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原创小说《天眼》----- 连载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 我一直对于明末清初这段历史非常感兴趣,但是后来感觉如果纯写历史小说,会非常的枯燥,自己枯燥,读者也枯燥,所以,我就换了下面这种形式。

    以下是整个故事的提纲,欢迎各位朋友的板砖,也欢迎各位朋友帮助我构思更巧妙的情节,我先在这里谢谢了。

    (版权声明:需要转载,请与作者联系:perryjing@hotmail.com)


    《天眼》

    第一章 祖父留下的神秘遗物
    第二章 红木盒子的秘密
    第三章 奉天惊天大案 ,
    第四章 皇太极头骨之谜
    第五章 袁崇焕祠堂
    第六章 娘子关保卫战
    第七章 关外筑城
    第八章 宁远糜兵
    第九章 北京保卫战
    第十章 袁崇焕之死
    第十一章 皇太极之死
    第十二章 尾声

    正文部分会陆续登出
     

    woyawo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3-02
    消息
    133
    点数
    0
    文学苑有,已经写了近2章了,满好看得。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这个故事是我到加拿大以后构思出来的,以前只写过一些短篇和中篇,但是这一部很可能会写到20万字左右。故事的主要框架可大部分细节基本都已经有了,目前我已经写了大约两万字,我会以连载的形式贴出。

    欢迎各位网友用故事接龙的方式帮我提出故事情节发展的一些设想,因为我觉得这个故事还是蛮有意思的。多谢各位在渥太华的朋友的支持!!!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第一章 祖父留下的神秘遗物


    一.两个字的怪遗嘱

    这是一个诡异之极的故事,故事的开始,要从我祖父去世开始说起:

    祖父去世的时候,是九十七岁高龄,在去世之前他的身体一直非常结实。如果不是突然患了急性脑血栓,所有人都相信他绝对可以活过一百岁。

    在他去世之前最后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也是他这一生最后的一句话,说是一句话,但是实际上只有两个字。当时他身边有我、公安局的刑侦研究所的郑所长,还有年轻警员赵颖,所以我相信,祖父的遗言我绝对没有听错!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祖父留下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祖父最后留下的是“壳子”这两个字!

    当时祖父在病床上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醒来的时候是已经第三天的下午,除了我以外,来探望祖父的他的老部下----郑所长,和他的手下---赵颖也在病房里,所以听到他的遗言的一共有三个人。

    当时祖父睁开眼睛,看见了我们三个人,试图坐起身,但是没有成功,我把他扶起来,并且在他的背后垫高了枕头。他握住了我的手,费力地张开嘴,试图对我说什么,但是努力了半天,只是发出了几声啊啊的声音。

    郑所长和赵颖也围在了床前,试图让我祖父不要着急,慢慢的讲。祖父喘了一会儿,终于说出了两个字,当时我听到的这两个字是“壳子”,我感觉到很奇怪,转过头和郑所长和赵颖对视了一眼,很明显,他们也没有听明白祖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都急切地等待着祖父继续说下去,因为单凭这两个字,我们谁都不知道祖父要告诉我们什么,而且我们也都知道,这很可能是他老人家最后的遗言了。但是这时候,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赵颖马上找来了医生,医生和护士推来了吸痰器,进行处理,处理完以后,祖父异常的疲倦,就沉沉地睡去。我们一直等着祖父再醒过来,把他没有说完的话说完,然而他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在祖父去世以后办丧事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他最后留下的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想到了几乎所有的可能性,但是都是难以自圆其说,最终都被自己推翻了。

    葬礼之后,我给郑所长打了个电话,通知他祖父生前曾经交代过,死后把他所有的书籍和刑侦资料都移交给他,电话里郑所长告诉我他会派赵颖来帮助我清理祖父的遗物。最后我和郑所长又谈起了那天祖父留下的遗言,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看来我没有听错,祖父最后的话是“壳子”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当天下午,赵颖来到了我祖父的老宅,在接下来几天的清理过程中,我和赵颖一直在探讨着着祖父临终前到底要告诉我什么,但是一无所获。

    在这里,我可能需要交代一下祖父生前的情况:

    我祖父是中国著名的刑侦专家,20年代曾留学英国苏格兰场。30年代在沈阳就已经很有名气,解放以后,一直在公安部作刑侦工作,直至退休。

    而赵颖是两年以前从警校刑侦专业毕业分配到公安部刑侦研究所,从工作伊始,就被派来作为祖父的助手,协助祖父整理祖父一生的刑侦案例和资料。祖父在退休以后到去世的这二十多年的时间,几乎没有出过这个房子。退休以后,除了兼任公安部刑侦顾问以外,就开始根据自己以前的刑侦经历和资料,撰写一本《中国刑侦案例及侦破方法分析》的书。所以从祖父去世前的两年,每周会有两个半天的时间,赵颖会在祖父的家里协助祖父的工作。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二.“壳子”的秘密

    之后整整三天的时间,我们一直在清理祖父留下来的遗物,清理和分类的工作非常的繁琐。除了祖父的日用品以外,大概有上千本藏书,绝大多数是世界各国的刑侦方面的专著,有很多是原文版的,另外还有全世界最著名的侦探小说集,包括英文原版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以及阿加莎和爱伦坡的作品。手写的资料就更加难以整理,因为祖父的习惯还是用毛笔,草书,十个字里面我们认不出三四个,而且资料非常的多。

    第三天的下午,我和赵颖坐在一楼客厅的地上,面对着清理出来的所有的文件资料和书籍,在这三天的整理过程中,我们翻遍了整栋房子的每一个角落,从顶层的阁楼到一楼的客厅,留意了所有的物品的外壳,包括工具箱,雕塑等装饰品,在它们的外壳上没有发现一点点线索,所有的东西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打开的机关。

    “看来你祖父的遗言会成为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了。”赵颖说道。

    我给赵颖到打开一瓶可乐,问道:“我们再回忆一遍,祖父的临终遗言是否是‘壳子’这两个字?有没有其他的可能?”

    “应该没有问题,我可以打电话再向郑所长确认一下,他当时也在场,顺便让他安排一下明天派车来运东西。”赵颖说道。

    “算了,还是别问了,我已经问过了,你还是让他明天派车过来吧,对了,别忘了明天多带点纸盒子过来装这些零散资料。”

    我说完这句话,突然发现赵颖有什么不对劲,她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我。“你怎么了?”他的表情让我有点害怕,像突然傻了一样。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赵颖突然一下子提高了音量,吓得我一口水呛在了嗓子里。

    “别一惊一炸的好不好,吓我一大跳”我一边擦身上的水一边说道:“我说你不用问了,我问过了。”

    “不是这句。”

    “不是这句,我说让你们明天带点纸盒子过来装资料。”

    “对了,是盒子”赵颖一下子跳起来,踢翻了一堆资料:“没错,是盒子!”

    我连忙蹲下来收拾“什么是盒子,你在说什么呀?”赵颖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说你爷爷的遗言是‘盒子’而不是‘壳子’。”

    “什么?‘壳---子---’,‘盒---子---’,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我一下子兴奋了起来,一下子拉起赵颖的手:“对,我们没有注意所有的盒子。”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对整栋房子又进行了一次大搜索,收集了屋子里面所有的能够称之为盒子的东西,包括各种纸盒、木盒以及塑料和铁盒,最让我们兴奋的是,我们在顶层阁楼的壁橱最底层,还发现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檀木箱子,因为箱子的大小和壁橱的底层的空间几乎一样大,而且颜色和壁橱的木色一致,所以在前几天的整理过程中,我们都忽略了这一点,已为它是壁橱的一部分。

    所有的盒子,大大小小一共十五个,在我们详细的检查之后,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和线索,看来所有的秘密都可能在这个檀木箱子里面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木箱,黑色,是那种过去家里面放衣服的那种方方正正的黑色木箱。出生在70年代的人大多数都家里都曾经有这种东西。但是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木箱要比我所见过的那些大许多,长度和高度大概有一米左右,宽将有半米多。木箱的顶盖和箱体是用那种纯铜的,做工非常精美的合页连接。由于年代的久远,色泽已经变得很暗淡。箱盖上上了一把铜锁,很像是几十年前流行的那种长方形的铜锁,但细看又不太一样,它的做工要比常见的铜锁精细得多,而且结合部异常的紧密。

    我们找遍了屋子所有的地方,没有发现配套的钥匙,甚至更奇怪的是,我找这把钥匙的时候才注意到,整栋房子里面,竟没有发现任何一把钥匙。

    我试着拧了拧铜锁,非常的结实:“怎么办,撬开?”我用目光询问赵颖。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三.发现新线索

    我从储藏室里找来了工具箱,试图寻找一些工具撬开箱子,但是被赵颖拦住了。她俯身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截铁丝,开始非常熟练的用铁丝拨弄檀木箱子上面的铜锁,我惊奇地发现,原来赵颖居然也是一个开锁高手。

    “你不用奇怪,这个技术,还是你祖父传授给我的。”赵颖看到我的表情,解释道。

    我祖父有这门绝技我是知道的,很小的时候,家里放粮票和户口本的抽屉唯一的一把钥匙被我玩丢了以后,祖父曾经用一截铁丝,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就打开了抽屉的锁。我曾经数次央求祖父交给我这门绝技,都被他的一句话;“这不是小孩子能学的”,给打发回来了。所以后来我也没有再敢提出这个要求,而且关于这件事情,祖父也再没有提起过,甚至祖父是如何习得这门绝技的,我也不知道。没想到,祖父居然把这门绝技传授了给赵颖。

    在接下来赵颖的转述中,我了解到了我祖父是如何习得这门绝技:

    祖父在30年代初在沈阳做刑警的时候,曾经侦破过一起全市保险柜连续被盗案,抓获了一个大盗,是一个20几岁的年轻人,此人在1个月之内连续作案6起,被盗的都是各日本公司的保险柜,所盗钱财数目惊人,而且此人作案的手法非常高明,门窗和保险柜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而且每次走的时候又都将门窗保和险柜都锁上,所以案发以后可能好几天才被发现,现场已经被严重破坏,也无法有效地提取到指纹。我祖父也曾经怀疑到是监守自盗,但是当第三起同样的案件发生以后,他确认这是外盗而不是内盗,而且是一个高手。”

    在审讯的时候那个人供出,此人是祖传的开锁绝技。作案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母亲的了重病,需要到国外治病,要大量的钱。但是这个人最终也没有供出他偷的那些钱藏在那里。

    出于同情,我祖父还替他探望过他的母亲,并且给他请了律师,但是因为案子犯得太大,而且他死活都不肯供出所盗之钱放在哪里,最后被判了死刑。出于一种内疚,我祖父在他临刑前的半年里,经常去监室看他,当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受日本领事之托,套出藏宝的秘密。慢慢的,他们成了朋友,我祖父向他请教了各种作案的反侦察手段,有时候有破案的难题还找他一起协商。最后此人把一身的绝技都传授给我祖父。这个人为了感激我祖父探望他的母亲,并且花钱为他请律师,临刑前把藏宝的秘密告诉了我祖父,但是有两个条件:一是不能把这笔钱还给日本人,二是用这笔钱帮她照看他的母亲,给他母亲治病,剩下的,全部归我祖父所有。我祖父遵守了诺言,取出钱以后,把这笔钱全部送给了他的母亲和小妹妹,并把他们送到了国外治病,后来有一个插曲,那个小妹妹,最终成为了我的祖母。

    我没有想到祖父和祖母之间有这样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在我的印象中,祖父是一个高大、威严,不苟言笑的人,也很少向我们讲述他自己的事情,所以,对于祖父的生平,我所知甚少。

    赵颖的技术,自然和我祖父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她用了将近三十分钟,才把锁打开。在这段时间里,他向我讲述了,关于这门绝技的一些基本理论。

    其实开锁的理论并不难,最基本的两项技巧是对丝和旋转,绝大部分的锁都是结构上大同小异,真正复杂和精巧的锁并不多,锁芯里面的锁柱是开锁的关键,只要先对锁芯加上旋转的力量,用工具依次推住每一个锁柱,在它脱离分合的一霎那加上旋转力量,这个锁柱就打开了,难就难在一般复杂的缩少则七八根锁柱,多则十几根几十根,开的时候就象要用两只手同时抓住七八只满地乱跑的小鸡,功夫不到自然会手忙脚乱,所以真正开锁的技巧不是教你怎么开锁,而是一些练习的法门,让你能够在开锁的时候不会手忙脚乱。

    所以练习开锁的功夫是先练习一些配套的功夫,就象小偷练习从水里用两指夹肥皂一样,然后从两根锁柱的锁开始,练熟了以后,再练习配套的功夫,再加到3根锁柱。锁技,是从两柱开始,最高可达二十四柱,练到二十四柱,普通锁已经没有什么打不开的了。这时候就要练鸳鸯芯,然后梅花芯,最后是乾坤芯。但是据赵颖讲,他没有得到我祖父的真传,所以只有八柱的功力。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四.一生的日记

    在赵颖开箱子的这段时间里,我和赵颖都已经是完全相信,祖父临终所说的“盒子”,就应该在这个大木箱子里面。但是我一直在琢磨着另外一个问题,因为以我们正常人的概念,“盒子”的尺寸,应该远远小于这个超大的木箱,那么在剩余的空间里,祖父究竟留下了其他什么东西?另外,在祖父所说的盒子里面,究竟放了什么东西?但是这两个题目显然对我来讲是太难了。对我来讲,虽然我是长孙,但是对祖父的一生我几乎是一无所知。我对于祖父的了解,还远远赶不上他的同事和部下。

    但是我们都相信,在这个箱子里面,一定埋藏着一个巨大的宝库等待着我们去发掘,对于一个历经三朝,而且又是做这样一种传奇职业的人来说,应该会留下无数的故事。

    箱子一打开,只见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8摞,每摞十到十五本,一共是一百零八本日记。第一摞的第一本上用毛笔写着:“民国十四年七月至民国十五年二月”,最后一摞的第一本上写着:“一九七二年3月至一九七三年1月”。这应该是我祖父一生的日记。

    我打开了第一本日记,日记是用蝇头小楷写的,只见扉页上写着:

    “民国十四年七月初六,获奉天警备队录取通知,兴奋莫名,余自幼之梦想终以实现。自即日起余将竭尽所能,兴利于民,尽警察之本分。购日记薄若干,以记录余未来一生之所学所为。

    肖剑南于民国十四年七月初六”

    我计算了一下时间,我祖父出生于公元1905年,那时候应该是20岁。日记的后面记录的就是祖父在警备厅工作的工作日记了,基本上是刑侦方面的事情,也间或记录一些生活中的琐事,比如郊游以后的感想,以及一些时政的评论等等,不过这些就是用文言文来写的,姘四骈六的,看起来很累,我记得祖父对我讲过,他曾经念过私塾。

    我一本一本的翻看下去,果然在民国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930年3月到12月的日记,详细地记录了当时沈阳的连环日本工厂保险柜被盗案,情况基本上和赵颖转述的差不多。

    在我祖父留下的这一百零八本日记中,详细记录了他一生所侦破过的全部案件,而许多案件的精彩程度,简直让人拍案叫绝,在这里我可以简要摘录一段:

    这是发生在六十年代东北某导弹秘密研发基地的一个导弹资料被窃案:

    当时位于东北某山区的秘密导弹研究基地的一位导弹专家的办公室被盗,丢失物品中最重要的是一份导弹弹道的计算资料,写在一本记事本中被撕走。此案迅速惊动中央,被定性为严重的军事机密泄露事件,怀疑对象直指苏联间谍,周总理亲自下达指示,迅速封锁全部边境出入口,限时7天破案。

    三天的严密侦察以后,案情一无进展,而且毫无头绪。不得已,第四天,经过公安部的批示,用专机把祖父从南方农村牛棚里接回(当时祖父正在被下放农村),协助侦破此案。

    祖父驱散所有其他办案人员的干扰,独自一个人用了两天的时间在案发现场进行侦察,第三天的早上,宣布案子破了。答案说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办案人员都不相信这个结果。

    做案的是研究所旁边村子里的一个小孩儿,因为吃不饱肚子,翻墙到研究所想偷点值钱东西变卖来买点吃的东西,他偷走了一些闹钟之类的小东西,临走的时候由于内急,于是从本子上撕走了几页纸来上厕所。

    当天下午,小偷被抓获,几页资料也在附近的树林里找到。结案的时候,祖父向办案人员讲述了整个刑侦过程。

    头一天半,祖父也是没有找到任何头绪,第二天的晚上,排除了一切干扰因素,包括苏联间谍这样先入为主的概念以后,他注意到一个细节,记事本中的导弹计算资料一共写了十几页纸,为什么只是撕走了其中五页,而且不是头也不是尾。

    他苦思一夜不得其解,清晨祖父起身上厕所的时候,突然茅塞顿开,案子因此而告破。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之中,我和赵颖都沉静在这些精彩绝伦的故事之中,谁都没有发现,我们忽略了两点问题,对了,第一个问题就是箱子里没有任何的盒子,连那种放戒指大小的盒子都没有一个,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我祖父一生的日记中有一段时间是断档,是缺少了从民国20年到民国23年的日记,这一点非常奇怪,因为连六十年代我祖父蹲牛棚的日记后来都补上了,但是独独这段时间,是一段空白!

    这一下子又打乱了我们原来所有的估计。到目前为止,我们基本上可以确认,祖父的遗言讲的是“盒子”这两个字,因为从各种角度分析,是“壳子”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有能够找到的盒子,全部没有任何重要性可言,更别谈什么秘密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我们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以后,开始了又一次的对整栋房子的“大清剿”,根据赵颖的刑侦经验,再加上我从各种寻宝电影里面所受到的启发,我们几乎是一尺一尺的帮整栋房子翻了一个遍,就差掘地三尺了。

    我们检查了所有的墙壁、家具以及房屋的顶篷,没有发现任何的夹层,并且在整栋房子的所有角落都没有发现任何可能会有机关的痕迹。

    那么,难道,祖父所说的“盒子”,根本不在这栋房子里面,又或者,根本从来就不存在这样一个盒子?而祖父所指的,是另外一层意思?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五.一封五年前的来信

    郑所长在第二天派车把祖父留下的资料运走,我也算办完了祖父生前交代的事情。其后我又留在祖父留下的老宅里逗留了几天,试图再发现什么新的线索,但是依旧一无所获。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被祖父最后留下的这奇怪的遗言所困扰着,我找了几个不错的朋友探讨过这个问题,但是均没有结果。

    上班以后,我变得很忙,由于一周没有上班,工作积压如山。我所工作的报社是一个专门以各种小道消息为信息来源的小报纸,所以我们这些记者的绝大部分工作是根据自己的线人所提供的各种小道消息,明察暗访,发掘后面隐藏的故事,然后进行发表。

    虽然报是小报,但是由于人们喜欢窥察隐私以及猎奇的心理,所以我们的发行量还是不错。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一直非常注意调查取证这个环节,所以虽然信息来源是小道消息,但是往往刊登出来的故事,都是经过认真筛选和详细调查过,不同于一般媒体上的小道消息。

    由于一个星期没有上班,我手上的工作全部是由我的助手―高阳替我处理,高阳交接完工作以后,我也约略地把这一周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包括祖父留下的遗言。

    由于工作的原因,高阳和我一样,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以及分析和调查的能力,当然,这也是我们用来谋生的技巧。高阳已经和我合作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彼此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我希望高阳能够提供我一些自己没有想到的思路,但是高阳也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来。

    生活又渐渐地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由于年轻,虽然工作很忙,每天下班以后我依旧有无穷的精力去享受年轻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便和许多朋友四处玩耍,卡拉OK、泡吧、打台球,上网打游戏。

    一个朋友看中了祖父的留在东四的这座老宅,非要要把他的摄影工作室搬过来,这小子高中的时候和我在一个学校,上学的时候不务正业,每天拿个破海鸥相机东拍西拍,哭着喊着这辈子要做个名摄影师,最后弄得大学都没考上。但是没想到几年以后,这家伙还真在全国的摄影展上获了奖,后来开了个摄影工作室,生意红红火火。

    跟家里人商量了以后,考虑到这栋老宅祖父去世以后一直空着,而且这个朋友提出的租金很有吸引力,就租给了他。

    出租之前,那个朋友派人和我一起我把老宅又收拾了一遍,留下了他们需要做摄影道具用的一些古旧家具以后,我们把其他东西卖的卖,扔的扔,剩下暂时没什么用又舍不得扔的东西,都统统搬到了阁楼里。

    我只带走了祖父和祖母的供桌和骨灰盒,祖父去世以后,我一直在给祖父寻找一块好的墓地,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很合适的位置。

    祖母去世得很早,每次问起祖父关于祖母的事情,所得到的答案都是沉默,所以关于我祖母,我只是在祖母的供桌上见过她的照片,那是一张不知是多久以前的已经发黄了的黑白照片,祖母当时只有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穿一身学生服,站在伦敦滑铁卢大桥下面,照片上的祖母非常的年轻、清纯。祖母的骨灰一直被祖父供在他的卧室里,我也曾经不止一次发现祖父坐在祖母的照片前,一坐就是半天的时间。祖父去世以后,我准备找好墓地以后,把他们安葬在一起。供桌和祖父母的两个骨灰盒被取回以后,被供在我家的客厅里。

    日子依旧平淡而又不乏精彩的一天天地度过,这段时间我和赵颖的关系发展迅速,经常是下班后我们一起吃晚饭,看电影,然后在很晚的街上散步送她回家。

    爱情往往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走向你的身边,而当你突然发现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陷在一种极度的身心俱醉的狂喜之中。两个的人的日子,时间会变得飞快,在那段时间里我们都在全部身心的体会这种每个人都曾经或将要品尝的味道。

    初恋的滋味是美好的,在这段时间,我们也曾经提到过几次祖父神秘的遗言,但是那种由于神秘的谜题没有解开所带来的焦急很快被我们初恋的幸福感所冲淡了。我们都在全心地陶醉于一种全新的欣喜之中,祖父的神秘遗言也逐渐象以前遇到过的很多无法解开的事情一样,逐渐被我们淡忘,要不是那一天,我突然接到了我那个做摄影的朋友打来的电话。

    我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三,和赵颖一起回家和我家人吃过晚饭以后,我们去看一场演出,演出非常的精彩,正在我看到精彩处,手机响了,由于现场非常安静,所以我马上把那个电话拒掉了。不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我又拒掉。没想到对方见我不接,居然契而不舍地一口气打了好几遍,最后我烦了,索性把手机关掉。

    散场的时候我打开手机,想看看这个讨厌的家伙到底是谁。手机开机以后,我接到了一条短信息:

    “肖伟,你他妈的怎么不接我电话?有急事,速回电话。-----老三”

    老三就是我那个开影楼的朋友,我把电话拨回去。

    “老三,什么事?”

    “你丫刚才怎么不接我电话,没干什么好事吧?”电话那头,老三不怀好意地笑着。

    “去你妈的,我看电影呢,快说,什么急事?”

    “你丫准没干什么好事,泡妞呢吧?你丫赶紧过来一趟,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快说,我忙着呢?”我还要送赵颖回家,那有闲工夫去他那里。

    电话那头,老三明显收起了玩笑“你最好还是赶紧过来一趟,确实有点急事。”

    “你丫别老吞吞吐吐好不好,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赵颖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谁呀?”

    “开影楼的那个老三”

    老三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这有你的一封信。”

    “我的信?谁给我写的?”我觉得很奇怪,老三现在租的是我祖父的老宅,而这个地址,没有任何我的朋友知道,更不可能给我把信寄到这里,况且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接到过信了,现在这年月,除了发电子邮件,谁还写信?

    “。。。。。。”电话那头,老三一阵沉默。

    “你丫到底怎么了?快说话呀,我没工夫和你贫淡,快说!”我有点烦了。

    “信是你爷爷写的!”

    我突然感到脊背发凉。


    半个小时以后,我坐在了老三的办公室里。通过老三的叙述,我知道了这封信的来历:

    老三把影楼搬过来以后,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生意一下子又红火了很多。我祖父的老宅是一个很有中国古典情调的建筑,所以在他所拍摄的婚纱套系中,增加了许多中国传统式的婚纱拍摄,非常受欢迎。这种照片的道具,需要很多老式的旧家具。今天晚上的最后一对夫妇的照片的背景需要一个老式的檀木箱子,摄影师突然想起阁楼上就有一个,于是叫伙计去搬下来。搬运的时候,伙计一时失手,箱子从楼上摔下来摔得粉碎,清理的时候,伙计在箱子的残片中,找到了这封信。

    我从老三的办公桌上拿起了信,只见封面上用毛笔写着:

    “肖伟亲启

    祖父 肖剑南”

    这时候,一种难以言喻的神秘感涌向我的心头,我抬头和赵颖对视了一下,我相信,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心里都突然想起了祖父临终前留下的那句奇怪的遗言。

    我打开信,信是用毛笔写的,厚厚的一沓,我迅速翻到最后一页,落款时间是1995年12月7日,也就是说,这封信是祖父在五年以前写给我的。

    “小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祖父应该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由于你父亲早逝,我一直对你非常疼爱,但是有两件事情,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祖父是有苦衷的,但是,现在祖父已经不在了,所有的事情你都应该知道了。

    第一件事情是关于你祖母的死,第二件是从小你就希望和爷爷学习开锁的诀窍,以及刑侦方面的知识,希望有一天可以做警察,但是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

    现在,该是你知道真相的时候:

    六十多年以前,祖父在沈阳做刑警,曾经破获了一个绑票案,抓获了一个杀人如麻的大土匪,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一封信,恐吓我如果3天之内不放人,就要杀光我全家。当时,我没有在意,因为做我这个行业的,这种信会经常收到。但是第三天的晚上,我和你祖母的家里被一把火烧得精光,你祖母也失踪了,那时候我和你祖母才刚刚结婚一年,所幸的是,你父亲在事前被一个同事抱走去玩耍,才幸免于难。很快,我接到了第二封信,通知我你的祖母在他们手里,限我在十日之内交出他们的老大,否则就会撕票。我没有办法,就算有办法,也不能够放走那个杀人如麻的土匪,于是在五天以后,我带人抄到了土匪的老巢,打死了里面所有的土匪,但是匪首却逃脱了,而且,我也没有找到你祖母的任何消息。

    其后,我一直在寻找你祖母的消息。不久之后,东北被日本人占领,由于我一直没有找到你祖母的消息,所以我在伪满政府里面又工作了3年的时间,直到3年以后,我终于抓到了这个土匪,但是你祖母已经被他们在三年前就杀害了。我亲手毙了此人,并且发誓,从此以后,决不会再让肖家的后人,再做警察。所以你明白,祖父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你事实的真相。

    事情办完以后,我决定离开伪满政府,回到老家北京,但是,在我临走之前,却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从那时到今天这许多年以来,我曾经数度希望把这件事情长埋于地下,但是每次在最后关头,我又犹豫。自从我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到今天为止,已经有足足超过六十年的时间。在这超过六十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把这件事情永远地隐瞒下去。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这件事情的公诸于众,会引起多么大的恐慌,另外,在这件事情里面,也隐瞒了祖父曾经不太光彩的一段经历,虽然我有我的原因,但是,我仍旧不能原谅自己。

    这一年以来,我自觉身体越来越差,如果再不作好安排,恐怕这个秘密就真的要随我长埋于地下了,但是我依旧没有决定,是否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所以,我给你写了这封信,并且把它放在了箱子的夹层里面,我相信,如果上天希望你知道这件事情,我想,有一天,你会发现的。

    还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和爷爷玩捉迷藏吗?那么,最后再和爷爷玩一次捉迷藏吧,祖父的秘密就藏在这栋老宅里面,你自己去找,但是记住,有一天你找到以后,千万不能够试图用任何外力打开这个秘密,否则,一切就会烟消云散。切记!

    祖父
    肖剑南
    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七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