房里有一简陋厕所,如厕的男男女女提着裤子张皇失措地跑出来,不过谁也顾不得去留意他们的尴尬,人人都如惊弓之鸟,恐惧两字清清楚楚地写在每一张脸上。[/FONT]
[FONT=宋体]天色渐晚,看来该为如何过夜早作准备了。我出了公园大门,打算买点糖果糕点充饥。肯定没有那家超市会开门,人们只敢去街边的便利店[/FONT] [FONT=宋体]买东西,以便再震时顺利逃生。便利店的店主和店员们忙得满头大汗,不过他们马上就可以休息了,因为货架上已经空空如也,几乎没啥可卖的了。[/FONT]
[FONT=宋体]我空手而归,看来就是冒险也得回家去取食物和衣被。计划是我冲上楼去,儿子在外接应,帮忙把东西运到公园。临出发前妻再三叮嘱,不准儿子上楼,甚至不准他走到楼跟前。我强装笑脸,故作轻松地挥手而别,其实心里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之概。[/FONT]
[FONT=宋体]提心吊胆进了家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墙壁裂开条条大缝,地面到处是从天花板或墙上掉下来的碎瓷砖和剥落的石灰等物。原先靠墙而立的饮水机倒下来躺在客厅中间,厨房里遍地瓷碗碎片,不难想象当时成摞的瓷碗从碗橱里滚落下来摔了个稀巴烂。我来不及细细察看,匆匆忙忙翻出想找的东西,抓起就跑。到了楼下,喘息片刻返身又钻进楼去。第二次上楼胆子稍壮,第三次更加从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钢丝床也扛了出来。[/FONT]
[FONT=宋体](未完待续)[/FONT]
 

怜伊涟漪

新手上路
注册
2009-05-10
消息
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地震棚的海洋——2008年5月22日摄于川大体育馆运动场

川大体育馆2.jpeg

川大体育馆a.jpeg
 

咖啡泡漠

资深人士
注册
2004-04-27
消息
1,103
荣誉分数
125
声望点数
223
好像当时有一个用救灾帐篷的就是在川大的某一个校区被拍下来的。
 

怜伊涟漪

新手上路
注册
2009-05-10
消息
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5.12地震亲历记(续)

4[FONT=宋体]、真情处处[/FONT]
[FONT=宋体]舅舅舅妈家住城郊农村,震后不久就匆匆离去。保姆家在十余里外的乡下,她的一位老乡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赶来报讯,说她家的房子倒了。保姆顿时慌了神,哭哭啼啼地随老乡走了。[/FONT]
[FONT=宋体]上中学的侄子很聪明地在公园里找到了我们,这令岳父母深蹙的眉头舒展了不少。由于我们的午宴拖得稍长而耽误了时间,当侄子跨进校门时,预备铃早就响过,同学们大都坐在教室里,等待着上课铃。迟到让他侥幸免于一次心惊胆战仓皇逃命的体验。当上千的师生从教学楼里蜂拥而出时,他独立操场中央几乎是在神定气闲地旁观着、等待着同学和老师聚拢在他的周围。[/FONT]
[FONT=宋体]学校方面还算临危不乱,集合了学生,清点好人数,让家住城区的学生签字然后回家,住校的外地生则必须有家人同意才准出校门。[/FONT]
[FONT=宋体]回家路上侄子顺道去了其父工作的单位,父子相见一番舐犊情深。父亲在单位负责保卫工作,让他传话给家里:围墙倒了,今夜必须值班,无法回家。侄子还去了他妈妈工作的医院,只见担架停满了阶沿,救护车、警车凄厉地呼啸着进进出出。妈妈正埋头救死扶伤,简直顾不上回身看他一眼。[/FONT]
[FONT=宋体]黄昏时分,全家人都只是将就往嘴巴里塞了点我从家里翻出来的饼干、瓜子和蜜饯,打算着饿起肚子挺到明天。舅舅忽然来了。面对着他从篮子里取出来摆到麻将桌上的热腾腾的白米饭和香喷喷的回锅肉,大家既高兴,更感动。要知道,这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呆在随时可能垮塌的厨房里,用爱给我们精心烹调出的这顿晚餐。我一把握住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想对这位质朴的老农道谢,这才发现世上没有任何词语能表达自己的情感。[/FONT]


5[FONT=宋体]、噩耗连连[/FONT]
[FONT=宋体]夜深了,身心俱疲的人们渐渐安静下来。岳父躺在钢丝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岳母倚在床头闭目养神,妻和儿子等几人则俯身麻将桌假寐或斜靠在倚背上打哈欠。自从十点多钟电话信号基本恢复后,我一直把自己接插在手机上无法自拔,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上网搜寻最新地震消息。亲人们全部平安,朋友中除了几个联系不上外大都无恙。心头的块块悬石慢慢放下来,可是网上陆续传来的消息却如一记记重锤砸在脑门上:[/FONT]
7.8[FONT=宋体]级强震(后来调整为[/FONT]7.9[FONT=宋体]级)![/FONT]
[FONT=宋体]震中汶川映秀镇,损失必定惊天却无法确知,因为交通通讯完全中断![/FONT]
[FONT=宋体]北川,居住着万余人口的整座县城被夷为平地![/FONT]
[FONT=宋体]都江堰市一所中学伤亡近千人![/FONT]
[FONT=宋体]还有安县、绵竹、平武诸县,无一不是满目断壁颓垣,遍地碎瓦残砖![/FONT]

[FONT=宋体]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惨厉的哀嚎,令人闻之心头一紧——想必是谁刚刚获知了亲人遇难的凶讯。[/FONT]
[FONT=宋体]天若有情天亦哭,下雨了。可怜那些露宿在野地里的人们,除了担惊受怕还要挨饿受冻。然而,世上还有更多更大的不幸离我们并不遥远。想到那些遇难的同胞,想到还有成千上万乡亲挣扎呼号在废墟之下,人们的心,在流血[/FONT]……


[FONT=宋体](未完待续)[/FONT]
 

怜伊涟漪

新手上路
注册
2009-05-10
消息
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说明

本文计划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故事发生地为绵阳,即将完成;第二部分发生地为成都,就要开始;第三部分为余音或回声,主要是是笔者回加拿大后发生的事。工作太忙,请朋友们原谅我的写作进展。
由于第一次发稿时间正好是5月12日14时28分,笔者打算将后续部分作为“回复主题”另行登出以便保留那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时间数字,同时也决定放弃对那一部分中不太满意的文字作修改,以免那个数字被刷新为编辑时间。
 

怜伊涟漪

新手上路
注册
2009-05-10
消息
8
荣誉分数
0
声望点数
0
《5.12地震亲历记》续

第二部分 成都市区

1、5[FONT=宋体]月[/FONT]14[FONT=宋体]日,[/FONT][FONT=宋体]四川大学南大门[/FONT]


[FONT=宋体][FONT=宋体]上午[/FONT]11[FONT=宋体]时许,妹妹陪我们上街办事。刚到大门边就见一支长长的队伍,踏着整齐的步伐,高唱着解放军军歌开过来:“向前、向前、向前[/FONT][FONT=宋体]我们的队伍向太阳。”[/FONT]
[FONT=宋体]原来是一帮大学生,雄赳赳气昂昂地前往采血点献血。妹妹说她去采血点看过,一派繁忙,献一次血往往要等很长时间。[/FONT]
[FONT=宋体]我们静立路边,向这帮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行注目礼。曾几何时,我们这些海外的游子还在为国内发生的一系列血浆买卖丑闻喟然兴叹,羞于向外人提起。如今,在这里,我遭逢大劫的故乡,亲眼目睹这感人至深的一幕让人心潮难平[/FONT][FONT=宋体]:祖国强盛有望,民族复兴有望。[/FONT]
[FONT=宋体]“叫我们儿子也去献血,咱们加拿大的华裔大学生也应该有所贡献。”这是妻在说话,声音听起来略带哽咽,眼角泛着感动的泪光[/FONT]……

[FONT=宋体]妹妹手机响了,一位朋友在电话中告诉她,听说地震造成了川化厂有毒物质泄漏,污染了都江堰水源,成都马上要停水了,叫早作准备。[/FONT]
[FONT=宋体]我听得莫名其妙,川化在成都以北的清白江,都江堰在成都以西的灌县,明明是风马牛不相及,瞎扯嘛。但妹妹还是立马打电话给在家的人,让赶快接点水,以备万一。谁知家里人报告说,自来水流得越来越小,看来马上要停了。[/FONT]
[FONT=宋体]几百万人口的成都断了水,这还了得,想想倾城逃难是个什么景象![/FONT]
[FONT=宋体]我们风风火火赶到桶装纯净水公司营业部,不出所料,等候提水的队伍已排了好几十米长,于是毫不迟疑排在后面。[/FONT]
[FONT=宋体]我想起了刚刚听到过的那首军歌:“向前、向前、向前[/FONT]…”[FONT=宋体],心里盼着前面的人动作快点;同时觉得后半句似乎应改成“我们的队伍在变长”,因为转眼又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排在我们的后面。[/FONT]
[FONT=宋体]这时候人们突然发现,手机打不通了。想必是大家都在设法通报“水警”,造成了又一次通讯大阻塞。[/FONT]
[FONT=宋体]排在我身后一位同行(我是说排在同行列,不见得一定干着同行当),绘声绘色地讲,他刚才正在一家超市买东西,突然间大家都挤到堆放瓶装水的地方,七手八脚去抢水。他先以为是超市搞促销,特价水甚至免费水,等问明白才发现只剩下一提(六大瓶)归属未定,却是因为有两个人同时伸手抓住了那水,都不想松手——当然就更没有我那位“同行”的份喽。[/FONT]
[FONT=宋体]半个多小时过去,我们终于快要挨到柜台,然而桶装水却卖[/FONT][FONT=宋体]空了。好在营业员说正在抢运,下一车马上就到[/FONT]……

[FONT=宋体]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商铺另有一番火爆,门口挤满了等着买材料回去搭地震棚的人,那是家杂货店,这两天塑料篷布简直卖疯了。[/FONT]
[FONT=宋体]满载的运水车终于到了,商家说后面还有几车正在赶来。大家心里稍觉轻松。突然手机铃响,通了。家里人说,电视上正在播放成都市政府的紧急通告,叫人们不要轻信谣言,自来水无恙,只是因为大家都抢着放水,突然间造成水压大幅下降以致断流,相信很快会恢复正常供水。[/FONT]
[FONT=宋体]老长老长的排水队伍一轰而散。[/FONT]
[FONT=宋体]看来这家桶装水营业部有麻烦了。[/FONT]

[FONT=宋体]而那家杂货店门前依然热闹喧嚣。君不见,千百万五颜六色的地震棚仿佛雨后的朵朵小蘑菇,一眨眼从成都市区所有的空地上冒了出来。[/FONT]
[/FONT]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