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原创小说《天眼》----- 连载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 又是十分钟过去,小店门口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分钟,莫非是出了什么差错?肖剑南不禁暗暗为翠儿祖孙两人担心,难道是今天晚上翠儿的行动被她的东家发现?如果是这样,那么翠儿祖孙两人现在很可能已经遭到了不测。想到这里,肖剑南不禁一身是汗,暗自后悔当时没有把翠儿留下来。

    正自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得“吱呀”的一声响动,在深夜之中,这一声响动显得异常的清晰而刺耳,惊的大屋门口树上的老鸹呱呱地叫了起来,紧接着扑愣愣的飞向了远处。肖剑南放眼往小店的后面望去,只见后面大屋的两扇大门已经打开,借着门里透出的灯光,只见两个大汉抬着一口显得异常沉重的大箱,慢慢从门里走了出来。另有一个先出来的人正向房子的右后方走去,这时候肖剑南才借着门里面传出来的一点微光,看到那人走向的是一辆已经套好牲口的大车。也是借着这股光线,肖剑南才注意到,翠儿所说的四辆大车,在他视力所及的地方,只剩下两辆了。

    这帮人要跑!如果没有估计错,现在大屋里面所剩的,已经不是全部的匪徒,至少已经走了一车人!怎么办,现在的情况一下子打乱了肖剑南的全部部署,已经来不及再通知所有队员,只能赌一把了!想到这里,肖剑南抬起枪瞄准了去赶车人的大腿,他想留下活口。

    “啪”的一声枪响,只见那个人身子一晃,但没有倒下,而是一个踉跄闪到了大车的后面,也就是在他闪到大车后面的那一刹那,肖剑南注意到他迅速抬起了右手。

    出于一种本能,肖剑南猛然伏下了头,也几乎就在他低头的同时,“啪啪啪”,三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他妈的,好准的枪法!”肖剑南暗中骂道,但也不禁同时心中佩服。这时候,肖剑南的八个手下和十几个鬼子兵也同时开火了,瞬时小店周围枪声响成了一片,小鬼子的歪把子也突突了起来。从这枪声里,肖剑南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匪徒那边火力并不猛,没有什么重武器,清一水儿的全是二十响大肚匣子,肖剑南能够听出来的,一共有四只。这并不难,肖剑南这边的八个兄弟和十几个鬼子兵使的 都是三八大盖,枪声象大麻雷子,“??”作响,而驳壳枪的声音则清脆的象小鞭儿。但是从枪声里肖剑南可以判断出,这三个人都是使枪的高手,枪声沉稳得要命,即使在十几只长枪和机关枪的压制下也丝毫不乱,清一水儿的两发短点射,在嘈杂的枪声中听得异常清晰,而且每一个短点射过去后,这边都会有一只哑了。

    肖剑南不敢再抬头,低着身退了下来换了一个隐蔽位,等他换到新的位置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前后只不过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但是这边还在放着的枪只剩下一半,肖剑南不禁心中一疼,估计又有兄弟中枪了。“他妈的,这帮王八羔子,还真难啃!”他心中暗骂。从隐蔽位置看过去,只见大屋里的灯已经灭了,有两支枪分别从大屋的两扇窗户里面打出来,而另外两只则在大车后面,难道大车的后面还有一个人?

    肖剑南正想着,从大车后面“啪啪啪”的一个三发点射,鬼子的机枪立马哑了,这一下鬼子可忍不住了,只听得山田小队长一声鬼哭狼嗥一般的大叫:“暇寄给给!”剩下的几个鬼子兵从掩体里冲出来,开始向大屋冲锋,但是还没跑了几步远,大屋窗户和大车后面的三把大肚匣子几乎同时响了,三个鬼子兵立马见了阎王,剩下的都不敢再跑,全都趴在了地上向大屋里面扔手榴弹,但是由于距离太远,手榴弹都是在离大屋几米的地方就爆炸了。

    看到形势不妙,肖剑南没有再开枪,而是仔细观察大屋周围的环境,在大屋左前方不远处有一棵大树,看到了这棵树,肖剑南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当下他把枪别到腰里,借着月色匍匐向那棵大树爬去,大概爬了有将近五分钟,幸亏没有月光,只要不开枪,敌人就不会轻易发现自己,肖剑南心中暗骂自己的手下都是一帮饭桶,连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种平日强调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都记不住。

    总算爬到了大树的后面,肖剑南站起身来,他从树后面大致目测了一下到大屋的距离,估计有十五米左右。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香瓜式手雷,又一次观察了一下大屋的窗户,虽然看不太清,但是他可以大致感觉到窗户上应该都是窗格子,最大只有拳头大小,估计手雷直接扔进去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如果一击不中,他不会再有机会投第二次,除非再换地方。这时候他注意到大屋的两扇门并没有关紧,中间露了一个一尺多宽的缝子,“够了”,他心中暗想。

    肖剑南在大树后面喘了几口气,拿着手雷冲着大门瞄了一瞄,再次镇定了一下,他拉下了手雷的保险,手雷兹兹地冒着白烟,他静静地数了五秒钟,然后伸手用尽全力把手雷扔了出去,然后闪身躲在了树后面。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屋里面的两支枪哑了。肖剑南趁乱从大树后面退回来,绕远兜到了大屋的后面,扒着屋后面的墙缝三下两下窜上了房顶,枪声还在响着,只是没有那么密集了,这边还有七八支长枪,而敌人那边应该只剩下大车后面的两支了。肖剑南慢慢爬到大屋的房顶左前角,从上面望下去,原来大车后面的两支枪是一个人,双枪,“好小子,还是个高手!”

    说着话,肖剑南右手拔出枪,瞅准那人的位置,飞身跳了下去,就在他落地的一霎那,右脚踢飞了他的左手抢,同时伸左手抓他的右手腕子,而自己的右手枪顶向他的脑门。肖剑南左手的这一抓本是十拿九稳的,但是就在他感觉到左手已经将将碰到对方的手腕子的时候,对方的手一滑,他竟然抓空了,而就在这时,肖剑南感到对方的枪已经顶向了自己的左面太阳穴,而自己的枪还在半路,好快的身手!

    肖剑南一下子愣住了,对方不等他再做动作,已经扣动了扳机,肖剑南心中暗想:“完了!”随即闭上了双眼。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肖剑南眼前浮现起倩儿那如水的眼神,倩儿的大仇已报,自己终于可以安心地去见倩儿了,想到这里,肖剑南嘴角不禁浮起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但是奇怪的是,枪并没有响,而是臭子儿,这回该轮到对方发愣了,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肖剑南的右手枪也就在这同时顶到了那人的前额上,冷冷的说道:“放下枪!”

    那人并没有放下枪,先是一愣,随即是冷冷的盯了肖剑南一眼,目光如炬,凛然生威。这时候肖剑南注意到对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秃头深眉阔目,一脸的骠悍之色。肖剑南抬高了声音,再一次吼道:“放下枪!”

    那人不再看肖剑南,仰面看了看天,沉默了一会儿,又低下头瞅了瞅自己右手的枪,象告别一个老朋友似的,然后伸手把枪扔到了地下,自言自语地说道:“可惜没死在小鬼子手里!”

    听到这句话,肖剑南不禁心中一阵羞愧,一阵绞痛。这时候肖剑南感觉到有人跑了过来,是小刘和另外一个手下,小刘问道:“肖队长,你没事吧?”

    “把他绑起来,通知其他兄弟,战斗结束,搜索战场。”肖剑南说完话,头也不回地走向前屋。他到现在还在担心翠儿祖孙两人,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大门从里面反锁着,肖剑南一脚踹开了房门,刚一进屋,他就闻到一股甜甜的甜香,脑子一晕,暗想不好,赶紧从大门退了出来,呼吸了几口外面的空气,悬晕稍减,肖剑南心中暗想:“好厉害的迷香!”又使劲深呼吸了几下,肖剑南憋足一口气冲进屋打开了前后门和所有窗户后马上退了出来。等了大约五分钟左右,肖剑南再一次进去,里面的味道已经驱散。这栋房子一共有三间,正面最大的一间是饭馆大堂,没有人,进了后面的第一间,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女孩儿,是翠儿,肖剑南赶上前去探翠儿的鼻息,还好,只是被迷倒了,而且从前面肖剑南闻到的味道来看,屋子里面用的只是比较厉害的迷香而已,并没有毒,只能使人昏睡,并不致命。走到另外一间,只见翠儿的爷爷躺在那里正在埋头大睡。

    当下肖剑南找了瓢水将翠儿弄醒,翠儿醒过来看到是肖剑南,一愣,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看了看周围,仍是一脸迷茫之色,问道:“肖大哥,我不是在做梦吧?”

    “翠儿,非常抱歉,我低估了它们的迷香。”肖剑南一脸歉然。

    听到这句话,翠儿才真正醒来,猛然想到:“对了肖大哥,我爷爷呢?我们东家呢?”

    “你爷爷没事,还在睡着,东家已经被我们抓了,对了翠儿,这里你们不能再呆了,小店被查封了,你们还是先跟我回奉天城吧!”肖剑南问道:“而且这个案子还需要你们作证。”

    “好的,先让我救醒爷爷再说。”翠儿答道。

    当下肖剑南和翠儿将老人叫醒,老人醒了以后,翠儿把前因后果讲给了他,老人不住口的千恩万谢。肖剑南带着两人走出了房间,小刘跑过来报道,战场已经清理搜查完毕,我们这边轻伤一个,鬼子那边死了六个,重伤三个,还轻伤了两个,小刘讲到这里,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什么,没有兄弟出事?”肖剑南问道。

    “没有,只有一个轻伤,被打中了胳膊,兄弟们都记住了你的话,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小刘嬉皮笑脸地说道。

    “还搜索到什么?”肖剑南问道。

    “大屋里又抓了一个活口,这小子躲在桌子底下,哆嗦得像筛了糠。”小刘回答道:“另外,他们抬的那一大箱子,全是金银珠宝,他妈的,乖乖龙的东。”小刘说到这里,忍不住骂出了一句脏话。

    “有没有发现什么地道?”肖剑南问道。

    “地道?没有,怎么会有地道?肖队长?”小刘问道。

    肖剑南没有回答,说道:“带我去看看。”

    走到大屋门口,肖剑南对小刘说到:“你去叫个人通知卡车过来接人,另外让所有兄弟在外面集合,等候命令,对了,还有没死的鬼子兵。”小刘应声而去。

    肖剑南走进大屋,煤油灯已被点亮,尸首也已经被抬了出去,窗边上两滩血迹。肖剑南细细的检查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除了打好的几个包袱以外,还发现了血多工具,撬杠、铁锹、镐头,对了,还有洛阳铲,不错,这帮人确是盗墓的!但是唯一奇怪的,是整个房间里没有发现一个地道的入口,肖剑南又仔细地检查了每一个角落,还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怪了,难道不在这个房间里?

    肖剑南走出房间,除去叫车以外的六个兄弟,以及剩下的鬼子兵都已经排队站在场院里等候命令,肖剑南走上前去吩咐道:“车子来了以后,所有兄弟和我押着犯人、证人,还有赃物回城,所有尸体先留在这里,鬼子兵留在这里看守保护现场,直到明天派人来接应。”众兄弟听到后,都是竞相雀跃。

    山田不懂中文,铁青着脸过来问肖剑南如何安排,肖剑南如实翻译,山田听后问道:“为什么不派你的人留守?”

    肖剑南笑了笑,回答道:“皇军多厉害呀,战斗力这么强,我的手下可自叹弗如。”

    山田又问:“那么皇军的遗体为什么不能送回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山田看来是急了,最后竟蹦出一句半熟不懂的中文来。

    肖剑南脸色一沉,冷冷的回答道:“记住,我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你要听我的命令!另外,不能把尸体运回去,还有两个原因。”

    听到这句话,山田一下子颓了,小日本的上下级观念很强,官大一级压死人,马上立正鞠躬,说道:“咳,请吩咐!”

    这时候,肖剑南把嘴凑到山田的耳朵旁边,嘲讽的小声说道:“这第一个原因嘛,就是车里没那么大地方放死尸,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怕晦气”说完肖剑南放声大笑,而山田听了则气得哇哇大叫。

    十分钟以后,大卡车载着肖剑南以及他八个手下、翠儿祖孙俩、抓获的犯人,还有一大箱子珠宝,浩浩荡荡地开回奉天警局,而山田和剩下没死的几个鬼子兵则留在了荒郊野外看死尸。
     

    妖精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2-04
    消息
    7,272
    点数
    0
    。。。。。。。。。。。。。。。。。。。。。。。。。。。。。。。。。。。。。。。。。。。。。。。。。
     

    树叶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1-13
    消息
    2,537
    点数
    0
    肖剑南应该把崔放了吧
    而那个盒子被藏在别的地方
    事后送给了肖剑南:blink: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第五章 连夜审讯

    半小时以后,卡车驶入奉天警局。肖剑南命令一干人等直接将木箱和俘虏的两个匪徒押往刑讯室,其他人员陪伴翠儿祖孙两人在原地待命。小刘找来军医,为秃头进行伤口处理,刚才在郊外小店抓捕之后,只是进行里简单地包扎。

    军医检查完毕之后告诉肖剑南,子弹已经从大腿外侧穿过,并没有伤及大动脉,病人没有任何危险。军医在处理工程中,秃头一直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嘴角挂着一个嘲讽的笑容,出奇的冷静。

    处理完毕,肖剑南让军医回去休息,有什么情况会再通知他。

    军医走后,整个刑讯室里面出奇的宁静。肖剑南和小刘坐在桌子后面,小刘拿着纸笔,等待着肖剑南的开始。四名警员分别持枪守在屋子的四个角落。肖剑南点上一枝烟,沉默了许久,思考着如何进行审讯。从刚才抓捕的情况来看,这一伙匪徒并不好对付,恐怕审讯也不会很顺利。在肖剑南那个时代,所谓审讯,绝大多数都是刑讯逼供。一般不太强硬的犯人,只要见到刑具以后,马上就会原原本本地说出来,而即使是再骠悍的匪徒,两轮大刑下来,也没有不招的,这就是所谓的“三轮大刑,铁嘴也得给你撬开”。

    但是肖剑南并不提倡刑讯逼供,虽然这样做会省很多时间,但是从审讯的效果来看,其实并不满意,多数犯人在刑讯逼供之下,往往会为了减少痛苦而顺着审讯人员的意图去说,因此造成大量的冤假错案,使真正的匪徒逍遥法外。肖剑南比较喜欢的方式,还是在英国苏格兰场留学过程中,从英国最著名的审讯专家,也是英国著名的反谍报人员---平托上校那里学来的。这种方法肖剑南将它翻译为“多次重复出错法”。也就是在整个审讯的过程中,审讯人员采取的是一种拉家常的方式,会不厌其烦地在几天的审讯过程之中,多次问及关于案件的重要细节,如果罪犯是在说谎,那么说到最后几次,肯定会与之前的叙述有所差距。当然了,这种方法必须要求审讯人员要有极好的记忆力,而肖剑南正有这种才能。

    思索完毕,肖剑南开始观察坐在他面前的两个人。大瓦数的刑讯灯直接照射在两个匪徒的脸上,刚刚包扎完伤口的那一个在身量上要比另外一个大上一个档次,即使是坐着,也比另外一个人高出了半个头,他大约有三十来岁年纪,秃头、宽额,一双眼睛陡然的闪着精光,即使是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显得少有惨白,也压不住一股飒爽的豪气,肖剑南不禁心中暗叫:“好一条大汉!”另一个人与他相比,明显地要猥琐多了,缩着脑袋,哆哩哆嗦,看样子就差是要喊娘了。

    想起刚才在小店让翠儿认人的时候,翠儿说东家并不在这两人之内,在两具尸体中中也没有,而且奇怪的是,这四个人她都未曾见过,于是肖剑南熄灭了香烟,问道:“你们的东家去哪里了?”

    那人撇了撇嘴,并不回答,矮个子的那一个多哩哆嗦的动了动嘴,刚想说点什么,看到了秃头的箭一般的眼光,又马上缩回去了。肖剑南见他们不说,于是改口问那个秃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秃头听到这句话,仰头哈哈大笑了两声,这突如其来的两声,直震的刑讯室里嗡嗡作响,吓得小刘的笔啪的一下子掉在了桌上,小剑南转头瞪了小刘一眼,暗骂道:“没用的东西!”

    那人笑过之后,直视肖剑南,大声说道:“这个俺倒可以告诉你,落到你们这帮给小日本龟儿子舔卵蛋的狗汉奸手里,大爷俺就没想再活着出去,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称关外十虎之一崔二侉子崔洪海,就是大爷我!”这番话直震得刑讯室的窗棂嗡嗡作响,肖剑南听完之后,心头一震:“居然是他!”

    崔二侉子崔洪海,与他大哥崔大胯子崔洪江,都是关外十虎之一,是我们东三省响当当的好汉。民国二十年不服日军改编,几百人的队伍被杀的只剩十二人十二骑突围出来,后转战在长白山白山黑水之间,誓不作亡国奴,端的是两条响当当的英雄好汉!
    想到这里,肖剑南也不禁心中暗暗奇怪,以崔二兄弟的为人,怎么会来盗墓,难道自己是搞错了?想到这里,不禁是一头雾水。其他的几个兄弟想必也是知道此人的名声,都是开始窃窃私语。

    正在这时,一个警员敲门进来告诉肖剑南厅长的电话找他。肖剑南吩咐小刘继续,然后回办公室去接电话。厅长在电话里询问事情进展得如何,肖剑南如实汇报,厅长听后,吩咐道:“马上停止审讯!”

    “这是为什么?”肖剑南诧异道。

    “刚刚接到长春电话皇上已经派专员赶过来,已经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出发了,审讯要等专员到了再开始!你现在将两人押到囚室,派重兵把守,那一箱珠宝你亲自看着,另外那个小孩祖孙两人也要在原地等候。”厅长在电话里命令道。

    回到刑讯室,肖剑南命令审讯暂停,小刘带四个警员将两人押往囚室,然后原地看守。小刘接到命令以后,带着四个警员押运着两个犯人向囚室走去。临出门前,小刘对肖剑南说:“他们招了!”

    “招了?”听了这句话肖剑南不禁吃惊。

    小刘嘿嘿坏笑了两声,说道:“您走以后,我们给那个矮个子用了点刑,那小子马上就招了,您猜他们怎么着?”小刘说到这里,一脸的神秘。

    见肖剑南不接话,小刘继续说道:“他说他们是来盗墓的!”

    肖剑南的头嗯了一声,问道:“还有没有说别的?”

    “没有了,刚说到这里,您就进来了”

    “我不是说过不让你们刑讯逼供的吗!”肖剑南问道。

    “肖队长,我们又不是您,我们就会这两下子,嘿嘿,您让我们继续,我们不久继续了吗。”小刘是一脸的坏笑。

    肖剑南皱了皱眉,真是拿这个手下没有办法,挥了挥手,说道:“行了,去吧!”小刘应声而去。

    小刘一行走后,肖剑南又到外面吩咐剩下的三名警员,一个负责保护翠儿祖孙两人,另外两个到刑讯室外面保护。其实翠儿祖孙两人已经躺在肖剑南办公室的长椅上睡着了,肖剑南找来两件大衣给两人盖上,然后回到了刑讯室。

    他现在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坐到了桌子后面,肖剑南将手枪解下来,他用手揉了揉发木的双眼,又点上了一支烟。现在肖剑南的头脑之中可以说是混乱之极,心中不禁有一阵深深的悔意。

    这种悔意其实在几年前在审讯完倩儿哥哥之后,就曾经有过,而且一直折磨了他几年之久。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肖剑南深知自己并不适合做刑警,虽然他有极好的分析、推理能力,并且又极其冷静的头脑,但是他也深深知道,自己不具备做刑警的狠心和六亲不认的性格。

    早在三年以前,肖剑南在去留之间就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那时候很清楚,留下来,就是做了汉奸,但是不留下来,没有了这个位置,就永远不可能抓到祁老三,而抓不到七老三,他也就永远不再可能在找到倩儿了,虽然他也知道,即便是抓到了祁老三,倩儿生还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最终,为了倩儿,他选择了留下来,但是在这三年之中,他算是真正的“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在这三年之中,他所侦破的,只局限于普通的民事、刑事案件,尽是些偷摸拐骗,抢劫绑票之类的案件,不曾为日本人抓过一个所谓的“抗日分子”,“共党分子”,一到这种案子,他就变得异常的无能,不是查不出来,就是在侦破过程中打草惊蛇,最后弄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好在日本人设这个位置,也主要是维持正常治安,抓捕抗日分子也有专门的特务组织负责,所以这三年以来肖剑南的良心上还算过得去,但是他自己也是深知一点,抓到祁老三,无论找得着找不着倩儿,他是一定要走的了,决不能再给小鬼子办事。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最后临走之前所办的最后一件案子,所抓的人,竟会是翠儿胯子,咱们东北人形目中的抗日英雄!肖剑南心乱如麻。

    肖剑南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他不懂政治,更不喜欢勾心斗角,所谓的理想、主义他不感兴趣,他不知道千千万万人为了这个目标流血牺牲,最终换回的究竟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就像推翻了满清政府,随之而来的民国政府也同样不怎么样。他希望的只是老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而自己能够好好地做一名小警察,除暴安良,给百姓带来一个安宁的社会环境。

    然而生逢乱世,他没有想到,做一个好警察也居然并不容易!先有抓捕倩儿的哥哥,又有了现在的事情。

    肖剑南之所以在临行前插手这个案子,原因非常简单。关外响马巨多,而都以好汉自居,然而这里面真正能够称为好汉的,能有几个?绝大多数都是欺软怕硬,欺男霸女,如祁老三之流。日本人来了以后,绝大多数投靠了日本人,帮助日本人欺压百姓,为虎作伥,连畜生都不如。而更有甚者,利用此国难当头之际,大发国难财,肖剑南原以为翠儿东家这一批人,就是这一类人。此外,东北人重风水、敬孝道、讲义气,对于挖坟盗墓之人深恶痛绝,在东北人眼中,可以说这种人连畜生都不如。而翠儿东家这一帮人,利用现在时局混乱,国难当头之际,大发这种不义之财,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虽然是临去之时,肖剑南也不仅是要管上一管,绝不能让这帮猪狗不如的畜生逍遥法外!

    但是,肖剑南没有想到,他这次抓捕的,竟是东北人的大英雄----关外十虎之一的崔二胯子崔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