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13轮磋商无果 改成“阶段性”方式继续磋;特朗普和刘鹤于1月15日在白宫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附中英文版本)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1,535
点数
1,393
  • upload_2019-12-16_1-51-13.png


    upload_2019-12-16_1-50-29.png



    北京——特朗普总统在贸易战上的首次退却,把胜利送给了中国的强硬派。这可能会导致一场更持久、更棘手的贸易战,以及中国对经济改革的强硬抵制。

    特朗普上周五概述了中美两国达成的初步贸易协议,协议将推迟对每年1600亿美元中国制造的商品加征新关税,此举原本会让他对中国向美国出售的几乎所有商品征税。他还首次同意大范围降低对中国商品已征收的关税,把对服装和割草机等每年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的关税减半。这对去年曾把自己描述为“关税人”、信奉贸易保护主义的总统来说,是一个惊人的180度大转弯。

    白宫把这个协议称为一场胜利。它说,中国已同意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这让遭受贸易战打击的农民获得了一些必要的缓解。这也意味着,美国经济不会受原来威胁在周日开征的新一轮关税的影响,这轮关税针对的是美国人喜欢购买的中国制造的商品,如玩具和智能手机。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和他的强硬派支持者可能会认为,这个协议表明他们今年春季以来所采取的强硬立场是正确的,当时,中国温和派人士此前与美国达成的协议告吹。从那时起,中国一直要求即使是达成部分的协议,也要包括取消关税。美国官员对这个要求先是反对,后在内部进行了辩论,最后终于答应了。

    从本质上讲,贸易战打了一年半后,中国似乎找到了一个制胜的策略:保持强硬,让特朗普政府自己与自己谈判。
    “那些敦促习近平固执己见、不做出太多让步的民族主义者取得了成功,”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说。“我不把这看作是市场自由主义者的胜利。”

    上周五的宣布让中国在明年或者更远的时间拒绝任何进一步让步的可能性变大了。这似乎证实了许多中国官员的看法:如果市场下跌,或者特朗普在农业州的支持者遭受太多损失的话,他会放弃贸易战威胁。

    甚至在上周五之前,特朗普今年已经四次推迟或取消了加征关税。这种政策变化最终可能会鼓励北京进一步拖延谈判,以达成对中国尽可能有利的协议。

    协议影响可能波及贸易以外的领域。上周五宣布的协议,令中国政府对本土产业支持的讨论就此打住。特朗普政府内部对中国持强硬态度的人士认为,这种支持对美国企业构成了直接威胁。

    更广泛地说,初步协议的达成可能会让已经被削弱的中国温和派进一步边缘化,他们希望北京放松对国内经济的控制。
    西方经济学家警告,臃肿的国有企业正在拖累中国经济,吸走本应流向私营企业的资金和注意力。北京加强控制也可能使美国公司在中国做生意变得更加困难。

    不过,中国更强硬的立场也给习近平带来了巨大的风险。部分出于贸易战所致,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放缓,随着贸易战的持续,经济增长还可能会进一步放缓。美国对中国征收的关税大部分还未取消,大型企业把它们在中国的制造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的压力仍在。

    “习近平的确需要达成贸易协议,这既有经济方面的原因——他需要提振疲弱的经济,同时也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香港中文大学北京政治问题专家林和立说。

    但就目前而言,习近平似乎拿到了一份可能会让中国民众认为贸易战的最糟糕阶段已经过去的协议,尽管一些法律细节仍有待敲定,而且解决起来可能也并不容易。但这项协议的总体框架可能会让中共的强硬派感到满意,他们坚持要求北京不会作出限制中国产业政策的妥协,这些产业政策的目的是把中国变成美国在高科技上的竞争对手。



    习近平似乎拿到了一份可能会让中国民众认为贸易战的最糟糕阶段已经过去的协议。 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七年前,习近平上台后,强硬派如鱼得水。他开始了一场巨大的、由政府主导的投资热潮,以确保中国成为从半导体到电动汽车等未来行业的领军者

    中国一家国有企业为了建造与波音竞争的商用飞机,已在上海郊区建起了110栋建筑,包括大型机库、电脑化设计工作室等。数十个中国城市都在建立由政府补贴的半导体工厂,与美国巨头以及台湾和韩国的企业竞争。

    特朗普政府的贸易鹰派人物和美国商业团体表示,由政府补贴的中国国有企业可能会把国际竞争对手消灭。他们以太阳能组件行业为例,该行业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国有银行几乎无限制的贷款。美国和欧洲的工厂倒闭让中国几乎完全掌控了这个行业。

    但习近平及其支持者坚持认为,中国需要这些受补贴的行业。特朗普今年曾采取措施,以中国公司与侵犯人权或情报收集活动有关的名义,限制中国公司购买美国制造的芯片、软件和其他现代必需品。在中国政府的许多人看来,特朗普的做法凸显了中国对美国的过多依赖。

    特朗普政府曾采取双管齐下的策略来应对中国的产业政策。它的首选做法是让中国同意严格限制补贴。其次,作为一种非正式的反补贴措施,对一系列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以抵消中国对本国企业的支持,并让美国和他国公司在美国有投资和竞争的空间。

    特朗普政府现已不再坚持第一个做法。通过减免关税,政府已表现出新的退让意愿——尽管上周五宣布的关税减半产品中相当多的是低技术产品。

    中国的政府补贴问题曾在早些时候的谈判中占更主要的地位。今年4月,以市场为导向的习近平贸易谈判团队在华盛顿接受了本会让美国保留大量关税、修改一些中国法律的初步妥协,白宫认为那些法律不公平地偏袒中国企业。

    但习近平站到了强硬派那边,他们要求撕毁该协议,重新谈判,因为该协议不包括大范围取消已经征收的关税,而且协议对修改法律的要求被视为侵犯了中国国家主权。

    10月,贸易谈判代表们又达成了一个没有取消关税的初步协议,而北京的强硬派再次要求修改协议,将取消关税包括进去。
    了解中国经济政策制定过程的人士说,随着贸易谈判在过去一周取得进展,中国官员的情绪慢慢地从深感担忧转向谨慎,最终在本周晚些时候,转为欢欣鼓舞,甚至有些怀疑,他们不敢相信强硬派的目标得到了实现。

    即使是对美国的重大让步——中国同意购买更多的农产品——也会增强中国政府的权力。这些采购很大可能由国有企业来进行,从而保护了它们在中国大宗商品贸易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当然,中国的强硬派并并非周五协议的唯一受益者。

    美国企业和农民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里发现,向中国销售从半导体到大豆等各种产品会变得更容易,这将让企业的销售目标和高管的奖金目标更容易实现。

    特朗普本人可能只会受到有限的批评。可能会对特朗普在中国政府补贴问题上退却不满的公司,主要是那些总部设在投票支持民主党的州里,比如加州的技术公司,而这些企业也可能在短期内受益于较低的关税。

    尽管如此,上周五宣布的协议把中国政府补贴其产业的棘手问题推到了将来,这很可能会让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关系在未来几年变得复杂。

    “从长远来看,美国将不得不解决中国政策造成的产业失衡所带来的实际影响,而不仅仅是政治影响,”为中国和美国企业提供咨询的阿伦特—福克斯律师事务所(Arent Fox)国际贸易律师马尔科姆·麦克尼尔(Malcolm McNeil)说。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91216/china-trade-hardliners/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1,535
    点数
    1,393
    upload_2019-12-18_0-29-48.png

    upload_2019-12-18_0-30-27.png


    贸易战鲜有胜利者。但有时会有失败者。而且唐纳德·特朗普绝对是个失败者。

    当然,他和他的团队是不会这样形容与中国达成的临时协议的,他们声称这是胜利。现实情况是,特朗普政府几乎没有实现任何目标;基本上可以说是在宣告胜利后仓皇撤退。

    而且中国也知道。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那样,中国官员对于强硬的谈判策略的成功感到“欣喜甚至难以置信”。

    要了解真正发生了什么,你要去问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他们究竟想通过加征关税实现什么,以及现实是否如此。

    首先,特朗普想大幅度削减美国的贸易逆差。经济学家或多或少都一致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目标,但在特朗普的想法中,当一个国家卖的多、买的少就赢了,没人能说服他。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朗普任职期间,贸易逆差不减反增,从2016年10月的5440亿美元增加到次年10月的6910亿美元。

    特朗普尤其想要消除制造业产品的贸易逆差,尽管他对“伟大的爱国农民”信誓旦旦,但显然他看不起农产品出口。去年夏天,在抱怨与日本的贸易关系时,他冷笑道:“我们给他们送去了小麦。小麦。这不是个好交易。”

    那么现在我们似乎和中国达成了一项贸易协议,其主要实质内容是……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的承诺。

    特朗普的团队还希望制止中国成为世界经济超级大国所做的努力。“中国基本上是企图窃取未来,”一年前,高层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宣称。然而新协议虽然包括了一些保护知识产权的承诺,但未触及中国产业战略的核心,即“推动许多中国公司在全球崛起的庞大补贴网络”。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在贸易上这么畏手畏脚呢?

    从广义上讲,他被宏伟的妄想所蒙蔽。压制一个辽阔且自豪、经济完备并在某些方面比美国还大的国家,美国永远不可能成功——更何况同时还在疏远其他的发达国家,这些国家本可以和我们联手向中国施压,促其改变经济政策。

    从比较细节的层面看,特朗普的贸易战略里没有一样像承诺的那样起效。

    特朗普一再坚称是中国在支付他的关税,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中国出口价格并未下降,这意味着关税落在了美国消费者和公司的头上。如果特朗普没有取消原定于上周日加征的那轮关税,消费者的负担将会大幅增加。

    同时,中国的报复严重打击了美国的出口商,尤其是农民。特朗普也许可以悄悄地蔑视农产品出口商,但他需要那些来自农村的选票——尽管对农业的援助已经是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对汽车业援助的两倍之多,他仍面临失去这些票的危险。

    最终,尽管总体经济增长保持稳定,但关税政策的不确定性显然正在损害制造业商业投资

    因此,正如我所说,特朗普基本上是宣布获胜然后撤退。

    特朗普的贸易失利会在政治上伤害他吗?可能不会。许多美国人无疑会听信这一套把戏,而且反正贸易战从来都不受欢迎。

    此外,投票主要反映的是经济走向,而不是经济水平——不是事情是否是好的,而是它们近期是否正在有所好转。实际上,做一番愚蠢的事,然后在大选前一年停止,可能是个好的政治策略,其实就是特朗普贸易行动的一个合理总结。

    但是,贸易战将带来长期的代价。一方面,特朗普反覆无常所造成的商业不确定性不会消失;他毕竟是做糟糕交易的大师。

    除此以外,特朗普在贸易上的古怪举动还损害了美国的声誉。

    一方面,我们的盟友懂得了不要信任我们。毕竟我们已经成为突然对加拿大征税的国家——加拿大!——还用保护国家安全这种明显站不住脚的理由。

    另一方面,我们的竞争对手懂得了不用惧怕我们。就像朝鲜人一边奉承特朗普一边制造核武器一样,中国人也摸清了特朗普有几斤几两。他们现在知道了特朗普雷声大雨点小,而且在用政治上会给他带来伤害的方式对付他时,他会退缩。

    这些东西很重要。有一个既不被我们以前的盟友所信任,又不被我们的外国对手所惧怕的领导者,将会降低我们的全球影响力,这一迹象才刚刚开始显现。特朗普的贸易战没有实现任何目标,但它成功地让美国再次筋疲力竭。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1217/trump-china-trade/
     

    向问天

    日月神教光明左使
    VIP
    注册
    2012-09-04
    消息
    48,025
    点数
    273
    实际上,做一番愚蠢的事,然后在大选前一年停止,可能是个好的政治策略,其实就是特朗普贸易行动的一个合理总结。

    这个有意思。
    :D
     

    小 篆

    后会无期
    VIP
    注册
    2012-01-25
    消息
    16,194
    点数
    273
    https://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5580?page=1

    谨慎评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成果

    更新于2019年12月18日 04:13 李国刚 , 余智 为FT中文网撰稿

    中美双方分别于12月13日发布声明,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国际社会均对此给予积极评价。我们认为:这一协议防止了中美贸易战的继续扩大对双方与世界经济的不利影响,为下一阶段谈判创造了良好氛围,对此应该予以充分的肯定;但对其结果的乐观评估应该谨慎,不应过分夸大。我们既要看到这份协议的临时性、偶然性,也要看到现有贸易战的规模仍然没有降低多少,深层矛盾没有解决,将来还有恢复乃至提高的可能。更重要的是,不能认为美方的暂时“让步”是“服软了”或者“输了”,认为中方以“买买买”换取暂不进行结构改革是“坚持”赢得的“胜利”;中方第二阶段贸易谈判的重心,应该是改变谈判策略,以主动结构性改革彻底解决中美贸易冲突,促进中国经济自身的健康发展与对外经贸环境的改善。

    第一,从协议的动机看:这一协议的达成在很大程度上是双方特别是美方的临时需要,有较大的偶然性色彩。

    美方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一直强调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问题只是表层问题,双方的“结构性矛盾”才是造成逆差的根源,因而坚持中方进行“结构性改革”是达成任何中美贸易协议的前提,而且坚持双方的协议应该是一次性、全面性协议而分阶段、非全面协议,以“毕其功于一役”。反观中方,对结构性改革的很多内容则一直非常抵触。

    但这次协议的达成超出了一般人的预料:在中方承诺大量进口美国农产品、只承诺进行部分结构性改革的情况下,美方改变了原有的坚持,与中方达成了阶段性的、非全面性的贸易协议。这不是由于美方或中方的根本立场发生了变化,而是双方特别是美方的临时需要。


    对美方而言,大选在即,特朗普担心几个农业州的选票因受中美贸易战拖累而流失(农产品是中美贸易战中美方受到重点打击的产品),同时由于特朗普在国内受到弹劾调查,迫切需要一个协议来为自己做经济上的背书。

    对中方而言对,当前经济发展形势严峻,如果12月15日再被进一步加征关税,导致贸易战的规模扩大,对经济和社会信心都是严重打击,而且极可能导致中美经贸脱钩,因此也需要停战来喘口气。

    因此,目前中美双方都需要这么一个协议来满足当前的需要,因此双方都做出了妥协,达成了这个阶段性协议。但双方实际上都心不甘、情不愿,协议的达成有较强的临时需求与偶然性色彩。

    第二,从协议的内容看:已有贸易战的规模与强度并没有降低多少,而且双方的深层结构性矛盾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贸易战今后仍可能扩大。

    就已有的贸易战而言,美方保持了对第一批、第二批针对中国共计2500亿美元对美出口产品(占中国对美出口一半左右)加征的25%的关税,只是将第三批针对中国1200亿美元出口产品的加征关税从15%降低到了7.5%,中方也只是含糊地表明了中方将会相应地降低部分对美产品的加征关税。而且,尽管中国声称双方将“推动加征关税由提高向降低的趋势转变”,但美方并未做此宣示,仍然保留了以后继续加征关税的权利,这对于市场而言仍然是一种不确定性。

    双方协议的主要内容虽然包含了部分美方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内容,例如知识产权保护与强制技术转让、农业与金融业的市场开放、外汇与汇率制度改革,但这些改革远远没有达到美方的期望,特别是完全没有涉及美方特别关切的中国的产业补贴与国企问题(两者密切相关,因为产业补贴的主要接受对象是国企)。因此,双方的深层结构性矛盾尚未得到很好的解决。美方将来(特别是2020年大选后)很可能以此为由重新恢复乃至升级现有贸易战。

    同时,尽管美方一直强调协议的执行机制,但协议的未来执行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知识产权保护关健在于执行,法律制定得再多,在中国的特殊环境下都可能存在或多或少的执行问题;市场开放的关键也在于操作,名义上的市场开放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也可能遇到这样那样的实际障碍,这在以前也屡见不鲜。美方将来(特别是2020年大选后)也很可能以第一阶段协议执行不力为理由,重新恢复乃至扩大现有贸易战。

    第三,美方的小“让步”不表明美方“服软了”或者“输了”。

    从表面上看,此次协议的签订,是美方做了“让步”与妥协,不再坚持要求中方进行一次性、全面性结构改革。但如果有人据此认为美方“服软了”,或者“输了”,那就太片面了。

    首先,美方只承诺减免部分第三批加征关税产品的7.5%的加征关税,没有其它任何付出,但换取了中国的部分结构性改革与大量农产品的购买,以此可以大量降低对华贸易逆差,可以说是“让步”很小、获益巨大。这是明面上的成本与收益对比。


    其次,还应考虑到另一种可能性:美方基于中方对结构性改革的抵触以及执行协议的以往记录,可能根本不将中方进行彻底结构性改革、认真执行已有协议作为实际谈判目标,而只是将其作为谈判施压手段以及加征关税的筹码。中方的结构性改革与认真执行协议不是美方最终目标,而是达成减少美国贸易赤字、防止中国利用(美方称为“盗窃”)美国技术赶超美国这一最终目标的手段。

    美方可以一方面通过不断加征关税降低中国对美出口,并以此逼迫中国大量购买美国产品增加美国对中国出口,从而达到减轻对华贸易逆差的目标;另一方面通过贸易战及其带来的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将外资包括美资在华企业不断逼出中国,并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以及技术学习,实现中美技术的实质脱钩,防止中国利用(“盗窃”)美国技术赶超美国。美方既然可以这样达到目标,又何必在乎中国是否真的进行结构性改革、是否切实履行已有协议呢?

    因此,无论中国是否真的进行结构性改革、是否真的切实履行已有协议,美方都有其它手段达到其最终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说,美方处于“只赢不输”的位置,不能认为美方这次做了一定妥协与小“让步”,就认为美方“服软了”或者“输了”。

    第四,中方以“买买买”换取暂不进行结构改革也不是中方的“胜利”。

    同样的道理,中方此次继续通过“买买买”(承诺对美大规模采购)、接受既有的绝大部分关税、承诺进行部分结构性改革,换取了暂不进行其它很多结构性改革,似乎通过坚持赢得了初步“胜利”。但这种认知也是片面的。

    首先,中方的“买买买”承诺给自己增加了不必要的负担,也给自己留下了隐患。市场经济、自由贸易的精髓,在于政府不干预市场(维护市场秩序除外),让经济、贸易自由发展。政府承诺对外购买金额,本身就是计划经济的举措,不符合市场经济与自由贸易原则,是本不应该承诺的负担。中国政府屡次对外承诺大规模采购,不仅可能纵容美方今后继续“狮子大开口”,继续提出不切实际的采购要求,也容易在今后因情况发生变化、难以完成采购金额时,给对方“履行协议不力”的理由来升级贸易战。

    其次,我们认为也是最重要的,结构性改革本身符合中国自身战略利益,是实现中美“双赢”的正确选择,拒绝或拖延这种改革对中国自身恰恰是不利的。通过直接或间接补贴、本币对外币的币值低估来促进出口,降低了出口价格,恶化了自己的贸易条件,不利于本国利益;通过补贴方式促进国内产业发展,不仅会扭曲资源配置,也很难产生真正的发展效率,在现行体制下更容易滋生欺骗、造假与腐败行为;依靠补贴促进国企发展做大,不仅给其它企业造成不公平竞争,也不会带来真正的效率提高;知识产权保护不力、长期依靠它国的技术转让,也会降低本国的技术创新动机,不利于本国高新技术的发展。

    在对外经贸体制、产业发展体制、国有企业体制、知识产权体制方面进行结构性改革,不仅可以回应美方与欧盟、日本的诉求,从根本上化解中美贸易摩擦,改善中国与整个国际社会的经贸关系,也符合中国自身的战略利益,是实现中美双赢的正确选择。因此,拒绝或拖延这种改革,不仅不是中方的“胜利”,反而对中国自身发展是不利的。更不用说为此所付出的被征收高关税的代价,以及可能造成的中美脱钩风险了。

    第五,中方应以主动的结构性改革推进中美第二阶段贸易谈判,彻底解决中美贸易冲突,并改进自身发展机制。

    中国应该以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达成为良好开端与契机,积极推进第二阶段的中美磋商与谈判。中方应该从战略上、从更深的层级上,认清结构性改革不仅符合美方利益,也符合中国自身的战略利益,是中国自身改革开放、经济进一步市场化的内在要求。

    基于此,中国应适时改变第一阶段的谈判策略,不再对结构性改革报抗拒心理,不再以计划经济模式的“买买买”拖延甚至拒绝结构性改革,也不要让外部世界以关税大棒逼迫自己,逼一点、改一点,以“挤牙膏”的方式被动进行结构性改革。“以外部压力倒逼改革”,可以成为民间对改革进程的客观描述,但不应该成为官方的主动战略选择或借口。

    官方的正确选择应该是:主动进行结构性改革,使自己的经济体制与外贸政策更加符合世界主流体系。这样不仅可以推进中美第二阶段贸易谈判,推动双方全面撤销所有加征关税,全面结束中美贸易战;也可改善与其它发达国家的经贸关系,优化自己的外部整体发展环境;还可以进一步改进自身的发展机制,释放内部经济活力,促进经济更健康的发展,可谓“一箭多雕”。

    有人认为,中美贸易战是“持久战”,中方应该着眼于“长期抗战”。我们不认同这种判断。贸易战拖得越久,其造成的直接或间接冲击(如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带来的冲击),不仅会对中方的短期发展带来严重不利影响,也完全可能导致中美脱钩甚至中国与发达国家整体脱钩,影响中国的整体对外开放与长期发展。如果中方从战略上认清结构性改革对内、对外的重要性,主动以结构性改革化解中美贸易摩擦,在短期内化解中美贸易战是完全可能的。中美贸易战是长是短,在很大程度上是中方自己可以把控的,取决于中国自身的战略选择。
     

    lindamy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7,912
    点数
    373

    总结亦之视频中的主意观点。
    贸易战打到现在为止,双方结果如何看?首先看发起人的目的是否达成?

    1. 逆差从开打前的3750亿增加400多亿,达到4190亿。

    2.制造业回归美国:完全没做到。

    3.增加关税是否有效?短期看增加的关税由厂家和美国消费者共同支付。长期看,超过一年后,中国大量企业搬离,前往美国,越南,菲律宾,印度等,说明美国的大棒奏效,否则基本由美国消费者分担。

    4.美国增税的大棒基本已经发挥到头,无法复加,只有减免。

    5.开放金融市场对中国公司融资,利用外国资本有利。

    6.加强知识产权,没有达到美国介入监督的目的,中国承诺自我改善。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未来发展非常必要,因为今后中国的方向主要在高科技,而不是以前的劳动力密集产业,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势在必行。

    7.美国在贸易战中受到的伤害:
    盟友不再信任,
    敌人不在畏惧。

    纽约时报的文章明确指出了贸易战的各方得失。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1,535
    点数
    1,393
    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2019-12-21 00:45:08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2月20日电 国家主席习近平20日晚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特朗普表示,美中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对于美国、中国和整个世界都是一件好事,美中两国市场和世界对此都作出了十分积极反应。美方愿同中方保持密切沟通,争取尽快签署并予以落实。

      习近平指出,中美两国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达成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当前国际环境极为复杂的背景下,中美达成这样的协议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有利于整个世界和平和繁荣。

      习近平强调,开展中美经贸合作为中美关系稳定发展、为世界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现代经济和现代技术把世界连成了一体,中美利益更加交融,双方在合作中会出现一些分歧。只要双方始终把握中美经贸合作互利共赢的主流,始终尊重对方国家尊严、主权、核心利益,就能够克服前进中出现的困难,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推动中美经贸关系向前发展,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习近平强调,我们对近一段时间来美方在涉台、涉港、涉疆、涉藏等问题上的消极言行表示严重关切。这些做法干涉了中国内政、损害了中方利益,不利于双方互信合作。希望美方认真落实我们多次会晤和通话达成的重要共识,高度关注和重视中方关切,防止两国关系和重要议程受到干扰。

      特朗普表示,我期待有机会通过各种方式与你保持经常性沟通。我相信我们两国能够妥善处理分歧问题,美中两国关系能够保持顺利发展。

      习近平表示,我愿继续通过各种方式与你保持联系,就双边关系和国际问题交换意见,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两国元首还就朝鲜半岛局势交换意见。习近平强调,要坚持政治解决的大方向,各方要相向而行,保持对话缓和势头,这符合各方共同利益。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1,535
    点数
    1,393
    与特朗普通话 习近平称美国干涉内政
    2019年12月21日 05:48
    • 美国之音

    2019年6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大阪G20峰会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双边会谈。

    华盛顿 —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特朗普称在从贸易到朝鲜和香港等问题上取得了进展,但中国媒体表示,习近平指责美国干涉中国内政。

    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与习近平的通话。中国官媒表示,习近平是应特朗普的要求与他进行了交谈。

    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与中国的习主席就我们的重大贸易协议进行了很好的交谈。中国已开始大规模采购农产品及更多。正在安排正式签署。还谈到了朝鲜,我们正在与中国合作,还有香港(进展中!)”

    Had a very good talk with President Xi of China concerning our giant Trade Deal. China has already started large scale purchaes of agricultural product & more. Formal signing being arranged. Also talked about North Korea, where we are working with China, & Hong Kong (progress!).

    —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December 20, 2019

    中国官媒新华社在报道中表示,习近平对特朗普说,中国对美国在台湾、香港、新疆和西藏等问题上的“消极言行”表示严重关切。

    新华社表示:“这些做法干涉了中国内政、损害了中方利益,不利于双方互信合作。”

    美国呼吁中国关闭新疆地区的大规模拘留营,并对香港示威者受到的待遇表示关注。中国对此表达了不满。

    新华社指出,习近平“希望美方认真落实我们多次会晤和通话达成的重要共识,高度关注和重视中方关切,防止两国关系和重要议程受到干扰。”

    在美国最关心的朝鲜核问题上,新华社称,习近平向特朗普强调,各方应在朝鲜问题上寻求政治解决,“各方要相向而行,保持对话缓和势头,这符合各方共同利益”。

    随着朝鲜为美国设定的重启谈判最后期限逼近,朝鲜警告说,收到什么样的“圣诞礼物”将取决于美国自己。特朗普和金正恩举行了三次峰会,但未能就解除对朝鲜制裁以换取平壤无核化协议达成一致。

    中国和俄罗斯本周提议联合国安理会解除对朝鲜的部分出口禁令,以鼓励华盛顿与平壤的无核化谈判。

    作为回应,美国国务院表示,联合国安理会不应考虑对朝鲜“过早解除制裁”,因为朝鲜“威胁要升级挑衅,拒绝会面讨论无核化”。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1,535
    点数
    1,393
    商务部:中美双方正就协议签署等后续工作密切沟通
    2019-12-26 16:57:38 来源: 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26日表示,目前中美双方正在履行法律审核、翻译校对等必要程序,并就协议签署等后续工作密切沟通。如有进一步消息,将及时发布。(记者王雨萧、陈炜伟)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11,535
    点数
    1,39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economy/initial-us-china-trade-deal-has-major-hole-beijings-massive-business-subsidies/2019/12/30/f4de4d14-22a3-11ea-86f3-3b5019d451db_story.html

    upload_2019-12-30_22-48-0.png


    President Trump’s trade deal with Beijing leaves untouched the marriage of business and government known as China Inc. that American executives for nearly two decades have said tilted global markets against them.

    Trump insisted for months that he wanted to resolve all outstanding trade issues with China in a single, comprehensive accord that would refashion the Chinese state’s economic role. As late as September, he rejected talk of a partial agreement, saying instead that he wanted “the big deal.”

    The two sides discussed industrial subsidies in the early rounds of negotiations over an agreement that exceeded 150 pages. But Chinese officials resisted making structural changes, and by the time officials settled this month on an 86-page partial accord, any commitments to reduce subsidies had been excised.

    Chinese steel mills, solar panel manufacturers, electric battery developers, shipbuilders and oil producers all benefit from a vast web of government support. Officials in Beijing arm Chinese companies against their foreign rivals with discounted loans from state banks, cheap land, low-cost electric power, and cash infusions from officially approved investment funds.

    “The Chinese effort is dogged, long-term and very well-funded,” said John Neuffer, chief executive of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 “That’s why the subsidy issue is such a big one for us.”

    Under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who lacks his predecessors’ enthusiasm for the free market, the state spigot has gushed aid. China now devotes more than 3 percent of its annual output to direct and indirect business subsidies — a share of the economy that is roughly equivalent to what the United States spends on defense, according to economist Nicholas Lardy of 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a nonpartisan research group.

    Some of that aid is similar to program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advanced nations, encouraging companies to retrain workers, use less energy or otherwise support government goals. But much of it is divorced from any consideration of profit and loss. So it fuels excess production of goods like steel, which spill into global markets, depressing prices and making it hard for American companies to compete.

    Trump last year imposed tariffs on steel after the Commerce Department warned that the U.S. share of global production had fallen by nearly two-thirds since 2000, under pressure from heavily subsidized Chinese mills. At the same time, signs that China was lavishing state aid on efforts to supplant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global leader in advanced technology triggered Trump’s decision to launch his trade war with Beijing.

    Subsidies are marbled throughout China’s state-led economy. For Chinese leaders, they are a principal tool of economic management, allowing them to steer credit, land, energy and other resources to favored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s well as private companies that Beijing sees as strategic.

    Whatever the cost, Beijing’s aid gives Chinese companies an important edge in other markets. Peter Navarro, the president’s principal White House trade adviser, calls state subsidies one of China’s “seven deadly sins,” which must be cured before the two countries can enjoy normal trade ties.

    In a 215-page report last year, which kicked off Trump’s trade war with China, Robert E. Lighthizer, the president’s chief trade negotiator, identified government financial support as a key element in China’s plan to overtake U.S. technology leadership. China is “grossly subsidizing and taking over our markets,” he complained this summer before the Senate Finance Committee.

    But this massive program of government assistance has proved a double-edged sword for China. State help enabled Chinese manufacturers to dominate markets for products such as auto parts, but it also has left the economy riddled with unprofitable “zombie” firms and suffering from pervasive inefficiency, economists said.

    “These subsidies are being directed in ways that are really distorting. They are not being directed to dynamic firms,” said Loren Brandt, an econom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

    Indeed, state-owned firms have become steadily less profitable as they have gotten bigger. Over the decade to 2017, the biggest state-owned enterprises nearly quadrupled their assets. But their returns fell to 2.6 percent from a peak of 6.7 percent in 2007.

    Even as they underperform, state companies continue to enjoy easy access to loans from state banks. Meanwhile, private companies with brighter prospects often struggle to obtain credit.

    “A lot of money’s getting wasted. There’s a massive misallocation of resources in underperforming state companies,” said Lardy, author of “The State Strikes Back: The End of Economic Reform in China?”

    White House officials have acknowledged that some key issues remain unresolved. Lighthizer has said “a lot of hard things” have been left to future talks, which most analysts say will be arduous and unlikely to bear fruit before the November election.

    Bargaining over industrial subsidies is expected to be particularly tough.

    Though Trump launched the trade war to get China to change practices including its numerous subsidies, the commercial conflict has only convinced Xi to accelerate efforts to become self-sufficient — no matter the cost.

    “The hard-liner view — they’re the ones who seem to have Xi Jinping’s ear or this is the way Xi thinks himself,” said Brandt. “But it’s clear that the more reformist constituency has lost out.”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prohibits subsidies that are directly linked to exports or that require the use of domestic goods. The U.S. has won at least three disputes over Chinese subsidies before the global trading body, including in 2011, when China agreed to halt a program of wind turbine subsidies after U.S. complaints.

    But the WTO rules are poorly designed for a nonmarket economy of China’s size and importance to global trade. One problem is keeping track of the subsidies, which are often hidden or indirect.

    Chinese makers of aluminum products appear to be driven by profits. But they benefit from government policies that provide cheap energy to the smelters that produce aluminum and from export limits that lead to a domestic glut, which keeps aluminum prices down too.

    “They can be really effective selling into the U.S. or Europe,” said Chad Bown, another Peterson economist. “It’s just that all of their inputs are subsidized.”

    After China labeled shipbuilding a strategic industry in 2006, the government funded several new shipyards and an array of subsidies that saved the industry up to $4.5 billion over a six-year period, according to research by economist Myrto Kalouptsidi of Harvard University.

    China quickly doubled its market share from roughly one-quarter of world ship orders to half, grabbing business from Japan, South Korea and Europe. Only after analyzing shipyards in several countries and ruling out alternative explanations was Kalouptsidi able to estimate the extent of Chinese subsidies.

    “It is practically impossible to explain the rapid increase in China’s market share” without fingering subsidies, she wrote in a 2018 paper.

    Under WTO rules, the U.S. can impose steep tariffs to counteract the effects of a trading partner’s subsidies if they injure American companies. The administration has stepped up its use of trade remedies to counter Chinese subsidies, hitting in the past two months imports of steel staples, diamond saw blades, hardwood lumber and ceramic tiles with defensive levies of as much as 356 percent.

    About 10 percent of all Chinese imports — more than $50 billion worth of goods — now face countersubsidy or anti-dumping tariffs, according to Bown. That is apart from separate levies the president imposed on $360 billion in Chinese products over the past 18 months.

    Using such tariffs offers little prospect of success, though, against China’s multipronged effort to promote its domestic semiconductor industry.

    Chinese central and provincial governments have earmarked about $100 billion for equity investments, credit lines and various grants over the next five years so China will become by 2030 the global leader in an industry now dominated by U.S. firms.

    Private equity funds backed by the state are funneling cash into China’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helping build and outfit dozens of new fabrication plants. There are now more than 1,600 of these “government-guided funds,” commanding a total of $570 billion, according to Zero2IPO Research Center, a Beijing-based consultancy.

    Unlike traditional private equity investors in the U.S., these Chinese funds are willing to accept subpar returns to meet government goals.

    Two Chinese companies — SMIC and Tsinghua Unigroup — derive more than 30 percent of their annual revenue from government payments. Yet they offer their government investors below-market returns, according to a new study by 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Paris.

    Such investments are “probably among the hardest forms of support to identify and quantify,” the OECD concluded.

    Despite years of free spending, Chinese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ers remain far behind the U.S. state-of-the-art. Even failed industrial policy, however, can distort global trade flows and hurt non-Chinese companies.

    While the U.S. industry retains a solid lead over aspiring Chinese rivals,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s Neuffer says the administration needs a broader response. Along with combating Chinese trade practices, the U.S. should be emphasizing workforce development, competition policy and opening other markets overseas.

    “We need an affirmative agenda, too,” he said.
     

    lindamy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7,912
    点数
    373
    时事大家谈:北京至今沉默,美中协议到底签与不签?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宣布,美中两国将在2020年1月15日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一个星期过去了,北京沉默不语。此前香港南华早报披露,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将率领中方代表团于1月4日开始访问华盛顿,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刘鹤显然并未成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曾在美中宣布达成协议的当天表示,双方计划于2020年1月的第一个星期签署协议,现在看来这个计划不可能实现了。美中协议最后卡在哪里?为什么看起来像是特朗普急而习近平不急?这项交易有没有最后破局的可能?

    主持:许波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中国经济学者胡星斗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200106-voaio-beijing-does-not-respond-to-trump--call/5233776.html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