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又来了,撤回管用吗。

urus

survivor
VIP
注册
2003-11-24
消息
36,596
荣誉分数
9,527
声望点数
373
  • 是的 内心里是这样的。

    就算我在这个论坛的观点经常不受五毛欢迎, 但是不代表五毛不同意我的很多思考方法。

    就算是绝对的民族主义者, 也希望香港人是内心真爱的回归中国, 而不是被武力胁从, 就这么简单。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 根本不care香港人是怎么想的。 听话就行。 就这么简单。
     

    lindamy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8,697
    荣誉分数
    1,682
    声望点数
    373
    不可能。

    大陆要进攻台湾也许还有这样那样的顾虑。 但是封锁香港, 那简直就是异常轻松的事情。
    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可能,当初西柏林是如何在东德之内生存的?被围困时,西方国家空投支援。
     

    9981

    Nanoriver
    VIP
    注册
    2004-12-11
    消息
    17,306
    荣誉分数
    3,700
    声望点数
    373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 根本不care香港人是怎么想的。 听话就行。 就这么简单。
    如果你是真正的民族主义者 你就会觉得回满蒙维等少数民族低你一等 别的民族也会这么想

    既然你不 Care, 就不要怪别人天生就不跟你一样想啊
     

    urus

    survivor
    VIP
    注册
    2003-11-24
    消息
    36,596
    荣誉分数
    9,527
    声望点数
    373
    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可能,当初西柏林是如何在东德之内生存的?被围困时,西方国家空投支援。
    如果当中国封锁了香港, 按照中国的实力, 你觉得有哪个国家有本事派飞机来给香港空投?

    我说了, 香港独立,也要看香港的本地资源与地理位置的。 不是你头脑一热就能独立的。 都在想什么呢?
     

    urus

    survivor
    VIP
    注册
    2003-11-24
    消息
    36,596
    荣誉分数
    9,527
    声望点数
    373
    如果你是真正的民族主义者 你就会觉得回满蒙维等少数民族低你一等 别的民族也会这么想

    既然你不 Care, 就不要怪别人天生就不跟你一样想啊
    你觉得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会care这些吗?
     

    mianfei

    本站元老
    注册
    2002-04-06
    消息
    5,838
    荣誉分数
    1,261
    声望点数
    373
    当然是台湾了。

    四川困处内陆, 无法跟外界做生意。 而且, 陆路交通就算有险要可守, 但是毕竟总能被攻陷。你即便守住了,也出不去。

    台湾则是天险。 只要你航海技术领先, 既可以四处做买卖, 又可以进攻大陆,又可以退守海外。
    南有南洋航线,北有日本朝鲜航线, 靠东就是大陆, 从泉州到杭州, 大量物资可以购买。

    而且, 台湾要啥有啥, 有煤铁矿石, 有淡水, 有石油, 有良田,从水稻、小麦, 到甘蔗, 都能种植。 内陆又有无数生番部落可以捕捉来做劳力。

    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开局基地啊。光靠台湾自己,就能让你一路升级到后工业时代。

    香港有什么? 连淡水都没有。 选择香港作为开局基地, 只有一个生存方法, 就是立即拜见广东巡抚, 上表要求内附。还得快, 慢了的话, 降表还没送到北京呢, 你那个基地里的人口就要死光了。
    台湾穷山恶水,水在外而山在内,有天险妨碍出击而不利防守,有地利却无退路,实在是大凶之地,不过坚持一段时间是可以的:如此鸡肋之地,不值得专门跑一趟去灭他,唯有等到顺路是一并顺了。
    四川不同,山在外,水在内,进可四方出击,退可据险而守,被围则无粮草之忧,实在是起兵的上佳之地。
     

    lindamy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8,697
    荣誉分数
    1,682
    声望点数
    373
    如果当中国封锁了香港, 按照中国的实力, 你觉得有哪个国家有本事派飞机来给香港空投?

    我说了, 香港独立,也要看香港的本地资源与地理位置的。 不是你头脑一热就能独立的。 都在想什么呢?
    能不能是一回事,想不想是另一回事,脑子热得发烧的是那些闹事的,如果说他们只反送中,不想独立,我是不信。
    历代造反的,有多少是有几分把握才干的?头脑一热,或者逼上梁山就干起来了。你要说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那是条件还没成熟。
    西方国家捣鼓的那些颜色革命,革命成功又撒手不管了,给闹事的画很多大饼,过后就自求多福吧。
     
    最后编辑:

    urus

    survivor
    VIP
    注册
    2003-11-24
    消息
    36,596
    荣誉分数
    9,527
    声望点数
    373
    能不能是一回事,想不想是另一回事,脑子热得发烧的是那些闹事的,如果说他们只反送中,不想独立,我是不信。
    历代造反的,有多少是有几分把握才干的?头脑一热,或者逼上梁山就干起来了。你要说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那是条件还没成熟。
    具体我也不知道。
    但是就香港这事儿, 你要搁台湾,说他们要闹独立, 我信;哪怕搁四川, 你说他们要想独立, 我也信。
    可是搁香港? 那就算了。 大家有事说事,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至于说要独立。。。。 还是洗洗睡吧。 别扯淡了。
     

    RareEarth

    资深人士
    注册
    2012-10-10
    消息
    3,664
    荣誉分数
    1,501
    声望点数
    273
    你没有说到点子上,甚至说反了。 问题不在英国人管理或中国人管理。而在于用议会制度代替了威权制。导致原有经济和政治运行模式失衡。 当年香港的成功和韩台新一样,都是自由经济 +威权法制模式。英治时期的港督不但是政府行政首脑,而且是武装力量最高指挥官,一言九鼎。 当社会出现重大问题,各方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港府只对港督一个人负责,所以不受牵制,行政效率极高。

    回归后,香港地方事务交给本地精英,香港议会也从咨询机关变成了真正立法机构。随着而来的是港府行政效率大大下降。 香港是一个经济自由度极高的地方。用佛里德里曼的话讲,香港经济自由度远远高过于美国。自由意味着效率,同时必然带来分配不公。 这种不公只有通过政府适度的二次分配才能加以纠正。 但是港府法定权限十分有限,是地地道道的小政府。在议会制度的牵制下,港府完全无法做任何重大的经济结构性改革,经济制度的问题被充分放大。

    经济制度核心问题就两个,一是生产效率,一是分配公平性。 兼顾效率和公平就是好的制度。 走那个极端都不行。比如法国 社会福利支出占GDP30%,基尼系数 只有0.3,可是失业最高到了 10%,法国 制度偏向公平,牺牲效率和发展,结果是黄马甲。香港走的是另一个极端,社会福利支出占只GDP3%,基尼系数 高达0.537,失业 2.8%,很显然香港经济制度偏向效率和发展,但分配高度不公。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地区,基本的退休金制度都几乎不存在。令人发指。港府在历届议会和群众运动的牵制下,因对分配不公这个挑战的努力完全失败。 如果香港实现完全普选,它的政府效率和行动力只会进一步下降。 抛开港独之类莫名其妙的东东不谈,普选能够解决经济结构性改革和财富二次分配的问题吗? 成功概率不高。

    事实上现代社会是互相做加法 双赢为基础的。 你用卡别人生存来决定金字塔排位的手段本来就为人不齿, 不是现代的思维方式,所以香港在英国人管理下就比在中国人管理下更有价值, 从古到今还没有变化, 你说你是香港人是心向西方还是中国?
     
    最后编辑:

    urus

    survivor
    VIP
    注册
    2003-11-24
    消息
    36,596
    荣誉分数
    9,527
    声望点数
    373
    你没有说到点子上,甚至说反了。 问题不在英国人管理或中国人管理。而在于用议会制度代替了威权制。导致原有经济和政治运行模式失衡。 当年香港的成功和韩台新一样,都是自由经济 +威权法制模式。英治时期的港督不但是政府行政首脑,而且是武装力量最高指挥官,一言九鼎。 当社会出现重大问题,各方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港府只对港督一个人负责,所以不受牵制,行政效率极高。

    回归后,香港地方事务交给本地精英,香港议会也从咨询机关变成了真正立法机构。随着而来的是港府行政效率大大下降。 香港是一个经济自由度极高的地方。用佛里德里曼的话讲,香港经济自由度远远高过于美国。自由意味着效率,同时必然带来分配不公。 这种不公只有通过政府适度的二次分配才能加以纠正。 但是港府法定权限十分有限,是地地道道的小政府。在议会制度的牵制下,港府完全无法做任何重大的经济结构性改革,经济制度的问题被充分放大。

    经济制度核心问题就两个,一是生产效率,一是分配公平性。 兼顾效率和公平就是好的制度。 走那个极端都不行。比如法国 社会福利支出占GDP30%,基尼系数 只有0.3,可是失业最高到了 10%,法国 制度偏向公平,牺牲效率和发展,结果是黄马甲。香港走的是另一个极端,社会福利支出占只GDP3%,基尼系数 高达0.537,失业 2.8%,很显然香港经济制度偏向效率和发展,但分配高度不公。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地区,基本的退休金制度都几乎不存在。令人发指。港府历届议会的牵制下,在因对分配不公这个挑战的时候完全失败了。 如果香港实现完全普选,它的政府效率和行动力只会进一步下降。 抛开港独之类莫名其妙的东东不谈,它能够解决经济结构性改革和财富二次分配的问题吗? 成功概率不高。
    那么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难道香港人自己就没看到吗?
    没人对此进行讨论吗?

    这个问题显然不是通过怼中国大陆就能解决的。
     

    DavidWuu

    新手上路
    注册
    2017-06-09
    消息
    171
    荣誉分数
    24
    声望点数
    28
    大陆人和香港人隔阂很深容易理解, 加拿大华人不理解香港人就比较奇怪了, 也许是少数
     

    9981

    Nanoriver
    VIP
    注册
    2004-12-11
    消息
    17,306
    荣誉分数
    3,700
    声望点数
    373
    你没有说到点子上,甚至说反了。 问题不在英国人管理或中国人管理。而在于用议会制度代替了威权制。导致原有经济和政治运行模式失衡。 当年香港的成功和韩台新一样,都是自由经济 +威权法制模式。英治时期的港督不但是政府行政首脑,而且是武装力量最高指挥官,一言九鼎。 当社会出现重大问题,各方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港府只对港督一个人负责,所以不受牵制,行政效率极高。

    回归后,香港地方事务交给本地精英,香港议会也从咨询机关变成了真正立法机构。随着而来的是港府行政效率大大下降。 香港是一个经济自由度极高的地方。用佛里德里曼的话讲,香港经济自由度远远高过于美国。自由意味着效率,同时必然带来分配不公。 这种不公只有通过政府适度的二次分配才能加以纠正。 但是港府法定权限十分有限,是地地道道的小政府。在议会制度的牵制下,港府完全无法做任何重大的经济结构性改革,经济制度的问题被充分放大。

    经济制度核心问题就两个,一是生产效率,一是分配公平性。 兼顾效率和公平就是好的制度。 走那个极端都不行。比如法国 社会福利支出占GDP30%,基尼系数 只有0.3,可是失业最高到了 10%,法国 制度偏向公平,牺牲效率和发展,结果是黄马甲。香港走的是另一个极端,社会福利支出占只GDP3%,基尼系数 高达0.537,失业 2.8%,很显然香港经济制度偏向效率和发展,但分配高度不公。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地区,基本的退休金制度都几乎不存在。令人发指。港府在历届议会和群众运动的牵制下,因对分配不公这个挑战的努力完全失败。 如果香港实现完全普选,它的政府效率和行动力只会进一步下降。 抛开港独之类莫名其妙的东东不谈,普选能够解决经济结构性改革和财富二次分配的问题吗? 成功概率不高。
    你扯了一大堆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

    香港对英国甚至西方的价值是显而易见的, 已经被历史证明。

    而香港作为大陆管辖一部分的时候对大陆的价值是从荒岛, 可割让岛, 一直到现在的彼可取而代之的地位。 也就是说如果西方不介入, 香港甚至对大陆来说毫无价值。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还有一点 专制带来效率而不是自由带来效率 而应一个更容易懂的例子 中国父母用题海战术来训练孩子 就是靠的专制或者你说的威权。

    你能把基础知识学学好再出来讨论问题么?
     

    lindamy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8,697
    荣誉分数
    1,682
    声望点数
    373
    大陆人和香港人隔阂很深容易理解, 加拿大华人不理解香港人就比较奇怪了, 也许是少数
    大家畅所欲言,如果你认为你更加了解香港,在这里介绍给大家,不是比一味的指责更有效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