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中国成功制造7纳米芯片,这意味着什么?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一切都不正常了”:供应链大混乱下的美国港口​

PETER S. GOODMAN, ERIN SCHAFF2021年10月12日

佐治亚州萨凡纳港是美国第三大集装箱港口。
佐治亚州萨凡纳港是美国第三大集装箱港口。

佐治亚州萨凡纳——就像从天而降的玩具积木一样,在萨凡纳港,将近8万个集装箱以各种不同形式堆叠在一起——比平时多50%。

这些钢制集装箱正在等待船只将它们运送到最终目的地,或者等待卡车将它们运到仓库,但这些仓库里的货物已经堆到屋顶了。大约700个集装箱被其所有者留在萨凡纳河畔港口已达一个月或更长时间。

“他们不来取货,”佐治亚州港务局(Georgia Ports Authority)执行董事格里夫·林奇(Griff Lynch)抱怨道。“我们从来没有像这样把堆场塞满的时候。”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另一艘船悄无声息地滑向一个开阔的泊位——368米长的“视明”(Yang Ming Witness)货柜船,它的甲板上塞满了装满衣服、鞋子、电子产品和其他亚洲工厂制造的货物的集装箱。高耸的起重机很快就从船上卸下了数千个箱子——越来越多的货柜,需要找地方放置。

林奇说:“压力水平从未如此之高,这是肯定的。”

“供应链大混乱”(Great Supply Chain Disruption)已发展到了这一步:美国最大的港口之一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放东西了。随着主要港口应对惊人的货物堆积,这种原本只是暂时现象的堵塞——就像交通堵塞一样最终会消失——越来越被视为一种新的现实,可能需要对世界航运基础设施进行大量改造。

在萨凡纳港处理积压的工作时,林奇无奈之下只能迫使船只在海上等待超过九天。最近的一个下午,有20多艘船被困在队列中,停泊在大西洋海岸外17英里处。

近8万个集装箱塞满了港口,比平时多出50%。

近8万个集装箱塞满了港口,比平时多出50%。

这样的队列在全球范围内变得普遍,从上周困在洛杉矶附近太平洋的50多艘船只,到在纽约地区停靠的相对少量的船只,再到数百艘在中国港口停靠的船只。

航运业的动荡和更广泛的供应链危机没有减弱的迹象。它是使人担忧全球经济的一个原因,挑战了因疫苗限制大流行蔓延而做出的经济增长强劲恢复的假设。

这种混乱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德国的工业财富正在下滑,为什么通货膨胀已成为央行官员担忧的一个原因,以及——根据供应管理协会(Institute of Supply Management)的说法——为什么美国制造商现在平均要等待创纪录的92天才能凑齐制造产品所需的零件和原材料。

从表面上看,这种剧变似乎源于一系列相关联的产品的短缺。由于中国的集装箱短缺,世界其他地区依赖中国制造的零部件和化学品的工厂不得不限制生产。

但萨凡纳港的情况证明了一系列更复杂、更隐蔽的重叠问题。不仅仅是商品稀缺。而是产品被搁置在错误的地方,并因顽固且不断变化的障碍而无法到达它们该去的地方。


零售商的成品短缺代表了集装箱堆积在被困的船上和岸上所产生的影响的另一面。仓库的堆积本身就说明没有足够的卡车司机能将货物运送到下一个目的地。

一艘新货船抵达,另一艘正在卸货。

一艘新货船抵达,另一艘正在卸货。
工作人员正在操作港口的一台高耸的起重机。

工作人员正在操作港口的一台高耸的起重机。
工作人员等待起重机来移动集装箱。

工作人员等待起重机来移动集装箱。

对于萨凡纳港的负责人林奇来说,面对无法控制的情况时,他感到无能为力,这加剧了挫败感。无论他如何管理浑浊的萨凡纳河沿岸的码头,他都无法控制在高速公路、仓库、大洋彼岸的港口和世界各地的工厂城镇上演的混乱局面。

“供应链不堪重负,被货物淹没,”林奇说。“目前的情况是不可持续的。一切都不正常了。”

现年55岁的林奇在皇后区出生和长大,这一点从他的直截了当就能看出来。他的职业生涯一直致力于处理复杂的海运物流。(“我其实想做一名拖船船长,”他说。“唯一的问题是,我晕船。”)

现在,他正在与一场强度和范围前所未见的的风暴作斗争,这场暴风骤雨相当于扩大了航行的宽度,并增加了海上旅行的风险。

上个月,他的堆场里放了4500个集装箱,这些集装箱已经在码头上停留了至少三周。“这近乎荒谬,”他说。

“一切都不正常了,”乔治亚港务局执行董事格里夫·林奇说。

“一切都不正常了,”乔治亚港务局执行董事格里夫·林奇说。

即使萨凡纳港都在遭受这样的紧张压力,这证明了混乱的严重程度。萨凡纳港是美国第三大集装箱港口——仅次于洛杉矶–长滩和纽约–新泽西,萨凡纳港拥有九个集装箱船泊位和宽裕的扩建用地。

为了缓解拥堵,林奇正在监督一项6亿美元的扩张计划。他正在将一个泊位扩大,以容纳最大的集装箱船。他正在对存放堆场进行约32公顷的扩充,增加可容纳6000个集装箱的空间。他正在将他的铁路站场从五条轨道扩大到18条轨道,以允许更多的火车驶入,为卡车运输寻找替代方案。

但是,即使林奇认为扩张势在必行,他也知道,仅仅扩大设施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

“如果这里没有空间,”他看着一堆堆的集装箱说,“就算我有50个泊位也没用。”

许多集装箱堆积了五层楼高,使起重机更难在卡车到达时分拣出所需的箱子,并将其运走。
该港口有九个集装箱船泊位和丰富的扩建用地。

该港口有九个集装箱船泊位和丰富的扩建用地。
集装箱里装满了从轮胎到节日装饰品的各种物品。

集装箱里装满了从轮胎到节日装饰品的各种物品。
数据显示,全球近13%的货运能力因延误而受到限制。

数据显示,全球近13%的货运能力因延误而受到限制。

这个下午,冒着烈日,港口有望打破其单日活动记录——超过1.5万辆卡车进出。尽管如此,压力还是在增加。一艘拖船护送着刚从巴拿马运河驶来的MSC AGADIR号来到码头,船上装载着更多的货物,必须停在某个地方。

最近几周,中国宁波市附近一个大型集装箱码头的关闭加剧了延误。在可怕的新冠疫情暴发后,服装行业的中心之一越南被封锁了几个月。从亚洲运出的货物减少,应该会为美国拥堵的港口提供喘息的机会,但林奇否定了这个观点。

“六七周后,所有船都一起来了,”林奇说。“这并没有什么帮助。”

今年早些时候,航运价格飙升和集装箱稀缺,人们普遍认为这种麻烦是大流行封锁的暂时结果。随着学校和办公室关闭,美国人开始囤积家庭办公设备和地下室健身房设备,这些都严重依赖亚洲的工厂。一旦生活重新开放,全球航运理应恢复正常。

该港口正在进行6亿美元的扩建,以缓解拥堵。

该港口正在进行6亿美元的扩建,以缓解拥堵。

但半年后,拥堵情况更加严重,根据丹麦行业研究公司海洋–智慧(Sea-Intelligence)汇编的数据,全球近13%的货物运输能力因延误而受阻。

许多企业现在认为,疫情已从根本上永久性地改变了商业生活。那些以前可能从来没有在网上买过杂货或衣服的人——尤其是老年人——如今尝到了这种便利的滋味,他们被迫适应一种致命的病毒。许多人可能会保留这种习惯,这给供应链带来了压力。

“在疫情之前,我们能想象父母点击鼠标购买一件家具吗?”24E设计公司(24E Design Co.)的老板鲁埃尔·乔伊纳(Ruel Joyner)说。该公司是一家精品家具专卖店,在萨凡纳优雅的历史街区有一家砖砌店面。他的网上销售额在过去一年里增长了两倍。

除了这些行为上的变化之外,供应链中断还带来了新的摩擦。

该港口正在将铁路站场从五条轨道扩大到18条轨道,以允许更多的火车驶入,为托运人提供了一种替代卡车运输的方式。

该港口正在将铁路站场从五条轨道扩大到18条轨道,以允许更多的火车驶入,为托运人提供了一种替代卡车运输的方式。

46岁的乔伊纳在萨凡纳设计家具,他的很多产品都依靠中国和印度的工厂生产。海上的动荡减缓了交货速度,限制了他的销售。

他指了指他的一张在达拉斯生产的棕色皮革躺椅。这家工厂正在努力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获得斜靠装置。

“以前我们30天就能拿到东西,现在他们告诉我们要六个月,”乔伊纳说。顾客纷纷打来电话投诉。

他的经历也凸显出,短缺和延误令人们对公平竞争产生担忧。塔吉特(Target)和家得宝(Home Depot)等大型零售商的应对措施是在仓库里囤积货物,在某些情况下还租用自己的船只。对于一般的小企业来说,这样的做法是不可能的。

瓶颈导致了更多的瓶颈。由于许多公司提前多下了订单,尤其是在为消费旺盛的假日季做准备的时候,仓库变得拥挤不堪。所以集装箱在萨凡纳港堆积如山。

林奇的团队通常专注于自己的设施,如今他们已经在花时间寻找内陆闲置的仓库空间,试图为客户的货物提供替代渠道。

最近,一家大型零售商完全填满了当地28公顷的仓库空间。随着集装箱堆积在码头,港口工作人员开始用火车将货物运到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那里有更多的空间。

这样的创意可能会提供一点缓解,但对港口的需求只会加剧。

9月下旬一个闷热的下午,圣诞节突然感觉近在眼前。堆放在河岸上的集装箱肯定装满了节日装饰品、烤盘、礼物和其他东西,准备迎接地球上最大的消费潮。

它们能及时到达商店吗?

“这是每个人都在问的问题,”林奇说。“我认为这非常棘手。”

为了减轻港口的一些压力,林奇的团队一直在努力帮助客户在内陆找到空闲的仓库空间。

为了减轻港口的一些压力,林奇的团队一直在努力帮助客户在内陆找到空闲的仓库空间。

-----------------------------------​

Peter S. Goodman是常驻纽约的国际经济记者,此前驻伦敦担任欧洲经济记者,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担任国内经济记者。他还曾在《华盛顿邮报》担任上海分社社长。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petersgoodman
翻译:明斋、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人类与病毒之战将会走向何方​

EMILY ANTHES2021年10月14日
BIANCA BAGNARELLI

2020年1月9日,在世界首次得知中国中部出现一批神秘的肺炎病例大约一周后,当局宣布科学家找到了罪魁祸首: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这是个令人警醒的声明,而可怕的是,这个情景并不陌生。大约20年前,另一种冠状病毒跨越了物种屏障,在世界各地快速传播,引发了一种致命的新疾病——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即SARS。这种病毒被称为SARS-CoV,在卫生官员将其控制住之前,它导致了全球774人死亡。

不过,尽管科学家们担心历史可能会重演,但还是有一线希望。虽然所有的病毒都会进化,但根据目前的了解,冠状病毒相对稳定,变化比普通流感慢。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病毒学家、传染病医生亚当·劳雷(Adam Lauring)博士说,“我认为,当时有一种对我们有利的感觉,那就是它不会变成流感一样的噩梦——不断变化,一直需要更新疫苗。”

许多科学家没有料到的是,这种病毒会在全球肆意蔓延。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新病毒SARS-CoV-2从中国武汉传到了日本的一艘邮轮意大利北部的一个小镇,以及在波士顿举行的一场生物科技会议。一个国家接一个国家,全球都变成了红色。

到目前为止,全球已有超过2.37亿人感染了这种病毒,480万人死亡,仅美国就有70万人死亡。

即使对于病毒来说,进化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与SARS-CoV-2的关系仍处于开始阶段。科学家们说,我们很有可能无法彻底消灭这种病毒,而且很难预测未来几年乃至几十年的发展。

但是,过去的疫情所留下的遗产,以及一些基本的生物学原理,为我们可能走向何方提供了线索。

基因彩票

病毒是复制机,劫持我们的细胞来复制自己的基因组。有时它们在复制过程中会犯一些小错误,这类似于错别字。

大多数时候,这些错误对病毒没有好处;许多错误是有害的,不过很快就会消失。但偶尔,病毒会中基因彩票:一种带来优势的突变。这种更合适的病毒版本在竞争中胜出,从而导致新的变种产生。

冠状病毒可能会以无数种方式变化,但有三种可能性令人担忧:可能会变得更具传播性、可能会更善于绕过我们的免疫系统、可能会变得更具毒性,导致更严重的疾病。

SARS-CoV-2已经变得更具传染性。“与2020年1月相比,这种病毒在人际传播的能力增强了,”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病毒进化专家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说。“这是由于病毒获得了各种突变,其中的一些我们了解,另一些我们不了解。”

到2020年1月底,首批突变之一已经出现。这种名为D614G的突变可能稳定了病毒用来粘附在人类细胞上的刺突蛋白,使病毒更具传染性。它迅速蔓延开来,取代了最初的病毒版本。

随着病毒的传播,更多变异出现了,产生了更具传染性的变异。首先是阿尔法(Alpha)变异毒株,其传染性比最初的病毒高50%,然后是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其传染性又比阿尔法病毒高大约50%。

“很难想像病毒会突然形成一个完美的新种类,”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的进化微生物学家安德鲁·里德(Andrew Read)说。“它一定会做一些调整。”

但科学家并不认为这一过程会永远持续下去。

基于特定病毒的内在特性,其传染性可能存在一些基本的生物限制。布卢姆博士指出,像麻疹和季节性流感这样对人类适应性很强的病毒不会不断变得更具传染性。

他补充说,目前还不完全清楚限制传播的因素是什么,但至少,新冠病毒不能无限地快速复制,也不能无限地长途传播。

“传播需要一个人以某种方式通过呼气或咳嗽传出该病毒,然后病毒进入其他人的呼吸道,感染他们,”布鲁姆说。“这个过程是有限制的。我坐在办公室里,就把它传给西雅图另一头的人,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对吧?”

他还说:“我不能说德尔塔变异是否已经达到了稳定期,或者在达到稳定期之前是否还会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我确实认为这种稳定期是存在的。”

躲避免疫

除了变得更具传染性之外,一些变体还获得了躲避我们某些抗体的能力。抗体可以阻止病毒进入我们的细胞,它被设计成粘附在病毒表面的特定分子,像拼图碎片一样扣在上面。但病毒中的基因突变可以改变这些结合点的形状。

“如果你改变了这种形状,抗体就无法发挥作用,”华盛顿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chool of Medicine)的免疫学家马里恩·佩珀(Marion Pepper)说。

德尔塔变异似乎能避开一些抗体,但还有其他变异能更好地避开这些防御,尤其是贝塔(Beta)变异毒株。目前,德尔塔变异的传染性很强,成功地超越了那些隐蔽的变异,从而限制了它们的传播。

1012virusfuturejp-master1050.jpg

BIANCA BAGNARELLI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获得针对该病毒的抗体,使该病毒能够避开这些抗体的突变将变得更加有利。“选择的格局已经改变,”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进化生物学家杰西卡·梅特卡夫(Jessica Metcalf)说。 “从病毒的角度来看,它不再是‘我四处游荡,就能得到一个免费宿主。’”

专家说,好消息是,有许多不同种类的抗体,一个带有一些新突变的变体不太可能逃脱所有的抗体。

“免疫系统也已经进化到有很多办法来对抗病毒的进化,”佩珀说。“知道免疫系统中存在这种复杂的多样性水平,让我觉得安心。”

例如,某些T细胞可以摧毁被病毒感染的细胞,帮助减轻疾病的严重程度。研究人员发现,我们的T细胞组合在一起,至少可以识别30到40个不同的SARS-CoV-2片段

“避开T细胞反应比避开抗体反应要困难得多,”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New York University 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传染病专家席琳·冈德(Celine Gounder)博士说。

“它们实际上是免疫系统对未来变异的猜测库,”拉霍亚免疫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的病毒学家谢恩·克罗蒂(Shane Crotty)说。

到目前为止,研究表明,对于SARS-CoV-2,我们的抗体、T细胞和B细胞反应都在按预期工作。“这种病毒在很大程度上是按照我们所了解的免疫规则运行的,”克罗蒂博士说。

“对杀死我们没有兴趣”

科学家说,病毒是否会变得更具毒性——也就是说,它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是最难预测的。与传播性或免疫逃避不同,毒性没有内在的进化优势。
“病毒对杀死我们没有兴趣,”梅特卡夫说。“毒性只有在对传播有用时,才对病毒重要。”

比起那些流着鼻涕四处走动的人,住院的人更不可能传播病毒,因此一些人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病毒会变得更温和。

SARS-CoV-2的毒性是否会在长期内发生变化,现在还不能下结论。在毒性和传播之间肯定会有权衡;让人病得太严重、太快的变异,可能不会传播很远。

而且,这种病毒在人们病情变得严重之前就已经在传播了。只要这一点保持不变,病毒就可以在不牺牲传播性的情况下变得更具毒性。

此外,使病毒更具传染性的东西——更快的复制或更紧密地与我们的细胞结合——也可能使它更具毒性。事实上,一些证据表明,与其他变异相比,德尔塔更有可能导致住院治疗。

“其实这个想像游戏可以持续很长时间,”里德博士说。“在好的情况下,我乐观地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疾病的严重性将会下降。因为很明显,人们被隔离确实会影响传播。在不好的情况下,我担心事情会朝相反的方向发展。”

不稳定的均势

虽然未来仍有许多可能性,但可以肯定的是,SARS-CoV-2不会停止演变,病毒和我们之间的军备竞赛才刚刚开始。

因为任由病毒肆意传播,我们输掉了前几轮,但我们仍有强大的武器可以投入战斗。最引人注目的是以创纪录速度开发的高效疫苗。“目前SARS-CoV-2疫苗比以往的流感疫苗都更有效,我认为这是希望,”布鲁姆说。

即使是第一代疫苗也能提供对疾病的有效保护,而且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可以通过调整剂量和接种时机、使它们适应新的变异,或者开发新的方法,比如可能更好阻止传播的鼻腔喷雾剂。

与此同时,随着完全脆弱的宿主数量减少,传播速度减慢,病毒变异的机会就会减少。最近的一篇论文(尚未经过专家评审)指出,不断上升的疫苗接种率可能已经在抑制新的突变。

而且随着病毒对人类的适应性增强,进化速度也可能放缓。

“有一些容易达到的目标,”劳林说。“所以它有一些特定的方法可以进化,并取得很大的改善,但是一段时间后就没有可以改进的地方了——它已经找到了所有容易的改进方法。”

科学家预测,最终,随着病毒进化放缓,我们的免疫系统也会赶上来,我们将与病毒达到一种不稳定的均势。我们永远不会消灭它,但它会缓慢燃烧而不会变成熊熊大火。

这个平衡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传播会有多严重,以及它会导致多少疾病——尚不确定。一些科学家预测,这种病毒最终会像流感一样,仍然会导致严重的疾病和死亡,尤其是在季节性高峰期间。

也有人更为乐观。“我猜,有一天它将成为普通感冒的另一个肇因,”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研究这种可能性的传染病研究员珍妮·拉文(Jennie Lavine)说。

还有其他四种冠状病毒在人类中流行。我们很早并且经常接触到它们,这四种病毒主要导致普通感冒。

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在没有预先免疫的人群中传播,可能就是新冠肺炎的情况。“这可能和我们习惯的其他病毒没有太大不同,”拉文说。“这只是情况糟糕而已。”

当然,科学家们说,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包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达到平衡。随着美国的感染人数再次开始下降,人们再次燃起希望,认为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

但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仍未接种疫苗,而这种病毒已被证明有能力让我们大吃一惊。“预测它在未来能会怎样时,我们应该保持谨慎和谦逊,”克罗蒂说。

------------------------------​

翻译: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最后编辑:

贵圈

Attacks on me, frankly, are attacks on science :)
注册
2014-10-21
消息
24,189
荣誉分数
5,118
声望点数
273
虽然是扭腰施暴的文章,但是还是说的挺玄乎的。最后承认了

专家的无能,病毒的神能。

总算没吹牛。可以一看。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特朗普想惩罚中国,付出代价的却是美国人​

BINYAMIN APPELBAUM2021年11月26日
24appelbaum-web-master1050.jpg
ILLUSTRATION BY THE NEW YORK TIMES; PHOTOGRAPH BY NOAH BERGER/ASSOCIATED PRESS

在威斯康星州埃文斯维尔,因为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缘故,斯托顿拖车公司的员工停车场现在又停满了车。这家公司生产把集装箱运到美国各地所需的带轮子的钢框全挂车。由于中国生产的全挂车现在价格高得令人难以承受,斯托顿正在招聘数百名工人,而美国的其他人正在为这些新工作岗位掏钱。

关税导致了全挂车短缺,短缺又发生在进口需求激增之际,这是美国港口出现大堵塞的原因之一。关税也推高了价格。美国生产的全挂车已开始下线,但它们的价格高于加征关税前的中国全挂车,这提高了用全挂车运输的东西价格。

特朗普总统2018年对全挂车和一系列其他商品加征关税时,曾大声坚称,中国补贴出口行业是不遵守规则的做法。特朗普承诺,关税会保护美国制造商免受不公平竞争。拜登总统保留了这些关税。联邦政府今年征收到的关税将超过以往任何一年。

支持制造业是一个值得的目标。全挂车制造商要求联邦政府采取各种行动,包括移民法改革以扩大劳动力,为工人提供技术培训,以及为投资自动化提供税收优惠。

然而,政府却采取了限制竞争的做法,而不是通过进行长期投资来帮助企业竞争,这种懒惰的做法既代价高昂又适得其反。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关税看起来像是在惩罚中国,但关税成本是由美国人支付的。

包括美国全挂车制造商在内的关税支持者认为,小幅提价对保住工作岗位来说是值得的。实际上,他们提出理由说,消费者几乎不会注意到这点儿价格上的差异。对全挂车的情况算算值不值还为时过早,但过去类似政策的例子表明,支持者的逻辑有问题。例如,奥巴马政府为了保护国内制造商,曾在2009年对中国轮胎征收关税。一项分析发现,关税保住了逾1200个轮胎制造岗位,成本是每个轮胎的价格提高了约25美元。

如果这乍看起来像是个公平交易,那么请考虑一下,把这个成本加起来等于美国消费者每年在轮胎上多花逾10亿美元,或者说他们为保住每个岗位花了100万美元,而这种工作岗位的年均工资约为4万美元。如果政府每年给这些工人发工资,让他们不要生产轮胎,这种做法省下的钱要多得多。

据芝加哥大学和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做的一项研究,特朗普政府2018年对进口洗衣机征收关税,同样也在美国创造了1800个工作岗位,每个岗位给消费者带来的成本约为81.7万美元。

此外,虽然创造了一些工作岗位,但也流失了一些工作岗位。美联储的一项分析发现,特朗普的关税甚至没有增加政策意在支持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因为减少竞争带来的好处,被某些零部件更高的成本和报复性关税所抵消。

斯托顿的埃文斯维尔工厂于1993年投产,制造多式联运集装箱和全挂车,这些是全球贸易基础设施的基础。这家工厂一直挺成功,直到21世纪初,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简称“中集集团”)开始以比斯托顿购买原材料的费用还低的价格向美国提供全挂车。到2006年时,这家威斯康星州的公司基本上停止了全挂车生产。美国近年来销售的新全挂车中,80%以上由中集集团生产。

2018年,特朗普决定对一系列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时,全挂车并不在清单上,它是在一场游说活动后加上去的。游说活动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制造商猎豹全挂车发起的,这家制造商曾靠聚焦缝隙市场存活,它将中国全挂车描述为特朗普试图惩罚的不公平贸易做法的典型例子。猎豹董事长弗兰克·卡茨驳斥了货运公司所谓关税会导致价格上涨的抱怨。“他们真正的意思是,他们希望继续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全挂车,”卡茨说。

猎豹还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它聘请的一家游说事务所向贸易官员提出理由说,“受到威胁的恰是美国国内贸易的自由流动。”当然,这个说法对许多其他商品也正确,但一个试图一切靠自己生产的国家最终不会更安全。这种国家会变得更穷、更弱、更孤立。

美国全托车制造商们对25%的关税仍不满足,它们寻求得到对中国不公平地补贴中集集团的裁定,这种裁定会引发更高的关税。它们的理由是,中集集团应该受到更多惩罚,因为该企业抢在特朗普关税生效之前,在2018年把更多全挂车运到美国。斯托顿的首席执行官鲍勃·瓦林曾在2015年试图说服监管部门对来自中国的集装箱征收关税,但未成功。这次不同。今年5月,政府对全挂车加征了额外的关税,将总进口税提高到惊人的246%。几年前售价一万美元的中集集团全挂车,现在售价3.5万美元。

一个可预见的影响是,自2017年以来,从墨西哥进口的全挂车增加了两倍多。另一个影响是港口和卡车运输公司找不到足够多的全挂车。美国企业预计今年将生产约1.5万辆全挂车,仅能满足不到一半的年需求量。今年早些时候宣布打算购买1.3万辆全挂车的南卡罗来纳州港务局现在表示,估计在2023年前收不到货。

但猎豹和斯托顿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瓦林说,他的公司预计明年1月达到每周生产200辆全挂车的产量,公司还计划在美国南部开一家新厂,帮助将产量提高到每周500辆。他希望总共增加约500名工人,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8美元。

但这个胜利是脆弱的。对中国全挂车征收的惩罚性关税将持续五年,这是为了让美国公司在市场上找到立足点。这种做法对太阳能等新兴行业也许可行。但如果成熟行业的公司今天无力竞争的话,它们怎么能够在未来竞争呢?

美国一些国内行业,比如钢铁,已经得到过几轮不成功的政府保护。其他行业,比如皮卡制造商和蔗糖种植者,已经处于联邦的工业保护计划下几十年。如果有临时关税保护措施导致产业回升的例子,我一直都没找到。

拜登应该与特朗普的破坏性关税政策彻底决裂。正确的解决办法很简单,但并不容易:支持创新,维护一个让企业能够蓬勃发展的环境,确保工人从中受益,并停止过多地担忧中国。

-----------------------

Binyamin Appelbaum是时报编辑委员会经济和商业议题的主要作者。 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BCAppelbaumFacebook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最后编辑:

RareEarth

正确在结果面前一文不值。能力在趋势面前一文不值。
注册
2012-10-10
消息
6,998
荣誉分数
3,030
声望点数
373
美国只有靠补贴政策,才能维持住现有的传统制造业,而不是靠关税。至于重新工业化,门都没有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昨天看一个视频说,有人说川建国是冷战以来,二战以来,甚至是美国建国245年以来最奇葩的总统。难得一见啊。
 

阿土仔

本站元老
VIP
注册
2007-01-19
消息
23,292
荣誉分数
8,544
声望点数
373
白等的胡来其实就是给床铺的回归扫清障碍。
 

ccc

难得糊涂
管理成员
VIP
注册
2003-04-13
消息
231,768
荣誉分数
35,881
声望点数
1,393
May God bless America.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中国已成为大数据之战的赢家​

MATT POTTINGER, DAVID FEITH2021年12月2日

30pottingerfeith-master1050.jpg
ILLUSTRATION BY ALVARO DOMINGUEZ; PHOTOGRAPHS BY ALESSANDRA BENEDETTI - CORBIS, MEHAU KULYK/SCIENCE PHOTO LIBRARY, AND PETER DAZELEY VIA GETTY IMAGES

在11月15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峰会中,拜登总统承诺将与中国进行他所谓的“简单、直接的竞争”。然而,北京已经在一个关键领域击败美国及其盟友:数据。

数据相当于21世纪的石油,是推动人工智能算法、经济实力和国家力量不可或缺的资源。这些数据的源头是我们所有人:我们的健康记录和基因序列、我们的上网习惯、我们企业的供应链流、手机、无人机和自动驾驶汽车吞噬的巨量图像。

在21世纪,竞争全球影响力将需要保护和利用这些数据来获得商业、技术和军事优势。到目前为止,中国正在赢得比赛,而西方几乎没有参与。

通过最近建立的法律法规架构,习近平一直在努力使中共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数据中间人。北京是怎么做到的?通过将中国数据与世界隔离开来,对全球数据流动施加新的域外权力,并将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置于法律约束之下——同时通过合法和非法手段吸收其他国家的数据。

中国数据代表了约14亿人的模式和行为,习近平知道,仅仅封锁中国数据也能阻碍北京的竞争对手获得全球经济优势。

拜登政府曾谈到数据在我们与中国的竞争中的重要性。但是没有看到相关战略。这威胁到美国人的隐私、经济竞争力、国家安全和未来的全球地位。这将是对美国2022年对华政策的重大考验。

美国政客日益担忧美国科技巨头对大数据的收集和潜在滥用,然而大数据在中国野心中的核心地位,以及我们自己的数据在实现这些野心的过程中被滥用的方式,却落入华盛顿的视野盲区,这让人困惑。

更加令人困惑的是,美国两党意识到北京了对美国资本市场等其他美国资源的利用和武器化。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华盛顿终于开始解决——尽管是时断时续地进行——美元自毁性地大量流入中国军事和全球监视机构的问题。虽然此类措施仍需大幅扩展,但至少政策制定者现在有一些工具来限制北京轻松进入美国资本市场。

然而就数据而言,情况并非如此。北京认为可以为所欲为,而西方过于分心或鲁莽,无法做出有意义的回应。习近平从上台之日起就设想长远,大胆行事。

习近平在2013年就任国家主席后不久宣布:“浩瀚的数据海洋就如同工业社会的石油资源,蕴含着巨大生产力和商机,谁掌握了大数据技术,谁就掌握了发展的资源和主动权。”

从那时起,北京一直在构建框架,以确保大量积累的数据服务于中共战略利益。

2017年实施的一系列法律确立了中共对中国网络上的私人数据的访问权,无论是在中国境内的数据还是与华为等中国公司有关联的海外数据。

现在北京已经悄悄颁布了一套新的法律——首先是9月的《数据安全法》,随后是11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这些法律不仅要求访问私人数据,而且要求对其进行实际控制。

这对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们的中国数据不仅必须留在中国供政府访问,而且北京现在要求控制这些信息的去处,例如是否可以发送到自己的总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企业实验室,或者一个已提出执法或监管要求的外国政府。

根据北京的新法律,遵从涉及数据的对华制裁可能会被认定为犯罪——例如对牵涉人权暴行的中国实体关闭银行服务或云服务。在这些情况下,外国公司可以选择听从美国法律或中国法律,但必须二选一。

这些法律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特斯拉、苹果和其他公司选择建立专门的中国数据中心——有时与中国国家实体合作,以免他们无法进入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高盛在向美国总部发送备忘录时面临压力。

北京最近的行动辅助了其从全球范围内购买、窃取和以其他方式获取数据的长期努力。它入侵跨国公司数据库,在外国大学和公司开展“人才招聘”计划。它收购了外国公司,例如一家意大利军用无人机制造商。它在硅谷等开放的外国市场为自己的数据驱动型初创企业提供资金。

这种做法是赤裸裸的不对等,依赖的是对外国数据的获取,同时拒绝外国人访问中国数据——并且似乎假设外国政府不会做出回应。毕竟,美国没有全面的联邦数据治理办法,而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主要关注消费者隐私。

美国和盟国的政策制定者是否会制定办法,以限制战略数据流向中国?目前,拜登政府的回答是:也许吧。

“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将大数据视为一种战略资产,”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今年夏天表示,“我们必须以同样的方式看待大数据。”

这是清晰而引人注目的语言。但从习拜会的官方讲稿来看,数据在拜登与习近平的议程上似乎并不重要。

迄今为止,美国的政策补救措施无效且不充分。

6月,政府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采用新的监管程序,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跨境数据流动。但新流程尚未投入使用,尚未针对中国无人机、中国进入美国数据中心和生物技术实验室或其他潜在目标。

与此同时,美国外交官和贸易谈判代表在数据问题上的参与主要是与欧洲监管机构就美国科技巨头的隐私规则展开激烈斗争。来自北京的更大威胁在很大程度上未被提及。

好消息是,如果民主国家齐心协力,他们可能会比北京处于更有利的位置,北京的多疑妨碍了自己的前进。

最近几个月,习近平打击了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中国民营科技巨头,迫使它们将自己的数据宝库交给政府控制的第三方。此次打击行动抹去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市值,也降低了这些公司的创新能力,因为它们不再对自己的数据有控制权。

但指望靠中国的专横霸道来保持美国的优势算不算策略。

一种更明智的方法将在国内开始,实际(和有力地)执行拜登政府6月的行政命令。这将需要阻止或解除大量美国敏感数据流向中国的协议,无论是通过医疗记录、手机应用程序还是其他渠道——所有这些目前基本上都不受监管。


民主党盟友还必须共同努力,促进彼此之间的数据共享,同时限制流向中国的数据。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提出了一个蓝图,我们应把这个名为“可以信任的数据自由流通”的想法作为联盟政策。

过去整整一个世代,北京在设计全球数据重商主义战略方面一直非常有效:我囤积数据,你放弃数据。

如果华盛顿及其盟友不组织强有力的回应,习近平将成功地占据未来全球力量的制高点。

--------------------------------

Matt Pottinger是前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他是胡佛研究所的杰出学者。David Feith是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任期至2021年初,他是新美国安全中心的副高级研究员。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当可爱小动物成为虚假信息传播的新“武器”​

DAVEY ALBA2021年12月6日
00cutecats-disinfo-promo-jumbo.png
.
10月2日,有着中国精神运动法轮功背景的新唐人电视台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内容是一名女子拯救搁浅在岸边的小鲨鱼。视频旁边有一个订阅《大纪元时报》的链接,该报与法轮功关系紧密,散布反华和右翼阴谋论。该帖得到了3.3万个赞、评论和转发。

约瑟夫·麦科拉博士是一名骨科医师,研究人员称他是新冠病毒虚假信息的主要网络传播者,他的网站经常在Facebook上发布可爱小动物的帖子,产生数万甚至数十万次互动,包括《小猫和小鸡在一起睡得好甜蜜》和《为什么橘猫可能与众不同》,这些故事由兽医凯伦·贝克尔博士撰写。

oakImage-1637697071013-master1050.jpg

右翼出版物《西方日报》(The Western Journal)发表了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的好处,但这些说法未经证实。它还散布了有关2020年总统大选作假的谎言。《西方日报》拥有热门Facebook页面“可以抱的动物(Liftable Animals)”。除了金毛猎犬和长颈鹿,该页面还发布来自《西方日报》主站的报道。

自从有互联网以来,可爱小动物——一般是猫——的视频和动图就在网上广泛流传。其中不少都出名了:弹琴猫(Keyboard Cat)、不爽猫(Grumpy Cat)、抱抱(Lil Bub)和彩虹猫(Nyan Cat)等等。

虚假信息研究人员表示,一些人和组织广泛利用这种老套伎俩在网上宣扬虚假信息,现在这一点变得越来越明显。

小动物的帖子并不直接用于传播虚假信息。但这些帖子可以吸引大量观众,然后将他们重定向到一些出版物或网站,那里散播有关选举舞弊的虚假信息、未经证实的新冠病毒疗法和其他与视频完全无关的、毫无根据的阴谋论。有时,在Facebook上关注可爱动物的帐号会导致用户在不知不觉中订阅同一发布者发出的误导性帖子。

《为什么橘猫可能与众不同》的作者、兽医凯伦·贝克尔在约瑟夫·麦科拉医生的网站上分享宠物建议。


《为什么橘猫可能与众不同》的作者、兽医凯伦·贝克尔在约瑟夫·麦科拉医生的网站上分享宠物建议。

研究虚假信息的咨询公司卡片战略(Card Strategies)的首席执行官梅丽莎·瑞安表示,这种“互动诱饵”帮助虚假信息传播者制造点击量,让他们的帐号在用户未来的时间线上更加突出。她说,这种突出地位可以让更广泛的受众看到不准确或误导性的信息。

“这样的策略有效,因为平台仍然将对互动的奖励放在首位”,瑞安说,“即使这些互动来自”同时发布虚假或误导性内容的出版物。

《大纪元时报》的母公司大纪元媒体对这种策略的部署力度几乎无人能及。根据《纽约时报》的一项分析,大纪元媒体过去一年在103个Facebook页面上的12062个帖子中发布了可爱动物的视频。这些帖子,包括指向其他大纪元媒体网站的链接,获得了近40亿的浏览量。“全球流行(Trending World)”是大纪元的Facebook页面之一,在7月至9月美国地区最受欢迎的页面中排名第15。

在《大纪元时报》台湾页面上个月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了一只金毛犬的特写,一名女子试图从它的嘴里将一个苹果撬出来,但徒劳无功。这段视频在Facebook上有超过2万个点赞、转发和评论。在“全球流行”的Facebook页面上的另一篇帖子中,一只海豹在海洋世界度假村与一家人合影时咧嘴微笑。该视频被观看了1200万次

oakImage-1637697467064-jumbo.jpg

大纪元媒体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贝克尔博士是一名兽医,她的文章是关于宠物的,”麦科拉博士的公关团队在一封电子邮件说。“我们反对《纽约时报》关于我们误导访问者的指控,但并不感到惊讶。”

走红的小动物视频通常来自Jukin Media和ViralHog等公司。这些公司找到容易被分享的视频,并与视频制作者签署许可协议。在获得视频版权后,Jukin Media和ViralHog将这些视频许可授权给其他媒体公司使用,并与原创者分成。

Jukin Media营销和传播高级副总裁迈克·斯科格莫表示,他的公司已与法轮功相关媒体新唐人电视台签订了许可协议。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Jukin根据保护我们资源库作品的创作者的指导方针,与全球数百家内容发行商签订了许可协议,这些发行商涉及不同的政治光谱和一系列主题。”

斯科格莫被问到,在达成许可协议交易时,公司是否评估了视频被用作虚假信息的诱饵的可能性。斯科格莫表示Jukin对此无可奉告。

“一旦有人购买我们的原始内容的使用许可,他们如何处理这些内容取决于他们自己,”ViralHog的创始人瑞安·巴塞洛缪说。“ViralHog不支持或反对任何事业或目标——这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围。”

遭到利用的小动物视频给Facebook等技术平台带来了一个难题,因为小动物帖子本身不包含虚假信息。当大纪元媒体违反政治广告政策时,Facebook曾禁止其投放广告,并在去年认定这些帐户违反了“相互配合的虚假行为”政策后,关闭了数百个与大纪元媒体相关的帐号。

“我们已经多次对大纪元媒体和相关团体采取强制措施,”Facebook发言人德鲁·普萨特里说。“如果我们发现他们今后有欺骗行为,将继续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该公司没有评论使用可爱小动物传播虚假信息的策略。

华盛顿大学研究网络虚假信息的研究员雷切尔·E·莫兰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小动物视频将人们引流到虚假信息的频繁程度。但是发布这些视频仍然是一种流行的策略,因为它们违反平台规则的风险非常低。

“可爱小动物的图片和暖心视频是社交媒体的生计来源,绝对不会违反任何算法内容审核检测,”莫兰说。

“人们仍然每天都在用这招,”她说。

------------------------------

Jacob Silver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Davey Alba是《纽约时报》科技记者,负责报道虚假信息。她在2019年获得利文斯顿杰出国际报道奖以及镜像最佳新闻报道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daveyalba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最后编辑:

一心无住

一心无往/振幅=0
VIP
注册
2008-10-02
消息
25,473
荣誉分数
6,911
声望点数
373
疫苗公司出钱污名化羟氯喹和伊维菌素。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拜登“民主峰会”真正的意义​

FARAH STOCKMAN2021年12月9日
06stockman1-master1050.jpg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对2020年大选结果感到愤怒的美国人正忙活着冲击自家的国会大厦,并在亚利桑那州进行无数次重新计票,来自国外的威胁却并未停歇。相反,它们正在迅速发展。

想象一个敌对国家使用破译量子计算机的一次攻击就让纽约市的电网瘫痪数月。想象网络空间中的盗贼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关闭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想象中国获得了包括国会议员在内的数百万美国人的私人健康数据或私人电话通讯

这些并不是某种遥远的反乌托邦未来才有的疯狂假设。这些场景现在让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夜不能寐。

在华盛顿智库“新美国”研究未来战争的坎迪斯·朗多告诉我:“只需要寥寥几个有能力的行为者,就可以在网络空间中彻底摧毁我们赖以生存的系统,现在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拜登政府的回应是通过召集民主国家联盟来应对这些威胁,这些联盟将共同努力保护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军队和我们的技术网络免受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的不良行为者的侵害。这就是为什么拜登总统和欧洲各政府领导人组建了美欧联合贸易和技术委员会,该委员会成立了工作组来开发新技术并防止其落入不法之徒之手

这就是为什么拜登要会见邻近中国的世界强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的元首,以确保“技术的设计、开发、治理和使用方式由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塑造并尊重普世人权”。这也是为什么拜登在本周四和周五召集来自世界各地民主国家的100多位领导人参加虚拟民主峰会

在本周的峰会上,将会听到许多耳熟的承诺,要铲除腐败和捍卫人权。还可能会有对苏丹和缅甸政变的束手无策——这些政变逆转了这两个国家脆弱的民主进程,以及对包括萨尔瓦多匈牙利乌干达的领导人的谴责——他们以大流行为借口镇压反对派和异见者。

但从本质上讲,这次会议不仅仅是保护国内外的民主。这也是关于开放社会将如何在未来保护自己免受事关存亡的技术威胁。随着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大力投资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并对数据实施广泛的国家控制,美国及其盟国需要一个战略计划。应采用哪些规则来管理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太空旅行的应用?我们如何确保这些技术不会成为针对我们的武器?

拜登政府正试图与欧洲和亚洲的盟友建立在技术、经济和军事领域方面的共同战线,为技术竞争时代做准备,这个时代将与世界上任何地缘政治竞争都大不相同。民主则是将拜登政府的努力串在一起的共同主线。这是我们的联盟成员的代名词。

布鲁金斯学会专注于贸易的高级研究员乔舒亚·梅尔策告诉我:“在本届政府对当下世界的构想中,这些起到了操作系统的作用。”

自从成为候选人以来,拜登就承诺举办这次峰会,他用旧的冷战术语表达了新的威胁——“自由世界”团结起来反对法西斯主义和威权主义。
当然,用这些术语来形容挑战存在很多风险。首先,令人尴尬的是,需要承认民主联盟的许多国家近年来都遭到了以民主形式发起的挑战,首先就是美国自己。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角落在民主规范被侵蚀的影响下能独善其身。波兰执政党将矛头指向了其独立司法机构,并正在就维护法治的意义与欧盟展开对抗

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降级为“部分自由”,因为异见人士持续被噤声、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兴起以及对穆斯林公民的袭击。在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将矛头指向了揭露腐败和虚假信息的记者。印度、波兰和菲律宾都被邀请参加拜登的民主峰会。他们当然会被邀请。我们的联盟需要他们。

一旦我们承认没有民主是完美的,并且所有国家都处于“自由”和“不自由”之间,“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分界线就会变得更加模糊。在一篇少有的专栏文章中,俄罗斯和中国驻华盛顿大使认为,美国无权评判哪些国家是民主国家,哪些不是。他们争辩说,他们的国家也应该被视为民主国家。毕竟,中国公民可以加入共产党并参与一些审议。

“中国拥有的是广泛的、全过程的社会主义民主,”中国大使秦刚和俄罗斯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在《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中写道。“它反映了人民的意志,符合国家的实际情况,得到了人民的大力支持。”

虽然这些论点并不是特别有说服力,但它们确实提出了一个听起来很正确的观点。将世界分成“我们”和“他们”可能会使解决其他生存问题的努力变得复杂,这些问题是自由国家和不自由国家都面临的:气候变化、大流行和大规模移民。

如果世界分裂为威权政府和相对开放的社会——在技术、表达和数据上,前者拥有绝对控制,而后者则采取不同做法——技术本身可能会分叉发展。正如世界某些地方的电器需要110伏电压,有些地方则是220伏一样,新兴技术可能会分化,以难以预测的方式重塑未来的边界。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例如,在5G互联网服务上,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将使用中国的电信设备,而想要保护隐私和数据的国家将使用美国设备。

有人说,世界最终会被划分为两种国家,落入中国轨道的国家——那些签署了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建设基础设施的国家——以及落入美国和欧洲轨道的国家,在“重建更美好的世界”的旗帜下,它们争先恐后地提出自己的计划,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

“它不会像铁幕那样泾渭分明,我们也不应该要求它这样,”前副国家安全顾问马特·波廷格告诉我。他说,他相信各国将根据所讨论的具体技术结成新的、交叠的联盟,许多国家最终将同时与中国和美国合作。

但是,当前中国经济与我们自身经济深度相互依存,全球分裂的想法与这一现实背道而驰。你如何“遏制”一个拥有我们约3.5%国债的国家?一个我们依赖其提供从青霉素iPhone的所有物品的国家?

把挑战描述成民主对阵威权主义还有一个问题,即它没有考虑到,例如,美国科技公司在向中国军方出售军事能力方面仍在发挥作用

“这就是民主峰会在概念上面临挑战的地方,”朗多告诉我。“它非常注重民族国家作为主要参与者。但我不认为在当今21世纪的世界秩序中,民族国家是最重要的,甚至是最强大的角色。”

一些科技公司正变得与政府一样强大。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国家——无论专制还是民主——已采取措施控制大型科技公司的权力,尽管这些国家越来越依赖大型科技公司来加强其国家安全。

换句话说,事情很复杂。大多数美国人——包括我在内——没有技术背景或词汇来公正地谈论这个问题。而“民主”是一个人们能够认同并将他们团结起来的词。

朗多告诉我:“拜登总统和他之前的每位总统一样。他的外交政策需要有一个组织原则,于是他选择了一个。”
民主并不完美。但就目前而言,它够用了。

------------------------------------

Farah Stockman 2020年加入时报社论编委会。她曾在时报担任记者四年,负责报道政治、社会运动以及种族议题。她此前供职于《波士顿环球报》,2016年曾获得普利策评论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fstockman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lindamy

时代广场舞照跳
VIP
注册
2005-11-23
消息
30,532
荣誉分数
7,527
声望点数
373

为什么美国人越来越愤怒、分化、彼此仇恨?​

DAVID BROOKS2022年1月14日

merlin_185190162_d807a896-f0a9-4b79-a9d6-64c695073c04-master1050.jpg
ASHLEY GILBERT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6月,一项偶然出现在我办公桌上的统计数据令我大吃一惊。2020年,由于疫情,美国人的驾驶里程下降了13%,但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却上升了7%。

我搞不懂。为什么美国人在大流行期间开车却更加鲁莽?但根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数据,在2021年上半年,机动车死亡人数更比2020年增加了18.4%。据该机构称,造成事故的因素包括酒后驾驶、超速和不系安全带。

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开车那么不负责任?

当这些令人沮丧的数字在我的脑海中萦绕时,这个星期,马修·伊格莱西亚斯通过Substack发表的一篇文章进入了我的收件箱。文章的标题是《各种不良行为在增加》。伊格莱西亚斯指出,不仅鲁莽驾驶的人数在增加,飞机上的争吵数量也在激增,城市里的谋杀率在飙升,吸毒过量的人数在上涨,酗酒的美国人越来越多,护士说病人变得越来越粗鲁,等等等等。

伊格莱西亚斯是对的。

教师们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破坏性行为。《华尔街日报》去年12月报道称:“在学校里,学生在课堂上讲话这样的小问题,以及打架斗殴、持有枪支等更严重的问题都有所增加。学校官员表示,在达拉斯,今年的课堂破坏事件比疫情前的水平增加了两倍。”

本月,美国家庭研究所发表了一篇名为《毒品流行越来越严重》的文章。其中指出,20多年来,因毒品死亡人数的上升几乎没停过,但“在大流行期间吸毒过量尤其出现激增”。在这个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里,吸毒过量危机主要集中在白人当中,但该文指出,在2020年,“黑人的比例首次超过了白人的比例”。

去年10月,CNN播出了一则报道,题为《联邦调查局称美国的仇恨犯罪报告激增至12年来最高水平》。例如,联邦调查局发现,2019年至2020年期间,针对黑人的袭击从1972起上升到2871起。

枪支购买量也出现激增。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21年1月,美国枪支购买的数量超过200万支,“同比增长80%,是有记录以来单月购买量的第三高。”

随着美国人对彼此的敌意似乎在增长,他们对彼此的关心似乎也在下降。印第安纳大学利里家族慈善学院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人的慈善捐款比例正在稳步下降。2000年,66.2%的家庭做了慈善捐赠。但到2018年,只有49.6%的人这么做。对宗教事业捐款的比例随着礼拜仪式出席率的下降而下降。但在2018年,向世俗事业捐款的家庭比例也创下了42%的新低。

这还不包括整体氛围恶化中难以量化的部分——两极分化、仇恨、愤怒和恐惧的加剧。许多年前,当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从来不担心自己在课堂上说的话会让我受到排斥。但现在,我认识的大学生们担心,说错一句话可能会导致社会性死亡。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不得不说,并非所有趋势都是坏的。例如,青少年的毒品使用似乎正在减少。而且这些问题当中,有很多都是由疫情带来的暂时压力造成的。我怀疑,如果没有戴口罩的规定和一种令人担忧的致命病毒,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殴打空乘或是因为奶酪发脾气

但一些更黑暗、更深层次的事情似乎也在发生——团结的长期丧失,隔阂与敌意的长期上升。生活在一个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都在解体的社会里,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句话:我不知道。我同样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抑郁、自杀和孤独感的高发率(这些问题其实在大流行之前就已经困扰着美国人),这是我刚才描述的那些敌意和鲁莽可悲的另一面。

我们可以归纳出一些常见的嫌疑人:社交媒体、腐败的政治。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表示仇恨边缘化群体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很多人肯定会将其视为一种允许。

一些有害因素肯定是社会学方面的——社会结构的破裂。去年,盖洛普发表了一份报告,题为《美国教会成员在人口中首次不占多数》。2019年,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了一份报告《美国单亲家庭儿童比例为世界最高》。

一些有害因素肯定是文化上的。2018年,《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根据两项新研究,美国是一个自恋狂的国家》。

但在这个问题的核心,肯定也存在着某种精神或道德问题。在过去的几年里,在各种不同的行为中,美国人支持社会、亲近他人越来越少,反社会和自我毁灭越来越多。但这是为什么呢?

作为一个专栏作家,我本应有一些答案。但我现在不知道。我只知道情况很糟糕。

----------------------------------------------------

David Brooks自2003年以来一直是时报的专栏作家。他是《人格之路》(The Road to Character)和《第二山》(The Second Mountain)的作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nytdavidbrooks

翻译: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顶部