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瘫痪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upload_2019-11-18_17-52-10.png


香港特約記者 甄樹基

一個在港居住已有10年但自稱認同香港的港漂,在一篇刊登於端傳媒的自述文章中,對香港經過反送中運動之後的未來感到悲觀,因為“香港很多年輕人還是想得太單純,就是想要回以前那個香港。但是歷史中就是會出現很多強權的意識形態操控,你需要面對”。這位在中文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一直留港工作的“港漂”同時又剖白自己如何被“小粉紅”排斥在外的心路歷程,“他們(小粉紅)脆弱的自尊心受到深深的傷害的時候,情緒太不理智,沒法進行正常的交流”。

在2008年來港讀碩士的這位港漂說,她認為這一年剛巧是中港關係的一個“分界點”,從那時到現在,發生了佔中、銅鑼灣書店這些事件,還有很多例如“光復上水(反水貨客)”、自由行、內地孕婦的事件。香港和內地的分離,“是一步一步加深的”。

像銅鑼灣書店這樣的事,她說,內地人都習慣了,但對香港人來講,他們對自由的尺度是不一樣的,“自由這個東西,你有了就不想沒有”。

她承認當初對2014年的佔中運動(雨傘運動)沒有太深的了解,但今天卻發現這次反修例運動,要從佔中開始講,它和佔中是連續的故事。她說:“我是在這次運動中再回顧香港這些年的事情,才發現香港真的是變化很大。所以我覺得是香港潛藏的一個炸藥桶在這個運動中爆發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很多建制派人士在沒有任何基本上的理據下,一概將這次運動與港獨畫上等號,但這位港漂並不認同。她說,她認為“香港人是不支持港獨的,而且也都知道這次運動不是一個港獨運動”。如果真的有港獨言論出現的話,頂多是一種情緒化的宣洩。是因為香港人太生氣了。如果這個事情能得到很好的處理,哪怕是現在,很多人的言論還是會變的,“不能從支不支持運動來判斷是否有港獨傾向”。

她承認,她對香港認同的部分原因在於,“我自動地被我內地的、港漂的同學排斥了”。她說,這件事情每天都在發生的時候,你就需要去討論,你發現跟本土的香港人是可以討論的,不論是黃絲(反政府)還是藍絲(支持政府),哪怕是藍絲也都是可以討論的。但是和一些港漂,他不理這麼多,他根本不去跟你討論這些實際發生的事情,他就是說,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很介意這些連儂牆上一些過激的言論,Facebook上罵大陸人滾出去啊什麼的,“他們脆弱的自尊心受到深深的傷害的時候,情緒太不理智,沒法進行正常的交流”。

她說:“他們就會變成為祖國而戰了。但我覺得,香港也是祖國的一部分啊,你怎麼沒有一個作為香港市民的角度,為香港而戰呢?其實,他們早在別人喊出港獨口號之前已經把香港排斥在祖國之外了。”

這位認同香港的港漂說,她突然發現她成少數人中的少數了,比如說721(元朗黑社會無差別打市民,警察忽然失蹤)的時候,“我們關注的都是元朗打人,因為對我來講,怎麼可能會有普通的市民被打呢?反而塗國徽這個,我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個嚴重性。第二天起來,大家全都為這個生氣了。他們有點‘小粉紅’,就是不講道理,每次拿國家主權去壓制別人”。

她說,很多人(小粉紅)還是比較活在自己的那個圈子裡,看的新聞也都經常是微信文章啊,微博這些。她說,在內地生活,視角是很單一的。對政府甚至警察的理解,就是一個強勢或者弱勢的,你不會覺得他們這樣抓人會有特別大的問題。我反而是通過香港人的憤怒,再去了解,發現確實好像這是一種不對的行為。

她說,內地的政府的功能還是一種父愛式的,他們天天都叫“中央”啊,好像把中央就當成一個爸爸,天天跟香港說什麼英美不是你親爹。我覺得香港從來就沒有覺得英美是親爹,甚至他們都沒有當政府是一個管制他們的,反而他們覺得政府和警察是服務市民的。這個前設不一樣,所以大家看東西的角度很不一樣。

她說她本來是相信香港警察的,但有很多傳聞警察沒有好好澄清,消除大家的懷疑,結果只會帶動很多的情緒和質疑。例如831晚太子站警察亂打人的行為(傳聞有三人被打死),也蠻傷害我對他們的信任,但那時候我的理解是 就是警察的情緒失控了。我還是抱着“警察的體制是一個健康的狀態”去理解其中一部分人的失控,雖然對信任的傷害非常大。但是到後面這個浮屍(女泳手全身赤裸),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他們是不是都在說假話呢?從上到下都是假的話,就會很可怕了。這個對香港的法治是一個很大的傷害。她說:“我很失望,因為警察沒有很好地去澄清這件事,而是相對草率地結案了。”

她說,示威者勇武的暴力行為,是可以受到法律制裁的,不是通過道德上去抨擊別人而做到的。但政府呢,現在大家就不知道警察的這個暴力誰可以來處置。

對於未來,這位港漂感到悲觀。她說,這次運動到現在,影響已經很明顯了 中國失去了整整一代香港年輕人。六四可能只是失掉了一批,但這次可是全部的香港年輕人。大家都沒有辦法改變年輕示威者的方向,就是因為沒有人給他們一條有效的路徑,沒有替換方案,只不過就是投降而已。

這次運動到現在,影響已經很明顯了 中國失去了整整一代香港年輕人。六四可能只是失掉了一批,但這次可是全部的香港年輕人啊。我覺得對雙方都是很大的失去。拖的時間越久,結局就可能越恐怖。

她在文章的結論中說,香港很多年輕人還是想得太單純,就是想要回以前那個香港。但是歷史中就是會出現很多強權,很多不同的意識形態的操控,你需要面對,或者說知道找不到你自己要的東西的時候,你該怎麼面對。

http://www.rfi.fr/tw/港澳台/20191118-一個認同香港的港漂自述對未來悲觀青年除了投降別無選擇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15,080
荣誉分数
3,281
声望点数
373
守株待兔
 

地坛北里

高级会员
注册
2018-06-07
消息
1,002
荣誉分数
477
声望点数
93
斷水斷電,正好绝食抗议!与阵地共存亡,為了自由而战死,多么伟大和崇高,除了感动自己還剩下什麼?
 

春夏秋鼕

高级会员
注册
2014-10-19
消息
1,735
荣誉分数
386
声望点数
93
“香港很多年輕人還是想得太單純,就是想要回以前那個香港”,回到以前,英国继续派港督?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upload_2019-11-18_18-32-29.png


安德烈

在北京再次發出威脅之後,香港理工大學數十名示威者18日夜間冒險突圍,他們不顧危險,使用吊繩從高處滑下,然後被路上騎着摩托救援的市民接走。但是,在警方重圍和催淚彈攻擊下,大多人示威者仍身陷絕境。

香港理工大學已經完全喪失了校園的模樣,像一座烈火焚燒的戰場,數百位反送中中堅人物身陷絕境,警察已經斷掉了他們所有可能的出路,實施全方位死圍,警方喊話,要他們眼中的“暴徒”“出來投降”,“出一個,抓一個”,在恐怖威脅達到極點的時候,一些示威者在白日突圍失敗的情況下,夜間使用吊繩從高處滑下。

香港媒體報道,當地時間晚九時,上百名示威者準備衝擊警方防線,警方判斷示威者有意從正門突圍,用廣播威脅“可能會使用實彈”。半小時後,示威者卻從人行天橋使用吊繩,往下跳到漆鹹道北,往紅磡方向離去。但這一營救行動很快被警方發現。

法新社報道說,這一捨命逃亡之所以發生,是香港警方現在已經發出威脅,面對示威者手中的“致命武器”,警方可以動用“實彈”射擊。在遭警方重圍情況下,試圖突圍的示威者使用燃燒彈汽油瓶和磚塊反擊。

但是,現在無法了解清楚,在香港理工大學內部到底還有多少示威者,有一點是清楚的,逃出來的是極少數。


理大學生“斷水斷食”

一名受困的香港理工大學女生周一以英語錄音的視頻向外界求援,透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峰的臉書呼籲國際社會,救援陷入重圍的理大校內的學生們。她表示,學生們斷水斷食、無路可逃,且隨時面臨警方暴力威脅。

視頻畫面顯示,這名女大學生戴着黑色球帽,全身全套防毒面具,她說,校內學生們已經沒有食物及飲水供應,已經無路可逃。而校外的警察卻在對學生們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還企圖發射實彈。學生們幾乎沒有任何東西保護自己和對抗警方,手上只剩下防毒面具、護目鏡和雨傘。

警方目前採取死圍理大,並使其與外界隔離的辦法。根據香港媒體報道,周一晚間,一些示威者試圖向理工大學靠近,警方出動裝甲車和催淚彈阻止。另有大批市民嘗試衝進校園,希望協助被圍學生離開,但在距離理大一公里地區,遭警方武力驅逐。

警方從周日晚間起,已將理工大學周五所有路口團團包圍,只留一處出口,但必須要登記身份證,遭到警方嚴格盤查。

警方已經使用最高級的威脅語言,警告“理工大學一帶的暴力行為已達暴亂程度,任何留守並協助暴徒的人都可能幹犯暴動罪。”警方甚至威脅支援抗議者的市民“亦有可能幹犯暴動罪”。

理大學生校董李敖然表示,校內大部分救護人員已被警方拘捕,已無足夠資源處理傷者,他形容理大正面對反修例以來“最大的人道災難”。

親北京人士進入校園斡旋

在理大校園人士遭警方重圍,屢次突圍不成,警方威脅以涉嫌暴動最抓捕情況下,周一晚上,親北京的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進入校園協調。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張達明等人進入理大,曾鈺成向在場人士解釋稱,不能保證他們不會被拘捕,但會保障他們不受暴力對待。張達明表示,已與警方有共識,只要校園人士不帶武器,安全離場不是問題。

理大校長表示,按警方承諾,18歲以下學生可跟隨校長離場。

北京威脅升級 國際社會嚴正關切

駐港解放軍周末走出軍營,走上香港大街“清掃磚塊”,法新社報道,中國軍人如此出現及其稀罕,更增添了北京發動軍事干預的疑慮。

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周一發言火上澆油,在觀察者看來,這無疑給上述疑慮增加可信性。劉曉明警告,如香港“局勢失控,中央政府當然不會袖手旁觀,我們有足夠的決心力量來平息亂局”。與北京當局緊密配合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甚至公開呼籲屠殺,“呼籲授權香港警方使用步槍等火力更強的武器”對付示威者。

北京與港府現在全力以赴,試圖把理工大學的學生、示威者統統稱之為“暴徒”,北京官媒『環球網』更是以威脅兼自得的語氣報道:港警再向理大內暴徒喊話,將以涉嫌暴動實施拘捕。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要求港府恢復香港平靜,他表示,美國不接受任何性質的暴力,但是香港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恢復平靜的責任。英國外交部表示,英國嚴正關切警民雙方在香港的大學校園暴力相向,呼籲當局應提供一條安全通道與醫療援助,救助受困校園的人。歐盟周一也表示嚴重關切,歐盟理事會發言人表示,“我們看到一線急救人員與其他醫護人員試圖向受傷者提供協助時,遭到執法當局拘留的消息,這種現象使人極度關切。”

http://www.rfi.fr/tw/20191118-香港理大危急-警方繼續死圍-部分示威者捨命逃亡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upload_2019-11-18_18-37-58.png


More than five months on, Hong Kong is still in the grips of a political crisis.

Protests began in early June when the local government attempted to amend its extradition laws, which would have allowed criminal suspects to be extradited to mainland China. The proposed legislation was largely criticized as a pro-Beijing move indicativ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growing influence over Hong Kong and a risk to the region’s independence.

While the demonstrations started peacefully, resistance quickly escalated, even after the bill was withdrawn. The protests now centre on demands for broader democratic reforms and an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into police treatment of protesters.

While there have been ebbs and flows in the size of the demonstrations, the movement hasn’t simmered down.

Violence has grown, both among police seeking to control the situation and protesters unhappy with the use of force. Protesters have endured tear gas, rubber bullets and possible gang-related attacks and are now grappling with the death of a student who fell off a parking garage during a clash with police.

The demonstrations have taken over the city’s financial district, key airport, major roadways and subway system. Now, it’s turned to university campuses.

Protesters have staged a week-long standoff, occupying several campuses in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in Kowloon has become the main battleground.


Protesters clash with police outsid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7, 2019. (REUTERS/Thomas Peter)


A protester hides behind a shield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outsid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7, 2019. (REUTERS/Adnan Abidi)


Members of the media run away from fire caused by Molotov cocktails during clashes between protesters and police outsid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7, 2019.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Protesters have hunkered down at the university and fortified the campus to keep police from getting in. In the process, they have blocked one of the city’s major arteries.

The standoff took a new turn on Monday when Hong Kong police moved in. They used tear gas, water cannons and armoured vehicles against protesters barricaded in at the university.

Black-clad protesters responded with petrol bombs and bricks.

It’s considered the most intense violence and destruction the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ions have seen in some time.


A protester takes cover under an umbrella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outsid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yU)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7, 2019. (REUTERS/Adnan Abidi)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throw Molotov cocktails towards police vehicles during clashes, outsid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yU)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7, 2019. (REUTERS/Tyrone Siu)


A police vehicle is hit by a Molotov cocktail as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clash with police, outsid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yU)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7, 2019.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Protesters who have tried to flee the campus and break police lines have been met with rubber bullets and walls of tear gas.

Police have threatened the use of live rounds.

Since the protests began in June, police say 4,491 people, aged from 11 to 83, have been arrested. Police arrested 154 people over the weekend.

In a last-ditch attempt to avoid arrest and stop riot police from encroaching on the campus, protesters set fire to the entrance of the university.


A fire set by protesters burns at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campus in Hong Kong, Monday, Nov. 18, 2019. (AP Photo/Kin Cheung)


Protesters attempt to leave the campus of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8, 2019. (REUTERS/Thomas Peter)


A protester attempts to extinguish a fire at the campus of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8, 2019. (REUTERS/Thomas Peter)

China’s government has defended efforts by Hong Kong police, saying the protests are “no longer a simple, peaceful demonstration” and that they have “affected social order.”


Police are calling on protesters still barricaded inside to surrender and face justice.


Police detain protesters who attempt to leave the campus of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8, 2019. (REUTERS/Tyrone Siu)


A riot police officer points a gun at protesters attempting to escape the campus of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yU)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8, 2019. (REUTERS/Thomas Peter)


Riot police are seen as protesters attempt to leave the campus of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yU)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8, 2019. (REUTERS/Tyrone Siu)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ors stand amid tear gas during clashes with police near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yU) in Hong Kong, China on Nov. 18, 2019. (REUTERS/Adnan Abidi)


Protesters take cover with umbrellas from tear gas canisters in the Kowloon area of Hong Kong, Monday, Nov. 18, 2019. (AP Photo/Vincent Yu)

— With files from the Associated Press and Reuters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1118/hong-kong-students-campus/zh-hant/

走進抗議衝突前線的香港大學校園
TIFFANY MAY, LAM YIK FEI
2019年11月18日

週五,抗議者聚集在香港中文大學。

香港——在香港的大學校園裡,學生及其支持者正以越來越複雜的方式為對抗警察做準備:建造燃燒瓶生產線,安裝使用頭盔發射物體的彈射器,建造灰泥磚牆或竹柵欄。

週二,香港中文大學遭到防暴警察連續發射催淚瓦斯和刺激性液體的轟擊,這個與世隔絕的學習場所突然變得像戰場。現在,各處的學生都說,他們被迫以更激進的方式保護自己。

「他們在侮辱大學制度。這裡是我們學習的聖地。這不是一個讓他們用來破壞的地方。」23歲的研究生安娜·福伊(Anna Foy)說。「我以前只是用Photoshop修修海報,在空調房間裡抗議。但現在我進化到上前線了。」


在香港理工大學製造燃燒彈。


抗議者在理工大學游泳池練習使用武器。

經歷了五個月的動亂後,緊張局勢在過去一週加劇,先是一名學生示威者從停車場摔下身亡,然後是警察向一名手無寸鐵的抗議者開槍。示威者最近幾天擾亂了該市的交通系統,試圖迫使政府回應他們的要求,包括對警察問責。
隨著警察展開鎮壓,學生們發現自己陷入了以前無法想像的境地。

「我沒想到我會親手混合這些化學物質,但我是來學習的,」19歲的香港理工大學學生賈桂琳·郭(Jacqueline Kwok)說,她身邊都是塑料漏斗、卷好的毛巾和玻璃瓶。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化學氣味,另一名抗議者正在測試一枚新製造的汽油彈,他把炸彈扔進一個沒有水的游泳池,瓶子砸得粉碎,火焰舔著藍色的瓷磚,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化學氣味。

也有學生表示,他們計劃製造煙霧彈,減少對身體的傷害,但硫化物的氣味可以阻止警方的行動。

在校園邊上,穿黑衣的抗議者們在屋頂和臨時瞭望塔上走來走去,時刻警惕著便衣警察和可能的密探。想要通過的來訪者必須在「海關」攤位上出示學生證或記者證,並出示自己的物品接受檢查。

抗議者們將釘子和磚塊在四下裡堆放成迷你巨石陣的樣子,以便在警察試圖清理道路時讓他們減速。還有一小隊人拿著弓箭四處遊盪,有幾個人甚至在練習用火焰射擊。

17歲的高中生、射箭愛好者肯·陳(Ken Chan)說:「我知道這非常極端和危險。我會把射箭作為最後的手段,用來保護理工大學的人,保護香港人。這真是太極端了。」


理工大學呼籲學生及校外人士遠離校園。


測試的武器包括弓和箭。

大學的領導人表示,他們對暴力衝突——以及為未來衝突所做的準備——已經蔓延到校園內感到震驚,而在此前數月的動亂中,校園內從未受到影響,現在大量外部抗議者正在佔領校園內的建築和場地。

香港理工大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的校園已經一片混亂。」聲明還敦促學生和教職員工遠離校園,並呼籲校外抗議者離開。授課在網上進行。

週五晚上,香港中文大學一輛廂型車著火,聽到爆炸聲後,抗議者從校園疏散。

總警司謝振中(John Tse)週三表示,警方懷疑香港中文大學被用作「兵工廠」。他補充說,基於這些理由,對學生使用催淚瓦斯、橡皮子彈和豆袋彈是合理的。


捐贈給學生抗議者的物資。


義工在理工大的自助餐廳準備食物。

由於擔心警方再次進入,包括校友在內,許多抗議者的支持者湧入校園,留下一袋袋食物和物資。30歲的社會工作者、理工大學畢業生凱倫·陳(Karen Chan)說:「我們非常擔心學生,所以想回來看看他們。」

校園內的自助餐廳有一種賑災集市的氣氛,按類別分類擺放著裝滿瓶裝水、防毒面具、護目鏡和紙巾的盒子。志願者們在廚房裡用白米飯、罐頭肉和麵條做簡單的飯菜。

「在安靜的時候,我開始為抗議者做雞蛋三明治,這樣他們就能吃到美味的東西,而不僅僅是拉麵、拉麵、拉麵,」17歲的志願衛生員萊恩·花(Ryan Fa)說。


類似小石陣的磚石結構被豎立起來,以震懾警察。


人們豎起圍牆來牽制警察。

像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這樣的精英大學甚至有「暴動大學」(Riot U)和 「革命大學」(Revolution University)這樣的綽號。
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可可·王(Coco Wong)說,「暴動大學」這個名字反映出同學們的「野性」。

「在暴動大學,我們有擁有各種知識和能力的人,」她說。「一旦我們的地盤遭到侵犯,我們只能衝到前線進行反擊。」


學生在體育館裡睡覺。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15,080
荣誉分数
3,281
声望点数
373
这些废青的智商,组织力很感人。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现场:曾钰成陪一批人士步出理大校门接受拘捕(图)
京港台:2019-11-19 05:57| 来源:法广 |

q8gtwswbt11kzhdnpyouxgn1anowzr1dkfbgggjqyii.jpg

  曾钰成陪同理大人士离开校园。 网络。

  香港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在凌晨时分,陪同一批人士,步出理工大学校园门口,接受警方拘捕。据香港媒体报道,曾钰成表示,一共陪同近100名留守理工大学的人士,安全离开校园。

  据香港媒体报道,曾钰成表示,“被捕学生不是投降,他们会得到公正对待,人身安全得到保证”。

  据称,曾钰成与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周一晚11时许到理大,与示威者会面,调停事件。张达明表示,与警方有共识, 示威者和平离开校园,不会受到警方武力对待。曾钰成说,可以陪示威者到警署。张达明早前发出声明,呼吁所有身处理大学内的人士不要作无谓牺牲。如果愿意有秩序及和平地离开,或者和平地聚集在校园内,即使最终被警方拘捕,也不表示警方有足够证据能够在日后成功检控他们暴动罪或其他罪名。

  理大校董会主席林大辉在凌晨12时许进入理大校园,劝说被围困在校园内的人士,要求他们珍惜生命,安全离开校园。林大辉在校园内停留大约一小时。早前,林大辉曾经尝试进入校园,但被警方喝止。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表示,,一共陪同近100名留守理工大学的人士,安全离开校园,超过一半是18岁以下的年轻人。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19/11/19/656989.html
 
最后编辑: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各方协调港理大百人撤出 警方以18岁为界区别处理
京港台:2019-11-19 04:50| 来源:晴报

  昨晚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前监警会成员郑承隆等人获警方批准及陪同下进入理大校园内,与校内留守者会面。

  他们向留守人士表示与警方协调后,可保证被捕人士在不携带武器下步出校园,期间受合法对待,但不能保证有关人士不会被捕。当被问及有否后续行动支援被捕人士时,曾表示要相信香港为法治社会。

  立法会议员叶建源、香港中学校长会及香港辅导教师协会与警方协调后,理大内18岁以下人士可由中学校长陪同下,在登记身份证及拍照后离开,警方保留追究权利;而18岁以上人士则会立即拘捕,但校长可陪同到指定地点,律师亦可到场协助。昨晚约11时半后,叶建源与10多名中学校长进入理大,据悉当时仍有逾百名中学生留守于理大内。

  理大校董会主席林大辉亦有到场,他向在场传媒表示,警方经协调后表示暂不会攻入理大。

  经有关人士劝喻,今晨1时许有学生陆续离开理大,分别在科学馆道及红磡体育馆附近,于警方设立的临时检查站,接受警方查核身份及检查随身物品,至1时30分最少有逾百人离开理工大学。

  警设两临检站 查离开人士物品

  红十字会表示,昨午派出14人医疗队伍进入理大设立临时急救站,高峰期有50名伤者寻求协助,处理了当中40宗个案,并安排6人送院,伤势包括手指受伤、烧伤;有人下颚受伤需即场缝针,有伤者开放性伤口呈发黑状态。

  昨晚在百周年纪念公园,逾百人静坐要求释放学生,当中有留守者家长情绪激动,跪求警察批准进入理大见子女,又说只求子女平安,不介意他们留案底。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19/11/19/656982.html
 
最后编辑: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8,215
荣誉分数
33,909
声望点数
1,393
国务院任免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主要官员
2019-11-19 08:17:2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1月19日电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有关规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提名和建议,国务院2019年11月19日决定:任命邓炳强为警务处处长,免去卢伟聪的警务处处长职务。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