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及防控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 截至2月10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发布时间: 2020-02-11 来源: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

      2月1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478例(湖北2097例),新增重症病例849例(湖北839例),新增死亡病例108例(湖北103例,北京、天津、黑龙江、安徽、河南各1例),新增疑似病例3536例(湖北1814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16例(湖北427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6724人。

      截至2月10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7626例(其中重症病例733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996例(浙江核减1例),累计死亡病例1016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2638例(浙江核减12例,江西核增1例),现有疑似病例21675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28438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87728人。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70例:香港特别行政区42例(死亡1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治愈出院1例),台湾地区18例(治愈出院1例)。
     
    最后编辑: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1月28日0-24时,31个省(区、市)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1459例
    • 新增重症病例263例
    • 新增死亡病例26例(湖北省25例、河南省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3例
    • 新增疑似病例3248例(包括西藏1例)

    1月2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1737例(西藏首例确诊病例)
    • 新增重症病例131例
    • 新增死亡病例38例(湖北37例、四川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1例
    • 新增疑似病例4148例

    1月3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1982例
    • 新增重症病例157例
    • 新增死亡病例43例(湖北省42例、黑龙江省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7例
    • 新增疑似病例4812例

    1月3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102例
    • 新增重症病例268例
    • 新增死亡病例46例(湖北省45例、重庆市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2例
    • 新增疑似病例5019例

    2月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590例(湖北省1921例)
    • 新增重症病例315例(湖北省268例)
    • 新增死亡病例45例(湖北省45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85例(湖北省49例)
    • 新增疑似病例4562例(湖北省2606例)

    2月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829例(湖北省2103例)
    • 新增重症病例186例(湖北省139例)
    • 新增死亡病例57例(湖北省56例,重庆市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7例(湖北省80例)
    • 新增疑似病例5173例(湖北省3260例)

    2月3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235例(湖北省2345例)
    • 新增重症病例492例(湖北省442例)
    • 新增死亡病例64例(湖北省64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57例(湖北省101例)
    • 新增疑似病例5072例(湖北省3182例)

    2月4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887例(湖北省3156例)
    • 新增重症病例431例(湖北省377例)
    • 新增死亡病例65例(湖北省65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62例(湖北省125例)
    • 新增疑似病例3971例(湖北省1957例)

    2月5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694例(湖北2987例)
    • 新增重症病例640例(湖北564例)
    • 新增死亡病例73例(湖北省70例、天津1例、黑龙江1例、贵州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61例(湖北113例)
    • 新增疑似病例5328例(湖北3230例)

    2月6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143例(湖北2447例)
    • 新增重症病例962例(湖北918例)
    • 新增死亡病例73例(湖北省69例,吉林省、河南省、广东省、海南省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387例(湖北184例)
    • 新增疑似病例4833例(湖北2622例)

    2月7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399例(湖北2841例)
    • 新增重症病例1280例(湖北1193例)
    • 新增死亡病例86例(湖北81例,黑龙江2例,北京、河南、甘肃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10例(湖北298例)
    • 新增疑似病例4214例(湖北2073例)

    2月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656例(湖北2147例)
    • 新增重症病例87例(湖北52例)
    • 新增死亡病例89例(湖北81例,河南2例,河北、黑龙江、安徽、山东、湖南、广西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00例(湖北324例)
    • 新增疑似病例3916例(湖北2067例)

    2月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062例(湖北2618例)
    • 新增重症病例296例(湖北258例)
    • 新增死亡病例97例(湖北91例,安徽2例,黑龙江、江西、海南、甘肃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32例(湖北356例)
    • 新增疑似病例4008例(湖北2272例)

    2月1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478例(湖北2097例)
    • 新增重症病例849例(湖北839例)
    • 新增死亡病例108例(湖北103例,北京、天津、黑龙江、安徽、河南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16例(湖北427例),
    • 新增疑似病例3536例(湖北1814例)

    114.JPG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武汉1499名重型患者全入院!同济紧急改造扩容上千张床位
    2020-02-11 09:43:45 来源: 现代快报
    应收尽收,刻不容缓!截至 2 月 10 日零时,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已达 16902 例,在院治疗的重型患者 3082 人,危重型 838 人。面对严峻的疫情,床位成为最紧缺的资源,武汉各大医院都在努力开辟床位,全国的医疗力量也向这里汇集。

    2 月 10 日,现代快报记者获悉,华中科大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主动开辟 830 张床位,成为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加上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已经收治的 1100 位患者,同济医院已经为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开设 1930 张床位。






    医疗队人员集结​


      1499 名重型患者无法入院的问题解决了

    2 月 10 日晚间的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介绍,截至 2 月 8 日,武汉市确诊的重症患者有 1499 人未得到入院治疗。不过经过 2 月 9 日和 2 月 10 日两天的努力,截至 10 日中午,1499 名重症的确诊患者全部入院治疗。

    马国强在发布会上表示,截至 2 月 9 日,武汉全市共排查 1059 万人,人数排查百分比达 99%。






    医护人员在对转运来的病人进行核酸检测采样​


      加床位!

    2 月 10 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在华中科大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看到,不断有车辆把患者送到这里做咽拭子采样。江苏、浙江等地医疗队也来到这里,并携带了大量医疗物资。

    记者了解到,华中科大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此次主动开辟床位,2 月 5 日就启动了病房改造设计工作。从 2 月 6 日起,该院区对现有病区按照传染病医院的要求,进行了为期 3 天的改造。据了解,该院区设床位 830 张。2 月 9 日晚,该院区收治第一位发热患者。截至 2 月 10 日中午 12 点,光谷院区已经收治来自各个社区的 200 位重症患者。






    医疗队带来了大量医疗物资​


    同济医院下属的中法新城院区则是在 1 月 31 日成为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设有 550 张床位。2 月 8 日开始,该院区陆续增加床位。截至 2 月 9 日晚,该院区 1100 张床位都已收满。

    现代快报记者从院方获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和光谷院区在疫情发生前,都是综合性医院。目前,这两处院区只设急诊、发热门诊,以及新冠肺炎患者的住院区。非新冠肺炎的住院患者都分流到了武汉同济医院本部和其他医院。


      加人力!

    医疗资源的核心还是医护人员力量。这两处院区,同济医院共投入 3110 名医护人员,随着病区不断增加,来自各地援湖北医疗队的 4114 名队员,将陆续投入到到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工作中。

    医护人员总数超过 7000 人,这样强大的医疗力量投入,是因为这里特殊的患者结构。

    同济医院收治的患者大都是重型、危重型患者。






    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救治病人 医疗队供图​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已有江苏援湖北医疗队的一百多名队员进驻中法新城院区,他们所在的病区有 52 名患者,全是危重型病人,几乎都要接受无创插管治疗。江苏援湖北医疗队三队领队王宁介绍," 我们队的医护人员都来自江苏省属医疗机构和各市专科医院,专业技能过硬,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

    危重患者最大的风险就是传染性强。为了接收更多病人,医院对重症监护病房进行了设备改造,其他病区则进行了流程改造,设置了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避免病患和医护人员发生交叉感染。

    为了让医疗队能最快熟悉工作,医院还分批次就患者的救治方案和护理等多方面对医疗人员进行了培训。






    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救治病人 医疗队供图​


      治疗重症患者的全流程指南来了

    2 月 9 日,在国家卫健委的指导下,华中科大同济医院通过整理前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救治的有效做法和措施,联合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医院等来汉支援的各家医院共同发布《重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与管理共识》(以下简称《共识》)。

    同济医院副院长、光谷院区院长刘继红介绍,目前重症患者基数较大,将根据《共识》总结的前期经验,与国家医疗队一起降低重症患者的病死率,提高治愈率。

    《共识》中,提出将新冠病毒肺炎重症病人分为具有发展为重症的高危因素的普通型、重型和危重型。尤其指出,持续高热、高龄、有严重基础疾病和前后两次对比肺部 CT 进展迅速的普通型患者应引起重视,并提高警惕,避免其发展成重症患者。

    《共识》还对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院前评估及转运、病区的设置及管理、医疗质量的评估、如何开展多学科联合诊疗及进行整体护理进行了明确指导,同时对重症病房病区的分布、医务人员的个人防护要求、患者的安置、清洁消毒、患者的出院标准都有明确的规范,并分别推荐了针对具有三种类型患者的治疗意见,是目前最为系统的针对重症新冠肺炎管理的全流程指南。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武汉同济医院教授林正斌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图)
    2020-2-11 09:52 |  来源:健康时报

    2月10日上午11点18分,知名移植专家、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林正斌教授,因感染新冠肺炎辞世,享年62岁。

    “宋主任,我上呼吸机了,救救我。”几天前,林正斌教授向其同事感染科主任医师、湖北省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宋建新发送了求救信息,宋建新教授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身体一直很好,没有基础病,我们都没想到新冠肺炎夺走了他的生命。




    从确诊到去世,不到一个月

    “大概是过年前的时候,老林找到我,”宋建新教授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当时林正斌教授中低烧、咳嗽多日。

    “奇怪了,我不会得了那个传染性肺炎了吧。”林正斌教授当时问到,看到CT结果的宋建新告诉他“很有可能是!”

    据知情人透露,大约在1月27日左右,林正斌教授住进了医院治疗,随后核酸检测确诊新冠肺炎。病情发展迅速,不到一个星期就进了重症监护室。

    “我们是多年的好友,他身体一直很好,也没有基础病,没想到病情发展的这么快、这么严重。”宋建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到重症监护室后,带上呼吸面罩、无法说话的林正斌教授向他发了求救信息。

    谈及林正斌教授是如何感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年初是我们外科集体体检的时间。医院体检中心在儿科门诊的三楼,人来人往,流动量很大,那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隔离。”

    “老林,从确诊到去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宋建新告诉记者,之所以病情发展这么快,我们目前推测可能是体内触发“炎症因子风暴”所致,这也是现在许多新冠肺炎病患病情急转直下的原因。

    宋建新介绍,当新型冠状病毒进入人体后,会引起人体内的免疫反应,身体与病毒做对抗,重症病例可能触发体内的促炎因子和抗炎因子出现过激的免疫反应,也就是所谓的“炎症因子风暴”,可导致肺部组织的持续损伤,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感染性休克和多器官功能障碍(MODS)等。

    生前低调、热心

    在多年好友以及同事宋建新的眼中,林正斌是一个低调的器官移植专家。

    据公开资料显示,林正斌教授,1983年毕业于同济医学院医疗系,年轻时赴日本金泽医科大学留学,从事器官移植专业30余年。生前任武汉市器官移植分会副主任委员,擅长肾移植术及术后治疗,慢性移植肾肾病的治疗,肾移植术后的各种并发症治疗。

    “1987年,他多次到我院指导肾移植工作,我记得有一次春节就在宜昌守护患者。”作为林教授的同窗好友,湖北省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的一位医生在朋友圈中缅怀。

    今年62岁的林正斌,主要从事教学工作。宋建新告诉记者,“他是个很低调的教授,平时说话和风细雨,没见他跟谁发过脾气、着过急。一个好医生就这么走了。”


     
    最后编辑: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病情突然加重、核酸“假阴性”、气溶胶传播……权威专家回应关于疫情认识的最新热点
    2020-02-10 22:42:1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2月10日电 题:病情突然加重、核酸“假阴性”、气溶胶传播……权威专家回应关于疫情认识的最新热点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王秉阳

    截至2月9日24时,全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4万。近日,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了一些新的令公众关注的现象和说法。事实上,随着大规模检测以及临床治疗经验的积累,医学界对于疫情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新华视点”记者就相关热点采访了权威医学专家。

    热点一:为什么有的轻症患者突然病情加重甚至去世?

    有的患者早期发病并不严重,但会突然加速,几天内发展成危重症甚至死亡。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钟鸣日前表示,病人体内可能启动了炎症风暴,导致各个器官功能衰竭。

    所谓炎症风暴,指的是病人因感染激活了肌体的免疫细胞,造成免疫细胞过度损伤。正常的免疫是保护,过度的免疫是损伤。炎症风暴不但对肺,还会对肝、肾、心脏等器官造成损害。炎症风暴发生后,病人的病情往往急转直下,很快神志不清、呼吸紧迫、气急、憋气,然后出现血氧饱和度下降甚至凝血功能障碍,各个脏器会发生衰竭。

    炎症风暴一旦启动,阻断十分困难。北京协和医院第一批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队长、感染内科主任医师刘正印对记者形容,炎症风暴发作就像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至于什么时候会触发第一张牌,目前还没有固定模式。

    “炎症因子就像是扳机,扣动后会触发各个器官出现炎症损伤的问题。”刘正印介绍,炎症风暴导致多脏器功能障碍死亡率比较高,尤其是晚期呼吸机治疗效果不好的病人,高龄和有慢性基础性疾病的病人。

    多位专家表示,炎症风暴的出现没有绝对规律,难以预判、监测,目前还缺乏有效治疗手段。

    刘正印表示,发生炎症风暴的患者早期看起来都非常轻,但到后期会越来越重,多在10天左右最为明显,真正到了多脏器功能障碍的时候再去救治,困难就非常大了。所以关键还是要早发现、早诊断,加强对症支持治疗。

    热点二:为什么核酸检测“假阴性”现象频发?

    病毒核酸检测中,有的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前几次检测呈阴性,但在多次检测后最终呈阳性。核酸检测中的“假阴性”频发令人关注。

    近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一则通知显示,一位武汉来京发热肺炎患者,2月5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此例患者入院前3次咽拭子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甲流核酸检测阳性,因此于1月30日以“重症甲流”收入院。入院后插管上呼吸机,通过肺泡灌洗检测才发现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类似的多次核酸检测均为“假阴性”的情况并不罕见。

    记者了解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包括“样本采集”“直接或灭活后提取核酸”“扩增检测核酸”三部分,并非仅仅有足量的试剂盒就可以开展检测,还需依赖多环节的共同努力。检测试剂盒性能如何、采样是否规范有效、实验操作是否标准,每个环节都影响着最终的检测结果。

    “目前,病毒核酸检测通常采用实时荧光PCR技术,方法成熟,有很好的特异性。不过,目前很多此前没有研发病原体核酸检测试剂经验的公司也加入生产,试剂盒的质量难以保证。”国家卫健委临床检验中心副主任李金明表示。

    而且,专家表示,并非只要有病毒,试剂盒就能检测出来。只有当采集到的样本中病毒量达到某个量值时,才能检测出其中的新冠病毒核酸。
    此外,患者样本问题、检测人员的操作也对准确率有很大影响。

    金博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检验科的助理研究员,负责疑似病人的核酸检测。他说,“目前核算检测基本采取鼻咽拭子、口咽拭子采样,样本采集的部位都是在病毒浓度较低的上呼吸道。而病毒浓度较高的下呼吸道样本——如肺泡灌洗液、深部痰,其实是更好的检测标本,但对于轻症患者却往往并不实行这样的采样方式。”

    金博说,所有检测环节的规范标准都有赖于人员的操作。记者了解到,疫情愈发严重后,北京、上海紧急对医务人员采样进行了强化培训,并采取三甲医院采样送疾控部门检测,或有资质的医院自行检测疾控部门复核的方式,尽量避免“假阴性”出现。

    热点三:如何避免“假阴性”患者不能及时确诊?

    目前疫情防控形势紧迫,为避免“假阴性”患者继续传染,及时被隔离并得到救治,多位专家表示,多种方式印证和临床诊断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说,如果出现感染症状,建议检查血常规和胸部CT。如果在新冠肺炎高流行地区,白血球正常或偏低、淋巴细胞偏低,且胸部CT提示病毒性肺炎,就符合新冠病毒感染的临床表现,即使核酸检测为阴性,也不能放过。

    国家卫健委日前在官网发布了第五版诊疗指南,表示湖北省内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可作为临床诊断病例,这意味着,不再仅仅依靠核酸检测作为确诊的唯一标准。

    中日友好医院在发生“假阴性”事件后也回应称,不再以核酸检测阳性作为患者确诊、转运的唯一标准。即使患者核酸检测阴性,只要由专家组根据流行病学史、影像检查结果、临床症状等综合表现判定为临床确诊病例的,也应在第一时间转至定点医院收治,最大限度降低潜在疫情影响。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表示,新冠肺炎有个特点,并不是所有患者都能检测出核酸阳性。此前有根据大量流行病学史、接触史、临床症状看着都像是,但是核酸检测未能得到确诊的病人,现在,这些患者也被列为疑似病例。他建议在武汉出现这样的病人,应当可以列为临床诊断病例。

    热点四:气溶胶也是主要传播途径?

    近日有消息称,气溶胶传播也是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对此,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理论上气溶胶传播是有可能的,但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即使有,对传播流行的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不是主要传播方式。”

    气溶胶是指悬浮在气体中所有固体和液体的颗粒。气溶胶传播,是指飞沫混合在空气中形成气溶胶,飘浮至远处,造成远距离的传播。国家卫健委第五版诊疗指南指出,目前气溶胶传播尚待明确。

    李太生表示,在临床气管插管等专业医疗操作、特殊条件下,才可能发生气溶胶传播。临床医务人员应注意采取空气隔离措施,如佩戴医用防护口罩、护目镜。但普通民众对此不必过于担心。

    李太生说,新冠肺炎目前还是主要通过飞沫和接触传播的疾病,如果是在常规临床护理、一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下,采取正确佩戴口罩的飞沫传播防护措施,去公众场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记得戴口罩、勤洗手,足以保护不被感染。

    吴尊友表示,飞沫传播距离很短,不会在空气中长期飘浮。如果不是在密闭空间里,通风会令空气中的病毒浓度降低。“建议公众每天保证一定的时间开窗通风,降低感染风险。”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约谈武汉市副市长等3人
    2020-02-11 18:48:06 来源: 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

      “应收尽收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要把好事办好,怎么能把好事办坏?这些负责转运危重和重症病人的党员干部为什么不跟车?现在的武汉就是战时状态,这些人的行为十分恶劣。”

      10日晚,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约谈会上,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主任高雨的诘问一针见血,也透出事态的严重性。

      办公桌对面,接受约谈的武汉市武昌区区长余松边听边记,脸色通红。

      这是一场针对武汉疫情防控工作中暴露出的突出问题开展的紧急约谈。9日,武汉市对确诊还未住院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进行集中收治。有关中央媒体记者跟踪采访发现,当晚在将患者转运至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过程中,武昌区由于工作滞后、衔接无序、组织混乱,不仅转运车辆条件差,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也没有跟车服务,导致重症病人长时间等待继而情绪失控,做法十分恶劣。

      “对这一事件,中央指导组的意见是:区政府和街道要向这些患者挨个赔礼道歉,对相关责任人根据党纪政纪严肃问责。另外,作为区长、作为指挥长,在这件事上你应该负什么责任,要向上级写一份深刻检查。”高雨说。

      “得知9日晚的事件,我非常痛心,我们有责任,一定深刻检讨。”余松说。

      随后,中央指导组又先后约谈了武汉市副市长陈邂馨、武汉市洪山区区长林文书。

      “对9日晚武昌区发生的事件,武汉市要督促武昌区认真整改,市里要以此为戒,也要深刻反思;并举一反三,把老百姓反映的问题逐一梳理、落到实处,并对有关人员严肃问责。”中央指导组同志说。

      “这个事我们有责任,我们马上落实中央指导组要求,做好善后。”陈邂馨回答。

      “我们收集了近期有关应收尽收的问题线索,洪山区有200余条;你们是不是工作不够细,还没做到位?”中央指导组同志约谈洪山区区长林文书时说。

      “这段时间我们克服了许多困难,也做了不少工作,但也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回去后我们马上对照问题一一整改,补齐短板。”林文书回答。

      约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回去我们要马上行动起来,对照这些问题狠抓落实、狠抓整改。”约谈对象表示。

      中央指导组参与约谈的同志说,针对当前防疫工作暴露出来的突出问题,我们就是要及时进行约谈,及时敲响警钟。约谈也是给广大干部释放一个强烈信号:战“疫”当前,失职失责者,必将受到严肃问责。每一位党员干部都要紧张起来,迅速进入战时状态,真正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新华社武汉2月11日电 记者 王贤)
     

    爱米

    高级闲逛
    VIP
    注册
    2004-12-01
    消息
    868
    荣誉分数
    397
    声望点数
    173
    被感染的急诊科女护士
     

    知更鸟

    高级会员
    注册
    2018-06-08
    消息
    1,272
    荣誉分数
    401
    声望点数
    93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
    Cell Research (2020)Cite this article
    Dear Editor,
    In December 2019, a novel pneumonia caused by a previously unknown pathogen emerged in Wuhan, a city of 11 million people in central China. The initial cases were linked to exposures in a seafood market in Wuhan.1 As of January 27, 2020,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reported 2835 confirmed cases in mainland China, including 81 deaths. Additionally, 19 confirmed cases were identified in Hong Kong, Macao and Taiwan, and 39 imported cases were identified in Thailand, Japan, South Korea, United States, Vietnam, Singapore, Nepal, France, Australia and Canada. The pathogen was soon identified as a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which is closely related to sever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V (SARS-CoV).2 Currently, there is no specific treatment against the new virus. Therefore, identifying effective antiviral agents to combat the disease is urgently needed.
    An efficient approach to drug discovery is to test whether the existing antiviral drugs are effective in treating related viral infections. The 2019-nCoV belongs to Betacoronavirus which also contains SARS-CoV and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V (MERS-CoV). Several drugs, such as ribavirin, interferon, lopinavir-ritonavir, corticosteroids, have been used in patients with SARS or MERS, although the efficacy of some drugs remains controversial.3 In this study, we evaluated the antiviral efficiency of five FAD-approved drugs including ribavirin, penciclovir, nitazoxanide, nafamostat, chloroquine and two well-known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drugs remdesivir (GS-5734) and favipiravir (T-705) against a clinical isolate of 2019-nCoV in vitro.
    Standard assays were carried out to measure the effects of these compounds on the cytotoxicity, virus yield and infection rates of 2019-nCoVs. Firstly, the cytotoxicity of the candidate compounds in Vero E6 cells (ATCC-1586) was determined by the CCK8 assay. Then, Vero E6 cells were infected with nCoV-2019BetaCoV/Wuhan/WIV04/20192 at a multiplicity of infection (MOI) of 0.05 in the presence of varying concentrations of the test drugs. DMSO was used in the controls. Efficacies were evaluated by quantification of viral copy numbers in the cell supernatant via quantitative real-time RT-PCR (qRT-PCR) and confirmed with visualization of virus nucleoprotein (NP) expression through immunofluorescence microscopy at 48 h post infection (p.i.) (cytopathic effect was not obvious at this time point of infection). Among the seven tested drugs, high concentrations of three nucleoside analogs including ribavirin (half-maximal effective concentration (EC50) = 109.50 μM, half-cytotoxic concentration (CC50) > 400 μM, selectivity index (SI) > 3.65), penciclovir (EC50 = 95.96 μM, CC50 > 400 μM, SI > 4.17) and favipiravir (EC50 = 61.88 μM, CC50 > 400 μM, SI > 6.46) were required to reduce the viral infection (Fig. 1a and Supplementary information, Fig. S1). However, favipiravir has been shown to be 100% effective in protecting mice against Ebola virus challenge, although its EC50 value in Vero E6 cells was as high as 67 μM,4 suggesting further in vivo studies are recommended to evaluate this antiviral nucleoside. Nafamostat, a potent inhibitor of MERS-CoV, which prevents membrane fusion, was inhibitive against the 2019-nCoV infection (EC50 = 22.50 μM, CC50 > 100 μM, SI > 4.44). Nitazoxanide, a commercial antiprotozoal agent with an antiviral potential against a broad range of viruses including human and animal coronaviruses, inhibited the 2019-nCoV at a low-micromolar concentration (EC50 = 2.12 μM; CC50 > 35.53 μM; SI > 16.76). Further in vivo evaluation of this drug against 2019-nCoV infection is recommended. Notably, two compounds remdesivir (EC50 = 0.77 μM; CC50 > 100 μM; SI > 129.87) and chloroquine (EC50 = 1.13 μM; CC50 > 100 μM, SI > 88.50) potently blocked virus infection at low-micromolar concentration and showed high SI (Fig. 1a, b).
    Fig. 1: The antiviral activities of the test drugs against 2019-nCoV in vitro.
    figure1
    a Vero E6 cells were infected with 2019-nCoV at an MOI of 0.05 in the treatment of different doses of the indicated antivirals for 48 h. The viral yield in the cell supernatant was then quantified by qRT-PCR. Cytotoxicity of these drugs to Vero E6 cells was measured by CCK-8 assays. The left and right Y-axis of the graphs represent mean % inhibition of virus yield and cytotoxicity of the drugs, respectively. The experiments were done in triplicates. b Immunofluorescence microscopy of virus infection upon treatment of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Virus infection and drug treatment were performed as mentioned above. At 48 h p.i., the infected cells were fixed, and then probed with rabbit sera against the NP of a bat SARS-related CoV2 as the primary antibody and Alexa 488-labeled goat anti-rabbit IgG (1:500; Abcam) as the secondary antibody, respectively. The nuclei were stained with Hoechst dye. Bars, 100 μm. c and d Time-of-addition experiment of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For “Full-time” treatment, Vero E6 cells were pre-treated with the drugs for 1 h, and virus was then added to allow attachment for 2 h. Afterwards, the virus–drug mixture was removed, and the cells were cultured with drug-containing medium until the end of the experiment. For “Entry” treatment, the drugs were added to the cells for 1 h before viral attachment, and at 2 h p.i., the virus–drug mixture was replaced with fresh culture medium and maintained till the end of the experiment. For “Post-entry” experiment, drugs were added at 2 h p.i., and maintained until the end of the experiment. For all the experimental groups, cells were infected with 2019-nCoV at an MOI of 0.05, and virus yield in the infected cell supernatants was quantified by qRT-PCR c and NP expression in infected cells was analyzed by Western blot d at 14 h p.i.
    Full size image
    Remdesivir has been recently recognized as a promising antiviral drug against a wide array of RNA viruses (including SARS/MERS-CoV5) infection in cultured cells, mice and nonhuman primate (NHP) models. It is currently under clinical development for the treatment of Ebola virus infection.6 Remdesivir is an adenosine analogue, which incorporates into nascent viral RNA chains and results in pre-mature termination.7 Our time-of-addition assay showed remdesivir functioned at a stage post virus entry (Fig. 1c, d), which is in agreement with its putative anti-viral mechanism as a nucleotide analogue. Warren et al. showed that in NHP model, intravenous administration of 10 mg/kg dose of remdesivir resulted in concomitant persistent levels of its active form in the blood (10 μM) and conferred 100% protection against Ebola virus infection.7 Our data showed that EC90 value of remdesivir against 2019-nCoV in Vero E6 cells was 1.76 μM, suggesting its working concentration is likely to be achieved in NHP. Our preliminary data (Supplementary information, Fig. S2) showed that remdesivir also inhibited virus infection efficiently in a human cell line (human liver cancer Huh-7 cells), which is sensitive to 2019-nCoV.2
    Chloroquine, a widely-used anti-malarial and autoimmune disease drug, has recently been reported as a potential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drug.8,9 Chloroquine is known to block virus infection by increasing endosomal pH required for virus/cell fusion, as well as interfering with the glycosylation of cellular receptors of SARS-CoV.10 Our time-of-addition assay demonstrated that chloroquine functioned at both entry, and at post-entry stages of the 2019-nCoV infection in Vero E6 cells (Fig. 1c, d). Besides its antiviral activity, chloroquine has an immune-modulating activity, which may synergistically enhance its antiviral effect in vivo. Chloroquine is widely distributed in the whole body, including lung, after oral administration. The EC90 value of chloroquine against the 2019-nCoV in Vero E6 cells was 6.90 μM, which can be clinically achievable as demonstrated in the plasma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patients who received 500 mg administration.11 Chloroquine is a cheap and a safe drug that has been used for more than 70 years and, therefore, it is potentially clinically applicable against the 2019-nCoV.
    Our findings reveal that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are highly effective in the control of 2019-nCoV infection in vitro. Since these compounds have been used in human patients with a safety track record and shown to be effective against various ailments, we suggest that they should be assessed in human patients suffering from the 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
     

    知更鸟

    高级会员
    注册
    2018-06-08
    消息
    1,272
    荣誉分数
    401
    声望点数
    93
    武汉病毒所关于瑞德西维 和氯喹对新冠肺炎效果的体外细胞试验论文。抛开专利之争,希望对人体有效。本人不是医学研究人员,有懂行的看看。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钟南山:疫情拐点无法预测 峰值应在2月中下旬出现
    2020-02-11 23:24:2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武汉2月11日电(记者李伟)11日下午,广东医疗队武汉前方ICU团队与后方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举行远程视频病例讨论会议。钟南山院士通过视频连线说,从目前来看,疫情拐点还无法预测,但峰值应该在2月中下旬出现。疫情拐点由返程高峰的防控情况决定。

    钟南山说,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出一个严格的拐点预测,但通过一些数学模型分析,也结合实际情况来看,现在全国新增病例的速度比原来慢慢有所减缓,南方地区应该2月中旬达到发病最高峰。

    全国返程是否会导致进一步的发病高峰?钟南山认为,不太会有新的更高的高峰,因为延长假期已把潜伏期度过,加上各个城市严格的哨点进行健康监测,如发现有问题,肯定会被隔离。

    钟南山认为,至于武汉的情况,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努力,因为武汉现在每天新增的病例并没有明显减少。武汉首先要做到的是把有病的跟没病的分开。
    “人传人的问题,在武汉仍然没能解决。”他说。

    钟南山认为,危重症病人看起来治疗仍有一定难度,新冠肺炎跟SARS不太一样,治疗还需更多探索。现在的治疗实际上是超越常规的治疗,新冠肺炎有独特的病理特征,抗病毒和抗炎(抗病毒引起的炎症风暴)是两个主要问题。

    “相信有足够的场所,有充足的医生,有较好的防护工具,以及有我们多方面的支撑团队,武汉的情况应该会比较快地改观,但是现在还处于一个相当困难的阶段。”钟南山说。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截至2月11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发布时间: 2020-02-12 来源: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

    2月1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015例(湖北1638例),新增重症病例871例(湖北897例),新增死亡病例97例(湖北94例,河南、湖南、重庆各1例),新增疑似病例3342例(湖北1685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44例(湖北417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30068人。

      截至2月11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8800例(其中重症病例8204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740例,累计死亡病例111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4653例,现有疑似病例16067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51462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85037人。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77例:香港特别行政区49例(死亡1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治愈出院1例),台湾地区18例(治愈出院1例)。

      注:新增重症病例数由当日现有重症病例数减去前一日重症病例数所得。重症病例存在转轻症、死亡等医学转归情况。2月11日,12个省份重症病例数共减少44例,湖北等8个省份重症病例数共增加915例。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1月28日0-24时,31个省(区、市)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1459例
    • 新增重症病例263例
    • 新增死亡病例26例(湖北省25例、河南省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3例
    • 新增疑似病例3248例(包括西藏1例)

    1月2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1737例(西藏首例确诊病例)
    • 新增重症病例131例
    • 新增死亡病例38例(湖北37例、四川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1例
    • 新增疑似病例4148例

    1月3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1982例
    • 新增重症病例157例
    • 新增死亡病例43例(湖北省42例、黑龙江省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7例
    • 新增疑似病例4812例

    1月3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102例
    • 新增重症病例268例
    • 新增死亡病例46例(湖北省45例、重庆市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2例
    • 新增疑似病例5019例

    2月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590例(湖北省1921例)
    • 新增重症病例315例(湖北省268例)
    • 新增死亡病例45例(湖北省45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85例(湖北省49例)
    • 新增疑似病例4562例(湖北省2606例)

    2月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829例(湖北省2103例)
    • 新增重症病例186例(湖北省139例)
    • 新增死亡病例57例(湖北省56例,重庆市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7例(湖北省80例)
    • 新增疑似病例5173例(湖北省3260例)

    2月3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235例(湖北省2345例)
    • 新增重症病例492例(湖北省442例)
    • 新增死亡病例64例(湖北省64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57例(湖北省101例)
    • 新增疑似病例5072例(湖北省3182例)

    2月4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887例(湖北省3156例)
    • 新增重症病例431例(湖北省377例)
    • 新增死亡病例65例(湖北省65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62例(湖北省125例)
    • 新增疑似病例3971例(湖北省1957例)

    2月5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694例(湖北2987例)
    • 新增重症病例640例(湖北564例)
    • 新增死亡病例73例(湖北省70例、天津1例、黑龙江1例、贵州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61例(湖北113例)
    • 新增疑似病例5328例(湖北3230例)

    2月6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143例(湖北2447例)
    • 新增重症病例962例(湖北918例)
    • 新增死亡病例73例(湖北省69例,吉林省、河南省、广东省、海南省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387例(湖北184例)
    • 新增疑似病例4833例(湖北2622例)

    2月7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399例(湖北2841例)
    • 新增重症病例1280例(湖北1193例)
    • 新增死亡病例86例(湖北81例,黑龙江2例,北京、河南、甘肃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10例(湖北298例)
    • 新增疑似病例4214例(湖北2073例)

    2月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656例(湖北2147例)
    • 新增重症病例87例(湖北52例)
    • 新增死亡病例89例(湖北81例,河南2例,河北、黑龙江、安徽、山东、湖南、广西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00例(湖北324例)
    • 新增疑似病例3916例(湖北2067例)

    2月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3062例(湖北2618例)
    • 新增重症病例296例(湖北258例)
    • 新增死亡病例97例(湖北91例,安徽2例,黑龙江、江西、海南、甘肃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32例(湖北356例)
    • 新增疑似病例4008例(湖北2272例)

    2月1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478例(湖北2097例)
    • 新增重症病例849例(湖北839例)
    • 新增死亡病例108例(湖北103例,北京、天津、黑龙江、安徽、河南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16例(湖北427例),
    • 新增疑似病例3536例(湖北1814例)

    2月1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
    • 新增确诊病例2015例(湖北1638例)
    • 新增重症病例871例(湖北897例)
    • 新增死亡病例97例(湖北94例,河南、湖南、重庆各1例)
    •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44例(湖北417例)
    • 新增疑似病例3342例(湖北1685例)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2,066
    荣誉分数
    33,084
    声望点数
    1,393
    教育部:延迟开学抓住三环节 错峰、错区域、错层次
    2020-02-12 16:02:33 来源: 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

    1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表示,目前教育部已经明确要求各地要延迟开学,在开学时主要抓住三个环节:一是开学的环节,要进行错峰、错区域和错层次的开学。二是返校的过程要确保安全、有序、错峰。三是等学生到达学校之后,对于来自不同地区的学生,要采取不同的措施,每一所学校都要按照统一的部署和要求进行消杀方面的准备。(记者高蕾、温竞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