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原创小说《天眼》----- 连载

小狗宝宝

Moderator
注册
2002-04-15
消息
2,564
点数
0
  • 好奇怪阿
    你怎么会对锁这么有研究呢?

    你在那里找到的资料啊?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几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平壤。平壤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宏大而美观的,当平壤火车站巨大的墨绿色格子窗缓缓滑行进入视野,我知道这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了。出了车站,迎面是一幅巨大的画像,导游告诉我们,这上面写着:“二十一世纪的太阳是金正日将军”,以后这种画像和口号,我们会常见。
      
      坐上了旅行社的大客车,大客车在空旷寂寥的林荫道上飞奔。据说平壤的人均绿化面积据导游讲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当然,谁也没有相关的资料来加以支持或者反驳。导游按惯例介绍着平壤的历史、文化风俗,名胜古迹,而我和赵颖则欣赏着平壤市区的风景。车窗外飞快地闪过整齐划一的绿色树木、稍显单调的居民楼,一个个穿着淡灰色呢子制服裙的女警察。
      
      朝鲜最好的饭店是大同江饭店,邓小平曾下榻于此。我们住的平壤大饭店,排名第二,因为我们到了这里,都是大款,朝鲜官价人民币对朝币的比例是四比一,而实际上在黑市,正好反过来。
      
      拿到钥匙以后,服务员把我们带到了房间,我们住的房间还比较大。陈旧的实木地板上铺着薄薄的地毯。不起眼的旮旯里撒了一点药,要对付的不知是蟑螂还是蚂蚁。房间里配备了松下的窗式空调、东芝的彩色电视机。其他设施上的商标好象被仔细地弄掉了。暖水瓶上的如下一段英语让我猜到了它的产地:BAOWENPING。安顿好以后,导游敲门进来要走了我们的护照。因为无论外国人还是本地人,居住在平壤是需要获得批准的,我们的护照因此必须另盖个章。
      
      我和赵颖在房间里商量了一下下一步如何进展,然后下楼去吃饭。吃饭的时候,赵颖利用韩语熟练,跟服务员套起了近乎,先是聊起了朝鲜的历史,继而又开始恭维朝鲜的民族工业,最后把话题转到了制锁业的李氏家族上面。不过这一切都是赵颖事后告诉我的,当时我自知一句都听不懂,只是低头吃饭,而且我也确实饿了。
      
      服务员并不知道李氏家族的情况,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她提供了我们一个重要的消息:
      
      朝鲜战争中,平壤被夷为平地。战争结束后金日成回到平壤,有人建议在市中心建一个政府大厦之类的建筑,金没有同意。他说平壤是人民的平壤,朝鲜是人民的朝鲜;朝鲜劳动党和朝鲜人民政府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市中心这块宝地也应该用来为人民服务,于是他下令建了一座人民大学习堂。
      
      这座人民大学习堂里有许多间阅览室,一个阅览室对应一个科目。对普通老百姓开放。每个阅览室的边上都有一间答疑室,里面坐着这方面的朝鲜专家。如果遇到疑问,任何一位读者都可以进去咨询。答疑室中配有电话,号码是公开的,可以对外地读者进行电话答疑。
      
      赵颖问作为外国人是否可以到那里查资料或答疑,服务员说她也不知道。但无论怎样,这个消息也足够让我们兴奋的了。于是赵颖向服务员问了人民大学习堂的详细地址,并把她们刚才的谈话翻译给我听。
      
      吃完饭,我们兴冲冲回到了房间。平壤大饭店的规模有点像北京饭店的贵宾楼。长长的过道两旁都是客房,但是非常奇怪,他们的过道里不开灯,我们两人一时兴奋,没有记住自己的房间位置。害得我和赵颖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房间,因为我不抽烟,所以也没有打火机来照明。后来我们发现他们白天过道里也是不开灯的,因为朝鲜的电力供应紧张的原因,于是我们也学聪明了,记住我的房间是第几个,这样每次回去就不用瞎找了,当然,这是后话。
      
      第二天是星期天,非常幸运的是这天是虽然休息日,但是人民大学习堂并不休息。按照头天晚上我们商量好的,一大早赵颖就给导游打电话,说我可能有点着凉,头疼得厉害所以不能去参观,而她也要留下来照顾我。导游拿了些药上来看我,要我好好休息,顺便还给我们已盖好章的护照,并叮嘱我们没事不要出去乱走,然后就带团出发了。
      
      见旅行团的大轿子车开出了停车场,我和赵颖换好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拿着服务员给我们的地址溜出了酒店。
      
      人民大学习堂离我们住的地方并不远,估计大约三公里的左右。我们步行了二十分钟,来到了平壤市中心这座很有名的建筑前。这座建筑气势非常雄伟,是典型的苏式结构,门前一排大理石柱子,很像我们的人民大会堂。
      
      赵颖找到了和机械制造有关的阅览室,非常幸运,进门的时候并无人阻拦。这里的资料果然很全,很快我们就查到了制锁业李氏家族的资料,根据资料显示,在韩战以后,李氏的继承人李朴奂被分配到了一家工厂,享受专家级的待遇。工厂的名字只是一个发音,没有实际意义,类似于我们的光明、曙光之类,所以无法根据名字判断出这家工厂究竟是做什么的。
      
      现在所差的就是地址了,我们到了这间阅览室的答疑室,朝鲜人果然是非常的好学,已经有几个人在前面排队,我们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轮到了我们。赵颖没有隐瞒,直接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并且拿出了社长为我们准备好的中英韩文对照的介绍信,上面还加盖了赵颖求郑所长才盖来的公安部的图章。
      
      答疑老师非常的客气,打了一个电话之后让我们等候一下,十几分钟之后,当电话再次响起来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们李朴奂的现住址。
      
      千恩万谢的出了答疑室,我们两人激动的心情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虽然我知道朝鲜还是一个很传统的国家,但是我还是在大厅里一把抱起赵颖,原地转了三个圈。周围的人都驻足好奇地观看我们,害得赵颖被我放下来的时候,脸红得像一个熟透的茄子。我们俩相视大笑,牵著手飞快地跑出了大厅。
      
      心情爽得象脱了缰的野马,想到困扰了我们几个月的谜底终于要揭开,我们不由得兴奋。红木盒子还被我锁在酒店的保险柜中,我们两人一路小跑回到了酒店。取出了盒子,赵颖又向服务员问清了李朴奂的住址如何走,我们当天下午赶往李朴奂的住处。
     

    perryjing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5-07
    消息
    200
    点数
    0
    平壤市非常奇怪,交通工具只有地铁和公共汽车。没有出租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可能老百姓日常是不会坐的,但是街上连一辆自行车也没有,就有点奇怪,事后我听导游介绍才明白,吸取了北京交通混乱和市容差的教训,平壤作为首都,使用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是违法的。

    我们坐了几站地铁,又倒了两次公共汽车,一个小时以后,终于来到了李朴奂的住处。这是一片专家住宅区,楼房盖得宽敞、明亮。开门的就是李朴奂本人,我们说明了来意之后,老人自报姓名说他就是李朴奂。

    我不由得暗自打量这位可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位可以帮助我打开这个红木盒子的老人,他大约七十多岁年纪,一头花白的头发,但是面色红润,气色很好,眉宇间一股英气,这种感觉是我从很多朝鲜人眼睛里都读到过的,应该是出自于对与国家和民族的一种自信。老人流着一缕银白的胡须,梳洗得非常干净、整齐,身穿一身纯白色的便服,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一种矫健,毫无老态龙钟之气,要是单看动作,根本不会看出他已是一位古稀老人。

    进门后老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赵颖,是练家子吧?赵颖非常奇怪,反问老人怎么看出来,老人笑了笑,说他练了一辈子,怎么会看不出来!怪不得我总觉得老人有一种异常矫健的感觉。

    没想到见到老人以后的谈话是从这里开始,他们一边聊,赵颖不时的给我翻译。聊了一会儿,我们进入了正题,由赵颖充当翻译,我向老人叙述了事情的经过,并且讲出了我寻找开锁的历程。为了和老人套近乎,我特意讲起了我见过苏州张家的后人,并告诉他张家的先祖曾是李氏先祖的徒弟。

    听到这里,老人表示他知道此事,并说听他父亲讲过,他先祖曾经有两个非常聪明的中国徒弟,但是由于始终没有适应高丽的师徒制度,回国的时候也没有学全手艺。

    这时我突然想起在来平壤的路上导游向我们介绍朝鲜风俗的时候曾经讲过:在朝鲜,教师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教师的尊严不能受到任何损害。在教授过程中,教师没有义务根据学生是否听懂而改变教学计划。如果一个学生的问题让教师不能答复,这就是对教师的侵犯。因此所有问题只能在有所控制的情况下提出,请教师选择答复。教师没有必要解释、实际上一般也不解释为什么会答复某些问题而对其他问题却不予理睬。

    想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什我在苏州见张老的时候,他说他先祖未能学全手艺。看来朝鲜的封建礼教,远比中国强烈。上千年来,朝鲜作为中国的属国,对中华文学教化向来仰慕,所以在学习的时候不免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之势。

    最后详细说到这个盒子的时候,我从包里取出了红木盒子递给了老人。老人见到这个盒子的时候一愣,随即说了一句话,我并不能听读,但我看赵颖的时候发现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一愣。我向赵颖询问。

    赵颖翻译过来说老人这句话的意思是:“没想到先祖的这两件杰作,我到今天算是全见识了。”

    听了这句话,我也是不由得一怔,随即问道:“老人家,您这句话何解?”

    赵颖把我的话翻过去,老人伸手抚摸了盒子良久,才说道:“传说先祖做过一对这样的盒子,后被清人掠去,不知所踪,半年以前,我见过一个和这样一模一样的盒子。”

    “半年以前?”我奇道。

    “对,就是半年以前,是台湾故宫博物院派人送过来的。”老人答道。

    赵颖把这句话翻给我听以后,我顿时想起在北京故宫见到的张主任曾说过的故宫文物的三次流失,张主任所言果然不虚。只是不知道此时我们手中这个盒子的来历。

    只听的老人继续说道:“半年以前有几个国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找到我,说是台湾故宫博物院通过国家政府机关,恳请朝鲜政府帮助他们打开一个盒子,于是他们找到了我。”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盒子?”我问道。

    “据他们讲,那个盒子之中藏有中国大清康熙皇帝的遗诏,由于这些年来学术界对于雍正夺嗣之说争论甚是激烈,所以故宫博物院一直准备将康熙遗诏公布出来。只是因为这个盒子的钥匙在当年国民党从大陆撤到台湾之际,并没有从故宫之中找到,所以才拖延至今,他们虽然找寻过很多锁匠,但都未能打开,所以最后找到了我。”

    老人说到这里,我想起这些年史学家一直争论不休的关于雍正夺嗣的疑案,前几年我们社里还专门以此为内容写过一个报道,是我和高阳联手采访的,但是这篇报道对此疑案的结果也并没有确切的结论,只是叙述多位史学家的考证而已。

    想到这里,我的好奇心不由得被勾起,问老人道:“盒子您可打开了,里面的遗诏是如何交代的?”

    老人听完赵颖的翻译,叹了一口气,看到老人的这种表情,我不禁心中一紧。只听的老人继续说道:“先祖的技艺真可谓巧夺天工,这件事由于牵涉到国家的荣誉,所以政府部门对我的工作是大力支持,为我提供了多方便宜,但是即使是这样……”

    听到这里,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插嘴问道:“结果怎么样?”

    “我为了打开此锁,花了几乎有两个月得时间来制造特制的工具,又花了足足有三个月的时间,才将此盒的三层暗锁全部打开。这是我这一辈子开过的最复杂的机械锁。”老人答道。

    听完了这段话,我一颗绷紧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于是马上想到祖父留下来的秘密终于可以知道了。想到这里,我转头看赵颖,只见她也是一脸欣喜的笑容。

    这时候我想起康熙遗诏的事情,问老人道:“里面可有遗诏,上面是如何写的?”

    老人听到这里,突然一下子面带怒容,愤愤地说道:“这帮台湾人真不是东西,盒子打开以后,康熙的遗诏果然就在其中,由于我不懂中文,问他们上面是如何书写的,他们居然并不告诉我!只是简单表示感谢以后就匆匆走了。”

    我和赵颖对视了一眼,也均觉的那一帮台湾人的做法不妥。赵颖安慰了老人几句,老人挥了挥手,说道:“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说说你们的盒子吧。”

    我当下把盒子的来历详详细细、毫无保留的向老人介绍了一遍,并且告诉老人我们已经打开了盒子的第二层,现在仅剩下第三层没有开启。最后我问老人开启需要多长时间。这时候我非常担心的是如果开启盒子所需的时间过长,象老人所说的几个月,我和赵颖是绝对等不了的。

    老人笑了笑,说道:“你们算是运气了,先祖的这份手艺到我曾祖那一代已经失传。如果我不是半年前开过同样的锁,就算你们现在找到我,没有政府部门的帮助,制作不出那些特制的工具,再长时间我也打不开盒子的第三层。”

    我有一次问道:“那些工具您可曾保留?”

    老人答道:“工具还在我这里,由于开过一次,我已经找到了窍门,现在我来开启这第三层,用不了多少时间。”

    “那么大概您需要多久的时间?”我问道。

    老人想了一想,说道:“这第三层的锁里有数道机关,锁芯中套有锁芯,并且和自毁装置联合到一起,所以需要费点时间,此外,在开启最后一道机关的时候,最好还需要一个会开锁的人做帮手来配合,这样可以大大加快速度。”

    “我就会开锁,只是功夫没有您那么好。”赵颖毛遂自荐道。老人听到以后表示诧异,于是问了赵颖几个问题,赵颖回答以后老人表示满意,于是说道:

    “那就这样吧,盒子放在我这里,给我两天的时间,我把除最后一道机关以外的机关全部打开,后天下午,你们再来我这里,我们一起把最后一道机关打开。”

    我和赵颖表示同意。事情搞定以后,大家都是心情很轻松,赵颖和老人又聊起两人都感兴趣的功夫,对此我也是很感兴趣,谈到兴浓之处,老人把我们带到他家花园里的空场里,亲自为我们表演了一套韩国功夫,直看得我和赵颖拍手叫绝。

    最后老人表示要留我们在这里吃晚饭,我们没有接受,因为我们还要在导游回来之前赶回酒店。

    接下来的两天,我和赵颖都是如坐针毡,不过所幸的是平壤风景秀丽,旅游景点甚多,这里的异国情调又很吸引我们两人。我们跟着旅游团分别参观了位于平壤名胜绫罗岛上的五一体育场;矗立在万寿台丘岗之上的千里马铜像;以及坐落于景色秀丽的牡丹峰山麓的凯旋门,据说此建筑是在金日成同志的70寿辰之际建立的,其高度比法国巴黎的凯旋门还要高10米。

    第三天,我和赵颖又故计重施,没有跟团旅游,而是留在了酒店。当天下午,我们又一次来到了李朴奂老人的家里。

    老人开门以后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他的工作室,只见整间屋子里面是有一张大工作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奇型怪状的工具,我们的盒子也放在上边。屋子里面除工作台和几张椅子以外,只有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作为装饰。

    老人指着墙上的一张奖状对我们介绍道:“这张奖状就是上次他帮助台湾故宫博物院开所以后,政府颁发给他的。”我们走上前去细看,果然奖状上说的就是此事,还加盖着平壤市政府的大红章。

    我们非别坐下以后,我问老人道:“老人家,事情进展得如何?”

    老人指了指桌上的盒子,说道:“非常顺利,除最后一道以外,所有机关都已打开,现在就等你们来了!好了,我们开始吧”

    当下老人开始向赵颖讲述如何一起配合的秘诀,不过当时我是听不懂的,只能猜想,赵颖事后才告诉我。我当时只见赵颖听得极其专心,不时地点头,偶尔会问一两个问题,老人也是耐心地反复讲解。随着赵颖脸上疑惑的表情越来越少,我知道真正的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然,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只见两人分别拿起两根桌上的工具,并且同时一起小心翼翼的插入盒子的第三层锁芯。这四件工具的模样奇怪之极,简直可以用怪异来形容。如果单凭嘴说,而不是亲见的话,很难准确的描述出这四件工具的外形。

    如果非要描述的话,这四件工具的形状大概是这样:首先,这四件工具的外形如出一辙,在我看来形状几乎完全一样,但是可能细部会有细微的差别,但是这就不是我这个外行能够观察出来的了。其次,它们的尺寸非常的细小,大概只有细铁丝般粗细,但是看来硬度很高,而且并不是一根直的铁丝,最下端曲里拐弯,上面还有很多凸起,如果形容的话,我觉得有些像钓鱼用鱼钩上面的倒刺,但又不完全一样。

    现在两人正在用这四件奇形怪状的工具同时伸到盒子第三层的锁孔里面,在做细微的运动。先是老人的左手,再是赵颖的右手,然后是赵颖的做手,随后又是老人的右手,此起彼伏,就象是舞蹈一样,煞是好看。但是他们二人显然并没有我这个在旁边看的人轻松。虽然天气并不热,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凉爽,两人的鼻尖已经是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在旁边看了很久,刚开始还由于新奇之故,看得津津有味,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还是在没完没了的重复这个动作,我开始有些烦了,又由于昨天玩得实在太累,晚上因为想到第二天盒子就要打开,兴奋的和赵颖睡不着觉,所以这时候一阵倦意向我袭来,我坐在椅子上渐渐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一下子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只见他们两人还在工作。但是从他们的表情我可以看出来,他们已经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时候只见赵颖的头发已被汗水打湿,另外又有汗水从脸颊流淌下来,也顾不得拂拭。他们手中的动作已经远不像刚开始那么快,而是越来越慢,越来越轻,突然,他们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时候,只见两人表情异常凝重,老人向赵颖缓缓的点了点头,赵颖把脸颊凑到肩膀上擦了擦汗,然后点头表示准备好了。我由于不敢打扰他们,也不敢冒然过去帮助赵颖擦汗。

    两人停了大约半分钟左右,老人开始轻轻地说出一个单词,这个词我听懂了,是韩文一二三四的“一”,停顿一下,老人又轻轻地数到“二”,然后是再次停顿,等到老人口中的“三”字一出口,只见赵颖的双手随着这个“三”字猛然往下一压,同时老人的双手向上猛然一抬,只听得“喀”的一声轻响,我以为盒子的第三层已经打开。

    但是看到他们的表情,我知道还没有。这时候他们的表情几乎到了可以说是极其凝重的地步,只见老人又一次向赵颖缓缓地点了点头,而赵颖则分别用左肩和右肩各擦了一下两颊的汗水,然后如下定决心一般,使劲儿的点了点头,我这时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坚毅的表情。这时候我也不禁是双手均是汗水。

    又是停顿了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老人向赵颖问了一句什么,然后赵颖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时候老人开始数数,不过这一次数得很快,当老人的“三”字一出口,两人同时动作,不过不同的是方向和刚才正相反,赵颖的双手是向上猛的一拉,而老人则是双手猛然往下一压,动作过后,只听的七里夸拉的七八声响动,然后是啪的一声轻响,第三层的盒盖猛然一下弹了起来!

    这个几个月以来始终困扰着我,让我为之废寝忘食的神秘红木盒子的第三层机关终于打开!
     

    茶妖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2-25
    消息
    442
    点数
    0
    胃口被吊到最高的时候又没了~~~~~
    作者加油~~~~
     

    iceninja

    新手上路
    注册
    2003-06-08
    消息
    19
    点数
    0
    我想他说的壳子不是盒子吧.是莫地方言的一个词,他们听错了,跟卫私理的小说一样??猜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